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群愿书
    顷刻之间,一篇精致的诗wen便跃然“纸”上,它并没有多高的意境,而是浅显易懂,大意是说一群飞鸟居住在树linzhong,以野草籽和爬虫为生,但树lin的主人十分苛刻,要飞鸟每天都要贡献一些蛋给他,时间一久,鸟群不堪重负终于飞走,而那片树lin从此虫灾泛滥,不多久也枯死了!

    这很明显是个暗喻,城主府的强横无异于树lin主人,诗wen呈现的意境在现场引起了众多共鸣,这让高胜寒不禁有些恼怒,但众目睽睽之下,却又不好对一个晚辈出手。

    高天本来是借机展示城主府的威严,庄岚的这篇诗wen却完全毁掉了他的意图,所以他对庄岚恨得咬牙切齿,在诗wen呈现的刹那,他立刻催动指诀,阵幕上突然光芒闪耀,一股强大的内压轰然爆发,把附着在上面的诗wen全部震散!

    诗wen支离破碎,化作一大片灵墨射向四周,就像是一团墨雾飘散在众人身前。

    与此同时,高天的阵石也开始发威,浓烈的业力催动之下,阵幕迅速延伸,把庄岚和丁萱同时笼罩在它的光芒当zhong!

    阵石是兵修的wu器,任何人落入到阵幕当zhong,将很难再有机会逃脱,因为阵幕笼罩的空间完全与世隔绝,内部的人无法获取天地业炁施展业术,最终只能被困杀阵内。

    庄岚为了书写诗wen,刚才必须走到阵幕之下,而现在他成了瓮zhong之鳖,一旦阵幕完全闭合,他和丁萱将再也没有生机,如果高天愿意,完全也可以让他尸骨无存!

    而就在阵幕即将闭合的刹那,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那些飘散在众人身前的墨雾,突然间暗流涌动,它像是把众人全部熏染了一遍,然后再次成形,重新附着到阵幕并凝聚成那篇诗wen!

    而经过它的熏染,每个人手zhong都出现了一条墨线跟诗wen相连,现场就像出现了一张巨大的蛛,而庄岚俨然就是蛛的zhong心,并通过这张跟众人相连!

    “群愿书!”坐在不远处的季无涯蓦然动容,目光zhong闪现出一抹惊喜!

    群愿书,它能够汇聚群体的力量爆发威力,群愿书引起的共鸣越大,它的威力越强,所谓群策群力、众志成城,当众人的业愿达到极限,它的威力是不可小觑的!

    果然,在墨的牵引下,诗wen迅速渗透到了阵幕深层,阵石的内压再也无法将它震散,眼看阵幕已经完成了闭合,但庄岚手zhong的墨线也已经完全穿透了阵幕,一张庞大的墨把阵幕分割开来,浓郁的业炁沿着口向阵内涌泄而入!

    这是众人的力量!民意的团聚最终战胜了强权!

    阵幕已经形同虚设,在墨的分割下一哄而散,丁萱趁机施展业术,完成了一炉精致的酥糕!

    “新烤的酥糕,请尝尝吧,多多指教哦!”丁萱或许是为了表达感激,把第一枚酥糕亲手递到庄岚跟前。

    “啊,太好吃了!”庄岚把酥糕送入口zhong,它入口即化,丝丝元气渗透到肌脉深处,转化为一股持久而精纯的体元,它是施展业术的基础,没有足够的体力,连生存下去都很困难,而这是庄岚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真正的业餐,之前他都是吃酒糟和辟谷酒充饥。

    “谢谢夸奖!”丁萱把酥糕送到每个人手zhong,最后来到了高天跟前。

    “高少主,还要不要尝一个?这是刚炼制的,口感比上一次更好。”丁萱把食盒递过去,但高天看也不看,他斜视着庄岚一眼,略作沉默之后,便冷哼一声怒然离场。

    一年一度的zhong阳节酒会,至此终于不欢而散,离开领主府之后,庄岚随季无涯回到集贤书院的后山,季无涯一言不发,只是站在山顶上眺望远处。

    庄岚站在他身后,始终也没有开口,他也猜不透季无涯要干什么。

    “你究竟是谁?来自哪里?”长久的沉默之后,季无涯终于问道。

    “我……”庄岚一时之间,居然不知如何回答,他知道随便编个谎,根本瞒不过对方,至于韩瑜表哥这个身份,恐怕已经失效了,因为韩瑜已经被父亲带走,如果真有这个表哥,他不可能不一起走的。

    “圣言术、附墨指、方天体、一字檄帖、移花劫,这其zhong随便一门业术,都绝非普通的儒修能够染指,先不说你的天赋有多高,能够有这些藏书的,琅琊国的儒门都屈指可数,所以一直以来,我对你的身世深感吃惊。”季无涯缓缓说道。

    “前辈莫非要赶我走吗?”庄岚听出了言外之意。

    “并不是我赶你走,而是虞州城如今风雨飘摇,你的身世太厚重,集贤书院没有能力保护你,所以提前离开这里才是上策。”季无涯终于转过身说道,他的眼神zhong透着凝重。

    “这……”庄岚暗诧不已,他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世,所有这些儒术,都来自于韩瑜家的藏书,所以真正有厚重身世的,实际上是韩瑜!

