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浮世图
    众人惶惶而谈,各自审视着眼下的形势,现场气氛顿时变得压抑和沉闷。

    高胜寒略作沉默,随后又起身说道:“诸位,游扈部的威胁的确很大,但高某的戍军也不是一盘沙子,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作为虞州城领主,在下有责任抗击外敌,即使拼了性命,也一定跟虞州城共存亡!”

    “说得好,有高领主这句话,我们就安心了!”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在终于是高领主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不知高兄有什么打算或者妙计?”

    高胜寒略一颔首说道:“诸位放心,在下的队伍早已养得兵强马壮,游扈部胆敢来犯,一定会让他有来无回,他们毕竟只是一支残余力量,从现在起我就封锁城门,并派人到各处关隘探查消息,一旦有游扈部兵士出现,我就派兵歼灭他们!”

    “封锁城门?那么虞州城岂不是陷入孤立状态?如果对方实力太强,我们连逃走的余地都没有!”

    “是啊,虞州城背靠虞江,就算万不得已,我们还可以弃城而逃,这是最后的一条活路,万万不可以把它堵死!”

    “哼,在高某眼zhong,逃兵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高胜寒说着,把手zhong的酒杯捏得粉碎,让在场众人纷纷震骇不已!

    大敌当前,许多人为了避免战火烧身,都会想方设法撤离虞州城,而高胜寒为了保住他的基业,自然不会让民众陷入恐慌,从而动摇了整个军心,所以他封锁城门,真正的用意是杜绝所有人离城!

    “那么,封锁城门之后,码头上的店铺岂不是都要歇业?”许多坊主连忙问道。

    “这是权宜之计,为了避免游扈部的奸细进入虞州城,码头上的店铺暂时转移到城内,天黑之前,所有人都要入城,码头上再也不允许有任何人逗留,包括散修在内!”

    高胜寒以严厉的口气向众人传达旨意,他在开口之前,早已经把军队部署在虞江码头,进出虞州城的各处路口全都被封锁了,甚至连江上的水路也都被完全隔断。

    如此一来,所有人的性命全都绑在了虞州城,除了同仇敌忾以外,没有任何退路可言,这自然激起了所有宾客的愤慨,但却没有人敢于反抗,因为高胜寒手下的兵修大军,足以把虞州城任何势力碾杀成渣!

    随后,高胜寒直言不讳,把摊派军费的本意和盘托出!

    “游扈部凶悍残暴,就算是一支残敌,也足以威胁到虞州城生死,所以希望诸位慷慨解囊,为铲除这股劲敌出钱出力,我暂时把赋税提高三成,如果不够的话还要再想办法。”

    “提高三成?这……”

    “实在是太高了,各位坊主恐怕难以维系!”

    “这么高的赋税,本店实在无力承担!”

    “高领主,这件事可否再容商量?”

    众宾客纷纷叫苦,领主府的这次酒会简直史无前例,他们有一种被打劫的感觉,连那几个乡绅都不再开口说话,纷纷低头盘算着什么。

    高胜寒语气坚决,他正了正色说道:“诸位应该分清轻重,跟性命相比,钱财又算得了什么?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抵御强敌,没有钱的话,我的兵修大军寸步难行,所以,三日内诸位务必要把赋税交齐,否则的话,休怪我行使领主权利,将之斩首示众!”

    “好,高兄亲自率兵迎敌,我等岂可袖手旁观?多了三成赋税而已,黄家一定照办!”

    黄雄的回应,引起众人一片侧目!

    “不愧是本城第一商修,黄兄堪称众人之表率!”高胜寒揖手向黄雄致谢。

    “白云间也赞成,三日内必然交齐赋税!”说话的人是红拂,尽管没有人认得他,但作为现场唯一的巫师,许多人早已留意到他,他的回答更加引起一阵骚动。

    几个乡绅也坐不住了,作为高胜寒最亲近的盟友,他们在这种场合绝不能落后,否则休想再得到领主府的庇护,所以就算强忍肉痛,也咬着牙答应了赋税数额。

    其他坊主,也三三两两地相继表态,尤其是那些需要仰仗领主府才能生存的业坊,就算赋税再高,他们也不得不答应,这就是仰人鼻息的无奈之处。

    “季公,不知你意下如何?”季无涯一直没有说话,高胜寒旗帜鲜明地要他表明立场。

    “实不相瞒,在下对提升赋税并不赞同。”季无涯毫不客气地说道。

    “噢?季公有何高见?”高胜寒面色突然沉下,一丝怒意从眸光爆发出来。

    “苛税猛于虎,领主难道没有听过么?”季无涯不紧不慢地回道。

    “哼,那只是儒家的说教,在兵家根本行不通!”高胜寒应声反驳。

    季无涯略一挺身,从袖袋内取出一张灵图,当即把它祭到了半空!

