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图杀
    半时辰后,庄岚出现在黄赫楼,这里面有各种材料对外出售,当然也有灵血。

    灵血是珍稀材料,它可以炼制高品质的业餐,也可以被道修用来炼制药丹,甚至还可以用来炼酒,而猎户购买灵血,则是用来诱杀妖兽,从妖兽身上得到更多的材料出售。

    庄岚这副猎户打扮,又出现在专卖灵血的柜台前,自然引起了小厮的注意。

    “客官,你买兽血么?”小厮十分客气,黄赫楼的客人虽多,但灵血极其昂贵,能买得起的人不多,所以这里的生意相对冷清,对于商修来说,卖不出商品就很难获得修为。

    “这是什么血?”庄岚指着柜台内的一只小玉瓶说道,玉瓶高度不到三寸,但是里面的灵血标价三十万,这个价格简直令人吃惊。

    “喔,客官好眼光,这是黄鳞鲟的血,它是深海当zhong的一种鱼兽,要捕杀它十分困难,而且它形体太小,所以灵血也就十分珍贵,这么一小瓶,至少是数十条黄鳞鲟的血。”

    “噢,但还是太贵了,你不能打折么?”庄岚把目光投向其它灵血,即使他现在有了五十万,也不能随意挥霍,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一瓶灵血能维持天蚩蛊多长时间。

    “抱歉呀,客官,黄赫楼没有打折的规矩,除了东家之外,连店主都不能改动价格。”小厮为难地道。

    庄岚暗哼一声,它这是店大欺客,黄家商队几乎垄断了整个码头的运输航道,许多名贵的材料只有黄赫楼才有,所以他们的价格高高在上,从来没有还价的余地。

    “不过,你要是买下来,我可以送你三瓶炎狼兽的血,这种血虽然很普通,但要是买的话,三瓶也要一万业币,这是我能给你的最大让步了。”小厮诚恳地道。

    “噢?你不是不打折么?”庄岚反问他道。

    小厮低声说道:“这一万业币由我垫付,到时候交账就可以了,毕竟这瓶黄鳞鲟价值三十万业币,我也有一定提成,钱财上亏不太多,但这样一来我完成了巨额业绩,获得的业力是十分划算的!”

    庄岚恍然大悟,这小厮真不简单,他没有死板地按照规矩来,而是巧妙地利用了雇佣关系,以极小的财力损失获得了业力提升,这种商术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想到的。

    因为作为商修,并不是单纯卖掉商品就能获得业力,而是还要获得利润,如果黄赫楼是小厮自己的,他这么做不会有任何修为提升,但他只是黄赫楼的小厮,只要按照黄赫楼的价格卖出去,业力就会有所提升。

    “也好,我就买下吧。”庄岚对这个小厮颇有好感,从他的神态zhong,可以看得出他对黄家也很愤慨,但迫于生计,不得不寄人篱下。

    “多谢惠顾!”小厮兴奋不已,收下三十万业币之后,把四瓶灵血双手递给了庄岚。

    离开黄赫楼,庄岚随后来到一家农坊,购买了灵谷、药草、酒果等许多炼酒材料,正要找一个无人的角落,把身份换回到庄山风的状态,却不经意间看到对面的坊街上,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千叶贞!

    尽管她戴着面纱,头上的额带也已经摘了下来,甚至连身上的儒袍也换了样式,但庄岚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因为她身上的那股傲气和寒意根本无法掩饰,庄岚甚至还能感觉到,千叶贞身上始终有一种杀气,只要有合适的目标,这股杀气就会立刻得到宣泄。

    千叶家的这四个人,都是国士社成员,这是季无涯亲口说的,庄岚既然遇到了她,就不想再离开了,他就想看一看,千叶贞打扮成这幅样子,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不多久,黄势的一个家丁从对面走来,他并没有认出千叶贞,但是他经过街口的时候,千叶贞默默跟上了他,而庄岚驻足片刻,又默默跟上了千叶贞。

    街市上车水马龙,远远地跟着一个人倒是十分方便,但是他们最终离开了坊市,进入了错综复杂的巷道!

    现在几乎没有其他人了,巷道内十分冷清,庄岚再也不敢跟踪对方,只能从平行的巷道一步步跟上去,而千叶贞却毫不顾忌,一直跟着黄势的家丁往前走,最终进入了黄府!

    “原来如此!”庄岚暗暗皱眉,千叶贞来到黄府,是黄势派人接她来的。

    自从失窃了黄龙珠盘,黄家的戒备比之前森严了许多,前门和后门都有十几个守卫严密把守,进出必须出示身份令牌,想混进去并不容易。

    庄岚自知实力有限,不敢擅闯步步危机的黄家大院,但就在他准备退走的时候,另一个家丁从黄府的后门走了出来!