    至于离开虞州城,庄岚原本就有打算,如今既然把平安坠夺了回来,离开此地也不再有什么牵挂,更何况季无涯所言非虚,虞州城很快就会面临危机,一场大战在所难免,高胜寒的赋税还会加重民心分裂,内忧外患之下,能走自然比留下来要好。

    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反而不想离开,正因为他知道虞州城即将面临战火,而且包括高胜寒在内,大量的业士高手都zhong了红拂的蛊毒,他觉得有责任留下来化解这场危机。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想法,庄岚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大义,留下来明明可能送死,这在以前他是绝不可能这么做的,但是现在却有一种力量在“唆使”他这么做!

    在zhong阳节酒会上,他出手帮丁萱解围,同样是受到了这种力量的“唆使”,在那种场合,对于丁萱这种跟自己毫无关联的人,他原本是要明哲保身,但体内的某种本能像是被唤醒一般,他终于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出手!

    起先庄岚以为,这可能跟修炼儒术有关,要不就是因为修炼了礼经,过多的儒家业术让他的本性都变了,但现在他突然意识到,“唆使”他这样做的那种力量,来自于他的平安坠!

    他分明记得,出手帮丁萱解围之后,平安坠像是受到感应一般,在胸口灼热无比!而此时此刻,选择留与不留这个节口,平安坠又开始在胸口散发热量,像一团火一样感化着他的内心!

    “恐怕走不了吧?高胜寒把码头全封锁了。”庄岚终于决定不走,实际上想走很容易,集贤书院的后山跟虞江相连,他跟韩瑜上次使用的绳索还在那里,从江面上离开完全可以避开码头。

    “现在走还来得及,否则等兵临城下,虞州城会被围得水泄不通,从江面上也休想离开。”季无涯似乎知道庄岚有一条退路,但这条退路很快就会被堵死。

    “前辈,游扈部的人或许已经来到城外,此时出城非但不能逃命,反而会被敌军截杀。”庄岚毫无根据地道,他要为留下来找到借口。

    “这么快?你凭什么判断游扈部兵团已经来到城外?”季无涯却信以为真,也许是庄岚的无意之想,让他敏感地意识到了危机,所以面色zhong更显凝重。

    “东南边塞距此并不远啊,高胜寒说游扈部半个月前进攻琅琊国,虞州城就在大虞山脚下,如果他们直奔此地,此刻也已经该赶到了。”庄岚在韩瑜家见过琅琊国地图,所以据此推断。

    季无涯默一点头:“如果进攻琅琊国原本就是幌子,他们故意落败,但真正的目的是虞州城,那么结果将很可怕!”

    庄岚也忽然意识到,红拂和千叶家此时出现,实在是太过碰巧,忍者和国士社都是大昶国势力,他们如果跟游扈部联手,内应外合之下,虞州城很快就会瓦解,尤其是大量业士高手已经zhong了红拂的蛊毒!

    “时间不对呀?”庄岚默然自语,血腐蛊的毒发作要等一个月,那时候再攻打虞州城才是最佳时机,游扈部如果真跟国士社联手,没理由现在就攻城。

    “如今的局势,最好还是离开,有些人是想走不能走,因为他们的家业都在这里,离开后将一无所有,但你不一样,你在这里没有牵挂,何必留下来冒险?”季无涯郑重劝道。

    “晚辈不想一走了之,既然虞州城有难,就让我为集贤书院尽一份绵薄之力,也算报答前辈的收留之恩。”庄岚真想掐一把自己,因为他的话根本言不由衷,真正的原因是那颗平安坠在作祟!

    “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我也不勉强,什么时候你改变主意,自行离去即可。”季无涯说完之后,离开山顶回到了自己住处。

    庄岚一个人留在原地,把项坠取出来反复观看,却始终看不透有何异样,此时的项坠已经不再灼热,但隐隐有股潜在的业息一闪一灭。

    三日之后,虞州城接连传来坏消息,高胜寒派出去的数批兵士,不但没有刺探到游扈部踪迹,而且出城后再也没有音信,他们就这样永远失踪了。

    同时,由于大面积虫灾,虞州城的灵田绝产严重,没有足够的灵谷,厨修根本做不出业餐,虞州城正在面临饥荒,再加上码头封锁,商船也无法把灵谷运送进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