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血腐蛊
    这种雨叫做“殇泱”,它是天然界极其稀有的水源,比人的眼泪还要珍贵。

    殇泱水既然出现,说明祭礼已经触动了某种天业,庄岚连忙取出一只空坛摆在坟前,继续行使他的祭礼,那些雨水果然十分怪异地全部飘进了空坛当zhong!

    随着礼仪的进展,雨水也越来越大,当整个祭礼已经完成的时候,雨水也彻底停了,天空再次恢复晴朗,而庄岚的面前,那只空坛已经被雨水灌满。

    殇泱水在炼丹、炼酒、炼墨等诸多领域都有极高价值,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种材料,没想到通过礼经的祭礼,能够接引到这种天然圣水。

    他把酒坛封好收进袖袋,对着养母的坟最后一拜,然后转身离开了山坡。

    “庄师弟,怪不得找不到你,原来你住在山下!”庄岚正要往回返,却看到毕少镛从山顶上迎面走来,这一刻顿时令他心生警觉,因为毕少镛从来没有拜访过他!

    “毕师兄,你怎么会来找我?”庄岚故作平静地问。

    “哦,我一直想来看望师弟,可惜不知道你的住处,只记得你在城外种地,这个地方实在太难找了。”他边说边走,很快来到了庄岚跟前。

    庄岚暗哼一声,他分明是不速之客,来这里必然有所图谋,好在这个地方很偏僻,他费了不少时间才找到这里,所以刚才的祭礼没有看到。

    “师兄有何贵干?”庄岚依然不动声色,毕少镛比他大了十岁还多,修为更是业徒六层,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跟对方动手。

    “呃……区区一个月,师弟居然进阶了?”毕少镛察觉到庄岚已是业徒四层,不禁感到一阵诧异。

    “跟师兄相比,还是望尘莫及。”庄岚不紧不慢地回答。

    毕少镛干笑一声,从袖袋内取出一只酒坛说道:“zhong阳节到了,庄师弟要祭祖吧?我没有什么好送的,白云间以炼酒为业,就送你一坛酒吧!”

    “噢?”庄岚蓦一皱眉,毕少镛给自己送酒,实在是耐人寻味,他现在可是白云间坊主,没有特殊的目的,是绝不可能这么做的。

    “怎么,庄师弟是瞧不起我的酒么?”毕少镛见庄岚没有收下,立刻补上一句。

    “哦,当然不是,师兄亲自来送酒,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庄岚终于把酒坛接了过去。

    “既如此,我们二人对饮一杯,今后如果师弟喜欢,可以随时到白云间喝酒!”毕少镛十分豪放地说道,手zhong早已取出两只酒杯,目光坚定地看着庄岚。

    庄岚隐隐感觉到一股寒意,似乎他不喝这杯酒,毕少镛立刻就会翻脸。

    短暂的一阵沉默,他终于打开坛盖,把两只酒杯斟满酒液。

    酒液斟满的刹那,他才意识到其zhong奥妙,毕少镛送给他的这坛酒zhong,溶解了一种极其少见的蛊卵,它叫做血腐蛊,这种蛊的寿命极短,它在一个月内就可孵化,然后释放剧毒腐化宿主。

    血腐蛊的蛊卵溶解在酒液zhong,普通人根本无法察觉,但却逃不过巫师的念力,那么毕少镛的意图就很明显,他想用这坛酒试探庄岚,看他到底是不是巫师!

    如果庄岚不喝,身份立刻就会暴露,毕少镛必然会出手将他生擒或置于死地,如果他喝下去,最多不出一个月,全身血肉就会被血腐蛊剧毒腐化得一干二净!

    “果然是来者不善!”庄岚暗惊不已,他没有想到毕少镛竟然归附了那个巫师,亦或是那个巫师已经控制了他,无论怎么样,整个白云间必然已被外人操控。

    “庄师弟,喝呀?”毕少镛先干为敬,把一杯酒全部喝了下去,尽管他的酒杯里也有蛊卵,但肯定是有解药,所以不会死于血腐蛊的剧毒之下。

    庄岚略一迟疑,把酒杯举到嘴边也一饮而尽!

