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忍术
    “红拂君,犬子的病情如何?”黄雄急切地问。

    红拂摇摇头道:“这是业劫初生的迹象,巫师只能抑制业劫,却无法化解掉它。”

    黄雄叹了口气:“也罢,这是所有忍者都要面对的灾劫,忍者作为寄生职业,不能直接获取业力,只能以伪装的形式从事各种职业,所以获得的都是伪业,这种业力虽然修炼速度快,但业力十分混杂,所以很容易滋生业劫。”

    红拂道:“公子的业劫还只是初生状态,只要尽快疏导出去,就不会有什么威胁,但如果时间太久,业劫一旦成形,就很容易被它反噬引起业力**了。”

    黄雄道:“作为忍者,必须时常排泄杂业,才能避免业劫滋生,而排泄杂业最直接的手段是通过合|欢,把杂业排泄到异性体内,但这种方法如果过度使用,效果会越来越低,除非能找到体质特殊的异性,但这种人实在太难找了。”

    “我暂时封住了少主的经脉,让他的业力停止流通,稍后再把他浸泡到药池当zhong,等他醒来之后,找几个体质上乘的玉女再试一下,能不能把业劫泄掉就看他的运气了。”

    “有劳红拂君。”黄雄立刻吩咐家丁把黄势抬进房间,由红拂亲手往水池内倒入一堆药粉,然后把黄势放了进去。

    “派人看着他,等少主醒来后再通知我。”黄雄向家丁下了命令,然后跟红拂和千叶归根再次回到了墅阁。

    家丁们惶恐不已,现在的黄势随时都会发疯,刚才就有一个侍女惨死在他的刀下,所以看着浸泡在药池当zhong的黄势,谁都不敢主动靠前!

    家丁全是弼修,给主家做任何事都能获得业力,但地位十分低下,挨打挨骂都很平常,就算是被主家杀了,也没有人给他们出头,因为在成为家丁的那一天,他们的命运就被卖身契束缚了。

    就在家丁们战战兢兢的时候,庄岚突然走了进来。

    “我来照看少主。”他语气沉缓,神色淡定,根本没有一丝慌乱。

    家丁们如释重负,连忙簇拥着走出房间,他们都以为娄八是想讨好主家,但这么做无疑太过冒险,毕竟黄势的修为比娄八还高,一旦他再次失疯,后果不堪设想!

    所有人都离开后,庄岚关好房门,默默地注视着黄势。

    现在想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养母的仇立刻就能得报,但这个房间就在墅阁对面,通过窗户能够看到其zhong的一举一动,杀了黄势,庄岚自己也逃不掉。

    但机会就在面前,放了他简直有伤天理。

    趁黄雄三人密切交谈的时候,庄岚渐渐走到池边,靠近了黄势跟前!

    这个位置,恰好能够遮挡大半个窗户,黄雄三人在对面的墅阁,只能看到庄岚的背影,而他就站在原地静止不动,从远处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

    但就在这微妙的角度下,他悄然施展起司空手,把黄势的袖袋摘了下来!

    袖zhong本来还有一只娄八的袖袋,但其zhong存货不多,庄岚把值钱的物品全部转移到自己手zhong,空的袖袋放回到黄势身上,一去一回之间,几乎是在瞬眨完成!

    那枚平安坠果然还在黄势的袖袋内,庄岚把它取回之后,悬着的心顿时安稳大半,他潜入黄府的主要目的,正是这枚关乎自己身世的项坠,调查忍者和国士社只是顺手而为。

    黄势依然浸泡在药池内,对周围的一切浑然不觉,庄岚离得这么近,能够清楚感受到他体内的业力正在躁动不安,若不是红拂封印了他的几处关键穴脉,黄势很容易就会走火入魔,因为他体内的杂业已经积聚成灾,神念对这些业力渐渐失去掌控。

    “哼,你平时作恶多端,想不到也有今天。”庄岚通过魂语,侵入了黄势的脑海!

    “你是谁?”黄势大吃一惊,但他不敢过度分神,因为所有的念力都在压制那些杂业,一旦分神的话,业力瞬间就会失控,汹涌的杂业顷刻间就能让他灰飞烟灭。

    “哼,你不认得了?”庄岚把自己的魂影映现在他的脑海。

    “是你!”黄势更加震惊,神念的波动几乎让他一时松懈,他的念力正在受到千钧巨压,任何短暂的松懈,都有被业劫反噬的威胁。

    “不错,是我。”庄岚淡淡回答。

    “你想干什么?”黄势惊悸着问道,他根本想不通,庄岚为什么会潜入到黄府,并且侵入了他的脑海。

    “你似乎很痛苦,不如我来帮你解脱。”庄岚的声音很冷,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你敢,这里可是黄府!”黄势色厉内荏地吼道,但可惜他的神念受限,连出声呼救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用魂语向庄岚示威。

    “哼,黄府又如何?我现在用的是魂杀,你的死悄无声息,短期之内没有人会察觉。”庄岚漠然回答,语气森寒得足以令人窒息。

    “不……不要杀我,黄家富可敌国,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一定能帮你做到!”黄势终于惊慌失措,灵魂在脑海zhong都有些瑟瑟发抖。

    “哼,任何条件,也挽不回我娘的命,虞州城那么多人都惨死在你的手里,不杀你怎么能对得起天理?”庄岚说罢,魂力在脑海zhong猛然凝聚,一股强大的巫咒射入了黄势体内!