    “这是……”

    “浮世图!”

    “据说能够测定民心的浮世图?”

    高胜寒见到这张图,面色不禁微微一颤!

    季无涯目光凝重,往灵图zhong缓缓注入业力,空白的画卷上顿时浮现出一幅图案,但是它并没有映现出虞州城的民心动向,而是数百年前某个古城的情景。

    众人的目光被这幅图吸引,因为它并不是静止的,而是不断流转和变化,就像是一段用图画展现出来的故事,其zhong的人物栩栩如生,俨然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在这幅图画世界里,每个人的头顶都有一个光环,这些光环起初并不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的颜色越来越深,直到最后完全变成为一团烈火,并且聚集到一起化成火海,吞噬了整个古城!

    画面持续的时间很短,但火海吞噬整个古城的场面,令所有人都为之倍感震撼!

    季无涯把灵图再次收回,目光平淡地说道:“刚才的那幅画面,是历史上曾经发生的事情,它就是著名的南伽城事变!”

    “什么?南伽城事变?”许多人惊呼了起来。

    “不错,南伽城事变直接导致了银竺国的分裂,并最终走向灭亡!”季无涯缓缓说道,南伽城事变是著名的历史事件,稍有常识的人都听说过,但灵图所表现的画面并不是历史情景,而是当时民心的一种写照,沉重的赋税和徭役,足以让一座城市甚至国家毁于一旦!

    “季公是想用这张图告诫在下,虞州城的民心已经不堪重负,如果加重赋税的话,也会像南伽城一样爆发动乱?”高胜寒颇为不满地道。

    季无涯略一点头:“在下只是直言相谏,还望领主三思而后行,不要重蹈南伽城的覆辙。”

    “哼,既然有浮世图,为何不直接展示虞州城的民心状况,也好让我们心zhong有数?”黄雄在一旁插话说道。

    “是啊,把民心展示出来,赋税是高是低就会一目了然!”其他人也随声附和。

    季无涯摇摇头:“要想测试民心,必须把灵图悬挂在闹事上空,这样一来全城的人都会看到,民心如果低落到一个极限,很容易爆发慌乱,到时候大批民众强行离城,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尤其是眼下大敌当前,虞州城不能有一丝骚动!”

    “不测试的话,怎么会知道民心低落?”黄雄在一旁反驳道。

    “民心如何,想必诸位心里有数,就拿集贤书院来说,大量儒生都在抱怨学费越来越高,他们不得不缩减日常所用的纸墨数量来节省开支,有些人甚至因为交不起学费而停止了学业,这让他们的修炼速度严重下降!”季无涯不无激愤地道。

    “作为虞州城最大的儒家门户,会因为这点赋税而受到影响么?我听说只有身家丰厚的儒生,才有能力进入集贤书院,季公莫非是把这些学费都私吞了不成?”黄雄针锋相对,语气zhong饱含讥讽。

    季无涯淡然回道:“儒家一心向学,不像商修那么逐利,挖空心思只为赚钱,所以集贤书院的学费虽然高,那是因为修炼越勤,需要消耗的纸墨材料也就越多,更何况还有大量的借读生,他们虽然家境贫寒,但因为天赋出众,集贤书院也会减免他们的学费。”

    “哼,季公如此清高,不愧为一代儒师,但天下间的大事,却未必看得清楚,没有足够的军费,你让高领主如何带兵抵抗敌军?”黄雄突然沉下脸道。

    “兵家的事,相信领主自有主张,我只是站在民意的立场发出告诫,作为儒修,不只为太平盛世歌功颂德,还要为天下苍生鸣不平,倒是黄坊主不分青红皂白,极力怂恿领主提高赋税,全然不顾虞州城民意所向,不知是何居心?”季无涯义正辞严地反诘。

    “够了,再这样吵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实际意义,诸位还是商讨一下,该怎么抵抗游扈部的这支残军?”高胜寒似乎意识到一股对立情绪正在蔓延,如果他不能及时制止的话,虞州城内部就会先自乱阵脚。

    “没什么可商讨的,如果不愿意缴纳赋税,那就以兵役代替,我们总不能坐着等死!”黄雄气势更盛地道。

    “不交税就要服役?让我们去打游扈部么?”许多人开始极力反对。

    “不错,既然不肯出钱,那就只好出力喽,这是各城各国历来的规矩!”黄雄一本正经地道,红拂和那群乡绅也在一旁不断附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