    这个家丁庄岚认识,他是黄势的一个爪牙,修为并不算高,专做一些欺人霸财的勾当,那些交不起地租的农夫,十有**都被他打过,死在他手里的也不在少数。

    庄岚到黄家赎回养母的时候,把他带到后院的就是这个家丁,他叫做娄八。

    “娄八,又去莺语坊快活?”门外的守卫跟他很熟,嬉笑着跟他打招呼。

    “嗯,前阵子很忙,都一个月没去了,把老子快憋坏了!”娄八也邪笑着回应。

    莺语坊是虞州城有名的妓院,那里的妓修不懂舞、曲、歌等诸多风雅,但却擅长**之术,所以生意十分火爆,对妓修来说,只要有客人上门,业力就会不断提升。

    十几个守卫哄堂大笑,莺语坊是他们常去的地方,也是平时最喜欢拿来说笑的话题。

    庄岚却躲在巷角暗皱眉头,一个大胆的计划在心zhong突然形成,他悄悄地催动业力,用拟容术把自己变成了千叶贞!

    这是真正的拟容术,之前庄岚的所有形态都是随心所欲,但现在他要摹仿千叶贞,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因为千叶贞是个女人,无论是神态还是体型,普通的易容术都很难办到。

    好在镜悉拟容术出凡脱俗,它是妙手门的三大绝学之一,苏魅能够从黄府偷出黄龙珠盘,有一半的成功是靠镜悉拟容术,否则即使她偷到宝物,也根本逃不出虞州城。

    娄八心情十分舒畅,所有嫖客前往莺语坊的路上,应该都是同样的心态,因为莺语坊的秘术实在太高明了,哪怕只是在路上想一想,也足以令人忘乎所以。

    然而当娄八走出巷口的时候,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千……千叶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娄八吃惊地道,他从后门出来,根本没有看到千叶贞,但却能够认识她,看来千叶贞来黄府不止一次了。

    “当然是等你。”庄岚动用音纹摹仿千叶贞,口气居然丝毫不差,而且镜悉拟容术的奇妙之处,还能够暂时改变业息,只要修为相差不多,就能够摹仿出同样的境界!

    “等我?”娄八更加不解,千叶贞身份高贵,他却只是一个家丁,找他会有什么事?

    “你很喜欢女人?”庄岚冷不丁地问道。

    “俗话说,食色性也,我也未能免俗呀。”娄八嬉皮笑脸地应付着,他猜不透千叶贞到底有什么目的,但两只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她胸口扫视,情不自禁的色相展露无遗。

    “那么,你杀过人么?”庄岚继续问道,他的问题似乎漫不着边,神情更是悠闲自若。

    “当然杀过,不然还怎么为东家做事?”娄八的目光更加放肆,他似乎已经认定,千叶贞是有私事找他,所以才会放低身份跟他闲聊。

    “哦,你杀过不少人?那么应该很有经验吧?”庄岚无动于衷,任凭娄八的眼神在他胸前扫来扫去。

    “杀人嘛,起先很不适应,后来就正常了,跟踩死一只蚂蚁差不多。”娄八回答他道,如果这个女人能让他**一夜,让他去杀黄势恐怕都会答应!

    “很好,那你帮我杀个人吧?”庄岚取出一副画像,那实际上是一张灵图,灵纸上的墨迹还没有干,分明是刚画完不久。

    “这是……”娄八看到画像后目光一顿,这个人十分面熟,但一时却想不起来,实际上这就是庄岚的本来面目,只不过他画工太差,而且故意画得不像,所以娄八很难分辨。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夫,如果你能杀了他,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庄岚说着把画像递了过去。

    “真的?”娄八迫不及待地接过画像,两只眼睛更是突然放光,盯着庄岚的胸口肆无忌惮,他知道千叶贞初来乍到,在虞州城没有人脉,就算有实力杀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否则被法衙的法修盯上,免不了要被绳之以法,所以只能找人出手。

    “这个人到底是谁?我现在就去做掉他!”娄八盯着画像说道。

    “你应该认识的,黄势带着人去巡查灵田,因为油菽丰收无望,所以要把他娘带走做人质,在他抗议阻拦的时候,你亲手打了他一顿。”庄岚静静地说道。

    “是他?”娄八终于想起了什么,但似乎意识到什么不对,那时候的事,千叶贞怎么会知道?

    一股危机感油然而起,就在娄八蓦然心惊的时候,他手zhong的灵图出其不意,灵墨幻化成一把尖刀刺进了他的胸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