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丁萱
    场面逐渐陷入混乱,反对兵役的人毕竟占了多数,因为绝大多数业坊根本承受不起如此沉重的赋税。

    然而在黄雄和红拂的鼓动下,那群乡绅极力维持高胜寒的利益,他们以虞州城的存亡为大任,站在道义的制高点向众人宣教,俨然成为了一群正义之士!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高胜寒突然重咳一声镇住场面,然后正色说道:“诸位,赋税虽然很高,但毕竟只是钱财,打仗却是卖命的差事,谁要是觉得钱比命重要,就亲自去迎战游扈部的残军!”

    此言一出,全场迅速沉静下来,这是高胜寒最终的表态,他似乎不再顾忌民意的得失,财富在他心zhong占据的份量显然更重一些,作为虞州城领主,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再也没有人敢于违抗。

    “诸位谈论了这么久,想必也都累了吧?来尝一尝本坊的酥糕如何?”说话者是一位zhong年胖嫂,她坐在季无涯身后,庄岚一侧身便能看到她。

    “好啊,香莱坊的酥糕名冠全城,诸位今天可以一饱口福!”高胜寒推行了新的赋税,心情似乎大好,为了缓和之前的紧张局面,他有意岔开话题,不愿在赋税上再费口舌。

    “嗯,香莱坊的酥糕不但好吃,对体力的维持更是令人称道,实在是厨家zhong的上乘业餐!”众人被酥糕的香气所吸引,渐渐淡化了激愤的情绪,毕竟高胜寒主意已决,此时再做任何争论都于事无补,倒不如随遇而安,反正吃过酥糕之后,这场酒会就结束了。

    “萱儿,还不快把酥糕分下去,这是展示你厨艺的最佳时机。”那位zhong年胖嫂,也就是香莱坊的坊主,向她身旁的一位少女吩咐道,那显然是她的弟子,在这种场合,如果能用厨艺征服众人,香莱坊日后的生意必将更加红火。

    “是,弟子遵命!”少女从袖袋内取出一个食盒,盒盖打开之后,一整盒酥糕暴露出来,浓郁的香气顿时弥漫全场,靠近的几个人甚至开始止不住吞咽口水。

    “这是晚辈亲手做的酥糕,请各位品尝并不吝赐教,丁萱感激不尽!”少女把酥糕分发到每一位客人手zhong,但只有业士修为才能品尝,因为酥糕数量太少,业徒修为的根本分不到。

    “嗯,不错!”高胜寒第一个品尝,发出了连声称赞。

    “确实好吃,不愧是香莱坊的手艺!”

    “难能可贵的是,它不但味道好,而且持久力高,体力恢复极快!”

    品尝过的人全都赞不绝口,没有任何人对这么好的酥糕横加指责,丁萱对这个结果颇为满意,就在她转身想要回到自己桌旁的时候,一个少年突然走到她的身前!

    “不知可否赏光,让我也品尝一颗?”这个少年不是别人,他是高胜寒的儿子高天!

    “哦,公子请!”丁萱略显局促,把食盒递了过去,酥糕并没有分完,但也所剩无几。

    高天从其zhong捡起一枚酥糕,放到嘴里细嚼慢咽,这神态相当孤傲,令许多人大皱眉头,因为高天只是晚辈,而在座的有很多业士高手,他这样旁若无人般造作,完全是仰仗高胜寒的威严。

    “丁姑娘,酥糕的确不错,可惜数量太少,你为什么不多做一些,让所有人都品尝到呢?”高天吃完后轻拭嘴角,慢条斯理地说道。

    “酥糕有一定时限,超过两个时辰,它的口感和持久力就会降低,所以我只能做这么多,诸位想吃的话,稍后去香莱坊即可。”丁萱恢复镇定,语气坦然地说道。

    “如果我现在要,能不能现场制作一盒?”高天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让全场众客大感意外,丁萱更是立刻怔住,她看了看高天的脸色,根本不像是在说笑。

    一旁的zhong年胖嫂趁机说道:“既然高公子相请,你还等什么?赶快制作一盒酥糕!”

    丁萱回过神来:“噢,那我就献丑了!”

    说罢,她从袖袋zhong取出一堆厨具,还有十几种业餐材料,正要动手开始炼制的时候,高天突然打断她道:“且慢,丁姑娘的酥糕是免费品尝,我也献上一道兵术,聊以带来一些观赏,算是给丁姑娘的回馈。”

    丁萱不知所然,她猜不透高天的意图,只是客套地做了回应,然后开始炼制酥糕。

    而高天目光一转,从袖袋内取出一枚半寸大小的阵石,指诀随手一挥,阵石嗖的一声射到空zhong,在业力的催动下,散发出一道无比耀眼的阵幕!

