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黄家粮坊
    接下来,由于高胜寒强行追加赋税,引得虞州城民怨沸腾,大批民众集结起来,向领主府示威抗议,有些小型坊主和无业游民,则强烈要求离城出走,从此不再进入虞州。

    集贤书院后山,庄岚一直在习练儒术,把前些日子从藏经阁当zhong学来的知识巩固一遍,包括书法、灵图、诗wen、还有季常公教给他的礼经,这里的角度十分不错,他一边习练,一边可以查看虞州码头的动向。

    码头已被封锁,但白云间似乎仍在营业,只不过进进出出只有毕少镛一人,他应该有领主府颁发的特赦令,只要缴纳了足够多的赋税,弄一张特赦令不会很难。

    时值正午,毕少镛又出现在白云间,这里已经没有酒客,唯一进来喝酒的,是守在码头上的这群士兵,他们人数不多,一天有十坛酒就足够了,所以毕少镛每次都待不久,卖完酒就立刻回城。

    然而有一个细节,让庄岚倍加注意,毕少镛每次倾倒酒糟的时候,都会把盛放酒糟的竹筐也扔到江里,竹筐虽然不值钱,而且做一个也并不费事,但把它随手扔掉,未免有些多此一举,因为它可以循环使用,不必要每次都用新的。

    第六天的时候,虞州城民怨高涨到了极点,许多人交不起赋税被迫充军,当外敌入侵的时候,他们就是第一批炮灰,所以大量的民众开始暴乱,而领主府对他们实施了强行镇压,整个虞州城瞬间血流成河。

    庄岚隐隐感觉到,这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因为随着局面恶化,一个月后,虞州城将彻底断粮,光是接连不断的暴乱就让领主府疲于应付,而那时候,潜伏在业士高手体内的蛊毒也该爆发了,游扈部如果真想攻打虞州城,可能不用费一兵一卒!

    “庄兄,开饭了!”正思忖的时候,一个身影爬上山顶,他是二掌老的弟子魏子期,跟千叶忍比拼书法的时候被对方打伤,现在看来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子期兄,又麻烦你来送饭。”庄岚立刻起身相迎,跟魏子期相处没有几天,他发现这个师兄十分和善,只有一点令人头疼,就是魏子期相当粘人,他恨不得跟庄岚吃喝睡都在一起!

    “不麻烦,反正我也无事可做!”魏子期把一盆汤放在石板上,那实际上是一盆野菜汤,是集贤书院的弟子自己煮的,没有经过厨修烹化,所以算不上业餐,这东西只能用来维持生存,根本无法积蓄体力,也就不可能施展业术。

    “还没有买到业餐吗?”庄岚开口问道,一连三天了,集贤书院都没有吃到业餐,所有弟子只能到山上挖野菜充饥,再这样下去,不但日常修炼被迫zhong断,连基本的生计都难维持了。

    “城内严重缺粮,厨修没有材料炼制业餐,再加上奸商控制,出售的灵谷价格高昂,就算有业餐出现,也很少有人能买得起。”魏子期缓缓说道。

    “领主府强加赋税,让这种局面雪上加霜,如果不能尽快补充灵谷,虞州城将会迎来一场灾难。”庄岚若有所思地回道。

    “管不了那么多,我们先吃饱肚皮再说吧!”魏子期取出两只碗,跟庄岚一人一只盛着野菜吃了起来,这东西实在难以下咽,庄岚倒没什么,因为他之前吃过酒糟,那味道也好不了多少,魏子期则难受的要命,吃一口就要歇一大会儿。

    “吃得苦zhong苦,方为人上人,这也许是上天对我的考验!”魏子期边吃边鼓励自己,而庄岚早把自己的菜汤吃得精光,这时候他发现上空阴云密布,一场暴风雨眼看就要到来。

    “子期,你对虞州城熟不熟?”庄岚忽然问道。

    “熟啊,我从小在城里长大!”魏子期回答道,他吃得慢条斯理,一碗汤还没吃到一半。

    “那好,黄家最大的粮仓在哪里?还有一个叫香莱坊的业餐店你知不知道?”庄岚再问道。

    “这么有名的两个地方,我当然知道!”魏子期皱起眉头,那是因为野菜太苦了。

    “好吧,快带我去一趟!”庄岚催促他道。

    魏子期摆摆手:“你要去买粮,然后到香莱坊炼制业餐?别白费功夫了,黄家的确囤积了许多灵谷,但每天的售额都是限量的,而且价格高得吓人!”

    “去看看再说,你不是也闲着么?”庄岚不等他吃完,拉起他就往山下走。

    “等我吃完呀,再说这天气,马上就要下雨了……”

    魏子期很不情愿,但庄岚强拉硬拽,带他离开了集贤书院。

    半时辰后,他们来到了一座楼府,这就是黄家粮坊,它跟黄赫楼并不在一起,因为粮坊内只有粮食,而且数量庞大!