    “好,庄师弟真是爽快!”毕少镛狂笑一声,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直到对方已经走远,庄岚才爬到山顶,在一块巨石上坐了下来,然后一口接着一口,把毕少镛送来的那坛酒喝得精光。

    一只成年的血魇蛊,都远远不是天蚩蛊的对手,几只血腐蛊的卵更不可能造成威胁,正好天蚩蛊可以用它们填饱肚子,这种蛊卵十分罕见,论价值的话比许多灵血还要昂贵。

    但血腐蛊寿命太短,不适合作为战蛊长期豢养,只能作为尸蛊用来害人。

    庄岚基本上能够断定,杀死白空远的就是那个巫师,他的目标就是白家祖传业术混阳诀,而且他一定是为国士社效力,因为对巫师来说,混阳诀根本没有用处。

    国士社不断为大昶国搜集财富和各种上乘业术,只是令人不解的是,他们对白空远的底细怎么如此清楚,混阳诀这门业术,连白云间的弟子都没有听说过。

    酒液喝干之后,庄岚把空坛直接扔到了山底,实际上对付血腐蛊,他还可以用刺魂咒将蛊卵杀死,只要它不能孵化,剧毒就无法释放,对宿主也就没有任何威胁。

    “哼,既然想把我置于死地,我就换个身份跟你斗一斗!”庄岚催动镜悉拟容术,把自己变成为一个胖子,身上的农装也随之改变,在奇幻秘纹的作用下变成为商袍。

    装扮成商修的庄岚,再次回到了码头,并且走进了白云间!

    “客官,你要喝酒?”酒坊的小厮早就换了,庄岚根本不认识他。

    “嗯,把本店最好的酒给我来一坛!”庄岚端端正正地坐到桌前,口气相当自负。

    “酒来了,一百八十业币。”小厮动作麻利,很快端上来一坛酒,并站在跟前等他付账。

    “我没有钱,把你们坊主叫来!”庄岚高声吩咐道。

    小厮不敢怠慢,连忙跑回去汇报情况,说有人买酒不付钱,毕少镛听到后迅速从酒坊赶了过来。

    “客官,付不起钱的话,最好不要来喝酒,我们白云间从不赊账。”毕少镛语气冷漠,对于不相干的人,他绝不会有半分施舍,这才是他的本质风格。

    “我没有钱,但是有你感兴趣的东西。”庄岚说着,也取出了一只酒坛。

    “噢,你有什么东西能让我感兴趣?”毕少镛在酒坛上扫了一眼,目光zhong透出鄙夷,如果这里面装的是酒,他立刻就会把人轰走,因为白云间最不缺酒。

    “自己看。”庄岚把坛盖打开,露出了满满的一坛清水!

    “这是……殇泱水!”毕少镛一声惊呼,语气顿时发生转变,脸上的鄙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恭维和谄笑,因为他知道,殇泱水能够提升酒的品质,让他的业术发生突破!

    “要的话你就开价,否则算我白来。”庄岚迅速盖上坛盖,直截了当地道。

    “三十万,怎么样?”毕少镛急切地道。

    “哼,免谈!”庄岚把酒坛收回袖袋,起身就要离开。

    “五十万!”毕少镛连忙把他拉住,脸上因为肉疼而略有抽搐。

    “成交!”庄岚不再迟疑,点头答应了这笔交易。

    毕少镛于是探手入袖,在桌面上摆满了一大堆业币!

    庄岚把这些业币全部收进袖袋,酒坛顺手放在桌面上,这才大摇大摆地走出酒坊。

    这场交易太过仓促,前后不过一小刻时间,许多酒客目睹了整个过程,平心而论,五十万买这么多殇泱水并不吃亏,但是当毕少镛满怀喜悦地再次打开坛盖的时候,面色顿时蓦然大变!

    酒坛内并不是殇泱水,而是普通的泉水,它刚才被调包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现场有那么多酒客,却没有一个人察觉到酒坛被调包,因为这明明就是装殇泱水的那只酒坛,酒坛的样式可以相同,但那上面的业息绝对无法代替!

    殇泱水蕴含着独一无二的特殊业息,庄岚在打开坛盖的时候,故意把殇泱水溅出了一滴,让它在酒坛上留下痕迹,这不经意间的举动,就是为了给所有人留下印象,让他们确定装殇泱水的酒坛只有一个,因为殇泱水滴在十几瞬眨就会蒸发,所以是无法提前作弊的。

    没有人能够想到,这个体态丰腴的胖子,根本不是什么商修,而是一个窃贼!

    他把酒坛收回袖袋的刹那,用司空手把水滴转移到了另一只酒坛上,这只酒坛内装着他早就准备好的普通泉水,只不过水滴的位置无比精准,所以没有人能够看出破绽!

    在发现被骗的刹那,毕少镛勃然大怒,把酒坛往地上摔得粉碎,然后夺门而出就要去追赶那个奸商,可惜他找遍了整个码头,都没有找到那个胖子。

    从出门到发现被骗,不过是几个瞬眨,然而当毕少镛冲出去,对方就已经失去踪迹,这显然是精心设计的一个骗局,而且对方手法精妙,让他防不胜防,除了暗生闷气之外,毕少镛毫无办法。

    庄岚此刻变成了老叟,身上穿着猎户业装,毕少镛刚才数次经过他的身旁,却对他视而不见。

    五十万业币是一笔巨额财富,他现在终于有钱买灵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