    兵家善于阵法,高天的业术师从他的父亲高胜寒,阵法造诣自然了得,那枚阵石所散发的阵幕完全笼罩了丁萱,她四周的元气流动瞬间被阵石所操控,而炼制业餐必须有充沛的元气才能完成。

    金木水火土,雷音风光暗,天然业炁无处不在,但阵法却能够改变它们的流向,并能操控它们为己所用!

    阵幕出现的刹那,众人才恍然大悟,高天的意图很明显,他要借助于阵术向丁萱施压,无论她的厨艺多么高超,都必须屈服于阵幕的笼罩下,酥糕能否炼制成功,取决于高天的意志!

    这无非是一个暗喻,它告诫所有人,虞州城是高家说了算,所有人都要在高家的庇护下才能生存,谁要是敢于反抗,就会像丁萱一样受到制约!

    那位zhong年胖嫂,也就是香莱坊的坊主,此刻脸色铁青,她本来以为,这是一个展示业术的好机会,丁萱的厨艺如果能够得到认可,将来必将受益匪浅,但没想到高天暗藏心机,借此机会杀鸡儆猴,让他父亲刚刚推行的赋税能够顺利地进行下去。

    不只是zhong年胖嫂,周围的其他宾客,对高天也不禁侧目相看,如此深的心机,跟高胜寒不愧是父子,将来如果由他掌控虞州城,手段之狠辣必将令人心惊。

    丁萱面色惨白,她已经感受到了来自阵幕的暗压,如果不向高天开口求饶,这一盒酥糕休想炼好,就算勉强能够炼出来,品质和口感也会大打折扣,香莱坊的美誉也就毁了。

    业餐材料在厨具内不断烹化,但却迟迟无法融合,因为四周元气已经被阵幕屏蔽,丁萱无法获得大量的灵元让酥糕成形,她的鬓角因为焦灼而滚落下成串的汗珠。

    即使如此,丁萱似乎也并不打算屈服,她极其坚定地咬紧牙关,向厨具内灌注业力,凭借业纹具有的本能炁感,跟高天的阵幕抗衡,只不过二者力量悬殊,丁萱的十指正在被阵幕一点点压弯!

    “哼,不自量力,你用业纹抗拒阵幕,看能不能把你的十指压断!”高天轻哼一声,指诀在手zhong略一加力,阵幕骤然比之前浓重三分,沉重的炁压让丁萱的手指发出了脆响!

    “放弃吧,抵抗下去只能让自己受伤,弄不好经脉被毁,最终成为残废。”人群zhong有人发出劝诫,但语气zhong分明充满无奈,这是对领主府的强势而愤愤不平。

    “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有些事不能太执着!”又一个声音传过来,同样是劝诫丁萱不要做无谓的抗争。

    丁萱似乎真的到了极限,她的双手正在剧烈颤抖,一缕缕血丝沿着业纹不断渗透出来,染红了她那双原本洁白如玉的纤手。

    就在她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站在附近的庄岚突然走上跟前,从袖袋内取出一瓶灵墨,向丁萱头顶上的那道阵幕掷了过去!

    “啪”的一声,墨瓶应声而碎,破裂的碎片被阵幕震飞四周,但灵墨却因此而附着在阵幕之上,厚重的阵幕立刻被染得漆黑一片!

    众人不知庄岚此举何意,高天更是眉头一皱,目光阴冷地向他看了过来。

    “zhong阳节有酒无诗,岂不是令人遗憾?既然丁姑娘为大家贡献美食,高少主施展兵术助兴,那我就献丑作一首诗吧!”庄岚不紧不慢地说道。

    “哼,你想在我的阵幕上作诗?”高天的目光zhong寒光一闪。

    “不错!”庄岚的语气十分坚定,而这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因为此举必然会冒犯高天,先不说他的意图是什么,单凭这份胆量,就足以令人震惊!

    冒犯了高天,就相当于冒犯了领主府,尽管庄岚的身后有集贤书院撑腰,但就算季无涯本人,也不敢跟高胜寒直接对抗,庄岚的这番出手,令季无涯也不禁有些蹙眉。

    “有意思,在阵幕上作诗,我还是头一次遇到,不过你既然如此自负,那就尽管一试,我见过你跟千叶家族的那次较量,对你的实力十分赞赏。”高天目光微虚着说道。

    “那好,恕在下冒犯了!”庄岚微一揖手,突然间向上空祭出了一道指诀!

    灵墨受到牵引,在阵幕上凝聚出一行一行的诗句!

    不使用灵纸和灵笔,直接将灵墨凌空书写在阵幕当zhong,这超乎寻常的炁感和书法造诣令人大开眼界,但只有深谙儒家业术的人才知道,庄岚使用的实际上是极难学会的附墨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