    粮坊大门紧闭,四周围墙上有强大的禁制秘纹,防守可谓固若金汤。

    庄岚暗暗摇头,他没有学过妙手破,所以对粮坊上的禁制不敢抱有幻想,想要从黄家偷出粮食,还要想别的办法。

    “走吧?”魏子期催促道,因为水业炁在空zhong越来越重,暴雨眼看就要来了。

    二人于是离开粮仓,随后来到了香莱坊。

    大雨终于倾盆而下,他们走到店内,一是为了避雨,二是为了看看有没有业餐可买。

    店内没有其他客人,柜台上也没有任何业餐出售,实际上门前已经挂上了“歇业”的牌子,但庄岚还是想进来看一下,因为丁萱就是香莱坊弟子,那是他认识的唯一一个厨修。

    丁萱果然就在店内,她看到庄岚颇感意外,连忙走过来打招呼。

    “欢迎光临!”

    “丁姑娘,别来无恙!”庄岚回应道。

    丁萱摇摇头:“贵客临门,本来应该盛情相待,但可惜眼下缺乏材料,恕我怠慢了!”

    庄岚从袖袋zhong取出一袋灵谷,数量并不太多,这是他炼酒用的,如今已所剩无几。

    “你这是……”丁萱看到灵谷十分振奋,因为即使是厨坊,如今也只能用野菜充饥。

    “用它来炼制业餐,我只要七成,剩下的三成,就当是你的酬劳。”庄岚对她道。

    “那就……多谢了!”丁萱拿到灵谷,转身回到厨坊内,立刻动手开始炼制。

    小半刻后,一炉黄灿灿的米糙饼摆放在面前,让魏子期馋得直流口水。

    米糙饼是低等业餐,远不如酥糕好吃,但此时此刻,它的价值难以衡量。

    庄岚把米糙饼一分为二,自己只取了其zhong的大份,剩下的小份留给丁萱。

    “一成吧,我只要一成,现在灵谷很贵,而炼制又不用成本,最多是费些力气。”丁萱仅仅拿走两个米糙饼,剩余的全部给了庄岚。

    庄岚也不再争执,米糙饼收好之后,转身看了看屋外,雨下得越来越大,短时间内是不会停了,而且天空zhong不断有雷光闪耀,预示着这场雨将会相当凶猛。

    对于业修来说,一场风雨根本算不得什么,业力催动之下,风雨根本近不了身,但眼下的情况,保存体力至关重要,动用一分业力,就是在消耗粮食!

    “等等再走吧,现在出去太费体力。”丁萱好意挽留他们。

    “也好,我们就等半个时辰。”庄岚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取出米糙饼,跟魏子期一人一个啃了起来,丁萱则回到厨坊,给他们端来两碗淡茶。

    庄岚吃得很慢,几乎是一口一口地品尝,米糙饼在平时是很低等的业餐,但这也是他第一次吃,然而他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而是把目光不断看向门外,雨水这时候已经漫过了街面,蜿蜒流淌形成了一条小河。

    魏子期则不然,他完全失去了吃野菜时候的斯wen,现在是狼吞虎咽,几口就把一只饼吃完,然后眼巴巴地瞪着庄岚。

    “子期,这么大的雨,应该不会有人再上街吧?”庄岚若有所思地问。

    “当然,谁吃饱了撑得去外面淋雨?”魏子期一边回答,一边瞪着庄岚手zhong的米糙饼,很显然他还没吃饱,连吃了三天野菜,一个米糙饼根本不够。

    “给!”庄岚又递给他一个,魏子期再次狼吞虎咽,把第二个饼消灭干净。

    庄岚吃得太慢了,他似乎在故意掐算时间,正好半个时辰,一只饼才算吃完,这时候雨水不但更大,而且起了狂风,雷声、风声、雨声,简直乱作一团。

    “我们该回去了,丁姑娘,后会有期!”时辰一到,庄岚起身向丁萱告辞。

    “啊?现在的雨……”丁萱颇感诧异。

    “没问题的,总不能等雨停再走。”庄岚回答道。

    “唉,你真会挑时候!”魏子期有些不满地道,他刚吃了两个米糙饼,体力又要被消耗一部分,在他看来,庄岚完全可以等雨停的时候再来,那样可以节省不少粮食。

    但他不知道,庄岚挑的就是这个时候!

    雨骤风急,夜幕笼罩,大街上不见一个人影,庄岚带着魏子期趟过雨水,沿着街道缓缓前行,他所前往的方向,正是黄家粮坊!

    “你干什么?来买粮吗?”魏子期催动业力,像一个护罩一样把雨水屏蔽在体外,双眼直直地瞪着庄岚,猜不透他要干什么。

    庄岚四顾无人,抬头看了看十丈多高的围墙,那上面不但有防御禁制,而且镌刻着双重秘纹,除了一道逆刺秘纹之外,还有一道滑流秘纹,那是专门克制攀爬用的,就算是一只苍蝇,在上面也站不住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