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潜伏
    “这是我第一次杀人,感觉很不适应。”庄岚淡淡说道。

    “你……不是千叶贞……”娄八捂住胸口,但血根本止不住,那把尖刀完全刺穿了他的心脏!

    尖刀虽然是灵墨幻化而成,但锋利程度不弱于真正的尖刀,因为灵图是用星锋笔画成的,瀛汐砚研化的灵墨更加倍了它的威力,娄八猝不及防,在这么近的距离只有死路一条!

    “你作恶多端,死有余辜,这个世界不再容你。”庄岚催动业力,把灵墨全部注入到他的心脏,灵图瞬间溃散成为一缕飞烟,它的威能完全耗尽,在半空zhong消逝无影。

    娄八浑身颤抖,但很快便失去了气息,他的灵魂从躯体逐渐分离,而庄岚用噬魂咒将它完全吞噬一空,接着用灵墨把尸首化作一摊血水,现场只留下了一件衣服。

    衣服内有只袖袋,庄岚把它摘下来挂在自己袖zhong,袖袋是用虚重秘纹炼制而成,一个袖口内只能挂一个,否则虚重空间相叠加,它的储物属性就会互相抵消。

    一道业力飞射出去,把娄八的衣服化为灰烬,庄岚再次施展镜悉拟容术,代替了娄八的身份!

    “咦?这么快就回来了?”守卫好奇地看着娄八,语气zhong充满戏弄。

    “别提了,翠娥今天不接客,真是扫兴!”庄岚摹仿娄八的语态,他用噬魂咒吞噬了魂魄之后,从娄八的记忆zhong知道,娄八最喜欢找的妓修叫翠娥,她是莺语坊的头牌,身价相当不菲,但夜夜都有人约。

    “女人都是这样,过几天再去吧!”守卫们一边嬉笑,一边例行公事地检查了他的令牌,把庄岚放了进去。

    天色已近黄昏,黄家的本族成员都在前厅用餐,其余的家丁则各司其责,有的看家护院,有的端茶送水,还有的要随时侯在主人身旁听从差遣。

    娄八今晚没有任何事,因为他是黄势的随从,而黄势约了千叶贞,就把娄八遣走了。

    按照娄八的记忆,庄岚偷偷来到前院,进入了黄势的房间!

    黄势并不在场,但在对面的房间内,传出了十分清晰的水滴声,庄岚潜入到窗前,透过缝隙向里看,竟看到一个少女正在沐浴!

    少女背对着他,躺在水池zhong一丝不挂,从身上的气息能够确定,她就是千叶贞!

    “千叶家跟黄府究竟什么关系?”庄岚暗暗思忖,她竟然可以在这里脱衣解带,显然不是一般的宾客,可惜娄八对她的身份也毫无所知,他的记忆zhong完全是空白的。

    千叶贞在水池zhong洒满了花瓣,淡淡的香气不断从房间涌出,她的手臂不停地挥舞,让花瓣充分拍打在自己身上,就在这水起水落之间,皙白的肌肤让庄岚看得心旌荡漾!

    “罪过!”庄岚口头上这么说,但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因为千叶贞已经缓缓转过身来,她的前胸一览无余,不过在这短短的瞬间,庄岚看到她的腰间刻着一朵雪花!

    “放肆,给我出来!”就在这时,千叶贞似乎察觉到有人偷看,她厉喝一声,用业力把花瓣吸附到自己身上,相当是穿了一件花衣,从水池zhong站了起来!

    庄岚大吃一惊,没想到千叶贞的警觉这么敏锐,就在他准备逃走的时候,房间的门居然开了,黄势一脸色笑地站在门前,他的嘴巴上满是口水!

    庄岚暗呼一口气,原来黄势也在偷看,是他的口水惊动了千叶贞。

    “滚!”千叶贞怒意爆发,对着黄势再次厉喝。

    “掌老已经把你许配给我了,你敢违抗千叶家族的命令么?”黄势全然不顾千叶贞的怒意,色眯眯地走上前来,在她身上动手动脚。

    千叶贞无动于衷,任他在自己身上放肆,但目光zhong透出死一般的平静!

    黄势得寸进尺,从腰间把手伸了过去,然后渐渐向上移动!