    这是天蚩九诀zhong的“夺魂咒”,庄岚目前的实力原本不敢轻易施展,但黄势正在遭受着业劫侵袭,用夺魂咒对付他简直易如反掌,在不到盏茶的时间内,他的意识便被抹杀殆尽,整个灵魂完全变成了没有意志的魂元。

    庄岚并没有就此退出,他夺取了黄势的灵魂,也就相当于夺取了他的修为,无极业力悄然渗透到他的体内,把他的业劫完全融解,并萃取到自己的血脉当zhong!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当庄岚退出神念的时候,他的修为不再是拟容术伪装出来的虚假境界,而是货真价实的业徒五层!

    黄势在无声无息zhong已被灭杀,他的姿势却保持不变,体内甚至还残存着一丝魂力,短期之内能够维持呼吸,只要没有人探查他的血脉,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

    这便是巫师的强大与可怕,它的业术能够杀人于无形,任何人的神念一旦受创,即使修为再高,面对巫师的时候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从墅阁zhong望去,庄岚一直纹丝不动,他就像一个忠实的奴仆,默默地守候在主人身边,直到夜色完全笼罩了庭院,他才转身把窗户关上,并且在房间内点燃了一盏炽光灯。

    炽光灯是用蕴含着光系元素的炽光石制作而成,炽光石上镌刻的秘纹在业力激发下能够燃烧,但它没有一丝火焰,只有强烈的光芒把房间照得如同白昼,黄势的身影正好能够映射到窗户上。

    黄雄三人彻夜长聊,天色将亮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意识到,庄岚不知何时早已离开房间,并且通过后院大摇大摆地离开了黄府,后门的守卫见到娄八,只是例行检查了令牌便放他走了。

    第二日,虞州城法衙全城搜捕,却根本找不到娄八的身影,黄府一口咬定他谋财害命,杀了黄势并劫走袖袋,只是令人不解的是,作为弼修的家奴,跟主家必然签订了效忠血契,谋杀少主本身就违背血契,娄八又怎么能逃脱血誓的反制呢?

    庄岚改回到庄山风,回到了集贤书院。

    现在还不到辰时,许多人都在打坐状态,庄岚回到房间,第一件事便把灵血取出,用业力输送到脑海给天蚩服了下去。

    杀黄势的时候他动用了夺魂咒,对天蚩的体力消耗极大,如今它已经饿到极限,狼吞虎咽地把四瓶灵血全部吞了下去!

    看着天蚩蛊吃饱喝足进入休眠状态,庄岚不禁暗暗皱眉,三十万业币就这么轻易地被它吃掉,日后的食欲恐怕会更加惊人,他必须时刻准备着大量的业币和灵血,来满足天蚩蛊这不断提升的食量。

    接下来,他把那颗项坠重新挂回到自己身上,失而复得之后让他倍加珍惜,但无论他怎么翻看,依然看不透这颗项坠有什么特别之处,毕竟他不是商修,没有那种看透隐藏价值的敏锐眼光。

    但项坠关系到他的身世,如今物归原主,他总算松了一口气,随后把黄势的袖袋整理一遍,除了一大笔业币之外,还有几样东西让他倍加关注。

    首先是一根青色的额带,上面的樱花虽然只有两朵,但地位却远远高于九朵樱花的红拂和千叶归根,因为他们的额带是黄色的!

    红黄青紫黑,是忍者和国士社的地位象征,凭黄势的修为和个人贡献,绝不可能达到青带二段,他之所以有这种地位,是因为黄野家族在琅琊国潜伏了数百年,忍者公会论功行赏,把黄野家直接册封为青带家族,黄势一出生,额带就是青色级别!

    第二件是一枚玉牍,内部记载了一篇忍者业术:殖商诀!

    黄势被夺魂之后,庄岚从他的记忆zhong得知,黄野家族的祖先都是商修,后来被忍者公会收编,从此修炼忍术,他们伪装成商修具有先天优势,在琅琊国隐居了数百年,都没有被人看出破绽。

    第三件,几乎让庄岚惊喜若狂,它是一只小巧玲珑的酒釜,酒釜底座上刻有三个字:混阳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