    “我再说一遍,滚!”随着这声厉喝,黄势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尽管他万分不甘,但千叶贞的眼神zhong已经透出杀机,只要他再敢前进一步,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混蛋!我们黄野家忍辱负重,在虞州城潜居多年,你千里迢迢赶来琅琊国,就是这么犒劳我的?”黄势气急败坏地斥道。

    “黄野家族功不可没,数百年来为大昶国积累了巨额财富,但那是历代黄野祖先的成就,你要想得到我的犒赏,必须像你的祖先一样,做出一件像样的事情!”千叶贞冷冷道。

    “哼,黄赫楼和虞州城的千亩良田,都在我的经营之下,这还不算是成就?千叶家把你赐给我,这是国士社的意思,你无论怎么狡辩,都休想违抗命令!”黄势也恼羞成怒。

    “我来这里,是为了完成国士社的任务,跟你成婚只是附加条件,你如果强行动手,我就死给你看!”千叶贞语气冰冷,丝毫没有退缩的余地。

    “你太固执了,我一定会让父亲转告国士社,你们千叶家把忍者当成了什么!”黄势怒不可遏,恶狠狠地瞪了千叶贞一眼,然后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千叶贞杵在原地,足足有半刻钟没有挪步,她身上的花瓣全部脱落,竟然都没有知觉,庄岚从窗缝zhong能够看到,这个少女的眼角竟然也会流泪,但瞬间就被她擦干了。

    这一次,没有花瓣的掩饰,千叶贞的春光全部展现在庄岚眼下,直到她重新穿好衣服,从房间走了出去,庄岚才收回他那想入非非的心神。

    这短短的一段艳遇,居然让他听到了最想知道的信息,黄家原来就是潜居下来的忍者势力,但他们并不是服部氏,而是黄野家族,手zhong应该不会有忍者令。

    至于千叶家族,则是国士社麾下的一个势力,而听黄势的口气,国士社似乎还不如忍者强大,甚至还要听命于忍者的掌控,否则也不会把千叶贞赐给黄势。

    消息已经探听清楚,庄岚不敢再耽搁下去,他悄悄地退出房间,正要往后院走去,但刚刚走到半路,便听到了一阵争吵声。

    “真是岂有此理,千叶阁下的弟子,竟然这么不懂规矩!”

    “黄野大人,请息怒,贞子性格有些倔犟,给我一些时间,我可以说服她。”

    “哼,嫁到我们黄野家,她应该感到荣幸!”

    “黄野大人,请恕我直言,千叶贞之所以不愿意,是因为她已经打听到,黄野公子在虞州城并不检点,尤其是**方面,他玩弄的女人太多了!”

    “千叶阁下,你应该知道,忍者作为特殊职业,修炼的业力都是伪业,为了保持业力精纯,必须经常把体内的杂业排泄出去,而女人就是最好的泄业工具。”

    “把千叶贞找来,就是为了利用她的冰洁体质,为黄野大人的儿子泄业吧?”

    “哼,这是国士社的决定,如果你不愿意,千叶家的额带就准备降级吧!”

    “千叶贞还有任务在身,在完成任务之前,请恕我无法答应黄野大人的要求。”

    “二位,有话好说,我们现在应该以大局为重,否则任务失败,谁都无法交差!”

    庄岚躲在角落里窥探前院,发现有三个业士高手聚在墅阁,争吵不休的两个人分别是千叶归根和一个zhong年商修,他就是黄势的父亲黄雄,真正的身份是黄野家族的现任族长!

    而另外一个劝架的,则是在白云间跟庄岚相遇的那个巫师,也就是杀死白空远的凶手!

    “红拂君,只要有你在,这次的任务就可万无一失!”

    “我只负责第一步,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仰仗黄野大人在虞州城的势力。”

    “只要能完成第一步,以后就好说了,我们黄野家在异乡潜居数百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以后再也不用隐姓埋名,可以光明正大地用黄野这个姓氏了。”

    庄岚暗暗皱眉,这三个人聚在一起,不知道在密谋什么,大昶国的忍者和国士社竟然如此精诚,为了完成同一个目标,他们能够暂时放下个人恩怨,这一点足以令人为之敬畏!

    然而墅阁是黄府禁地,只有黄氏本族的人才能进入,其他家丁除非必要的打扫,任何时候,未经允许绝对不准靠近,所以庄岚根本听不到他们正在密谋什么。

    墅阁当zhong,必然有藏宝阁的入口,黄家许多年来积累了大量财宝,除了运回大昶国之外,自己必然也私吞下不少,但这个地方连苏魅都不能全身而退,庄岚就更不敢伸手了。

    就在他想要退去的时候,一声惨叫突然从后院传了出来,紧接着便看到成群的家丁惊慌失措,人人像是逃命似的在庭院内狂奔!

    庄岚循声望去,把黄府搞得鸡飞狗跳的罪魁祸首,居然就是黄势!

    他挥舞着一把商刀,在庭院内横冲直撞,业气一道接着一道,没有任何家丁敢阻拦他,有一个跑不及的侍女,已经死在了他的刀下!

    黄雄再也顾不上议事,连忙从墅阁zhong冲了过去,但黄势根本六亲不认,他举起商刀向黄雄劈了下来,然而黄雄毕竟是业士修为,一道业力从手zhong射出,把黄势的商刀凌空击落。

    庄岚正在为黄势的异常举动感到不解,那个叫红拂的巫师突然赶到,出手在黄势的身上连封数穴,近乎疯狂的黄势这才停止挣扎,噗通一声瘫倒下来。

    红拂继续施为,用业力在黄势身上医治了半天,最终长吁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