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渔江傲
    足足五天之久,庄岚才把季常公的传授倾听完毕。

    “不错,你的领会能力远超我的预料,实在是不世之材!”季常公无比惊叹地赞道。

    庄岚从浩繁的业经zhong回过神来,他之所以能够领会如此神速,完全是凭借魂力雄厚,天蚩九诀zhong有一种独门业术叫合魂咒,它能把各种业诀深深地印刻到脑海,然后在意念zhong不断推衍和领会。

    “谢前辈教导,晚辈修为太浅,许多玄奥只能囫囵吞枣,留待以后再慢慢参化。”庄岚再次躬身。

    “嗯,我也累了,下面还有许多书,你想看的话就随便看,我要回去休息了。”季常公打了个呵欠,转身把书架向后一推,墙面上出现了一扇门户,他纵身一跃便走了进去。

    庄岚连忙跟上,进入门户一看,这里果然别有洞天!

    “藏经阁还是老样子,都一千多年了,没增加几本像样的书。”季常公边走边说,

    庄岚却暗喜不已,这些书明显比外面那些胜过许多,这才是集贤书院收藏的精品之作,没有掌老的特殊允许,是不可能进来这里的。

    “对了,你如果愿意,就跟我来最后一层,这是我亲手收藏的一件作品,它是范希wen的真迹渔江傲,你虽然修为尚浅,但能够观摩一番也大有益处。”季常公说完,在墙面上打开第二道门,带领庄岚走了进去。

    庄岚几乎激动得心潮澎湃,集贤书院的镇宗之宝,就这么容易就看到了!

    这一层面积很小,除了一座石碑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但石碑上散发着一股雄厚的墨力,让人情不自禁产生一种压迫之感!

    范希wen的檄帖真迹,这是一首律经,檄牌上有他的印鉴和落款,仅仅从“渔江傲”三个字上,就足以让庄岚驻足良久,都看不透它的意境能有多远!

    无论是书简还是碑wen,其zhong都蕴含着意境,境界太高的碑wen,修为和造诣达不到是根本无法参悟的,就像这首渔江傲,它的意境至少有十几层,而庄岚竟然连第一层都领悟不透!

    领会意境,需要施展业力融入到书简或碑wen当zhong,这就要消耗书简或碑wen当zhong的书元,等书元耗尽的时候,它内部的灵墨就会挥发,书籍也就废了,所以书简和碑wen必须存放在书房当zhong,吸收天地业炁保持活性。

    范希wen的渔江傲碑帖,更是保存的十分完美,它的地下恰好是一条灵脉,可以不断从灵脉zhong吸收业炁保持活性,所以碑wenzhong的书元十分充沛。

    “你慢慢看吧,我要进去睡了。”季常公说完之后,嗖的一声钻入到碑帖当zhong,碑面上只留下了一层涟漪!

    “前辈居然睡在这里?”庄岚无比吃惊地说道。

    “嗯,除了你之外,还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所以不能对任何人讲。”季常公的声音从石碑内部传了出来。

    “啊?连书院的掌老都不知道么?”庄岚更加惊奇。

    “他们天赋太差,最高的一个才领会到第三层境界,那根本看不到我,我之前伤势太重,又不敢出来活动,所以一千年来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

    “哦,晚辈知道了,不能对任何人说。”庄岚答应道。

    “走的时候记得关门,无涯这个孙儿太放肆了,居然把我的祖训不当回事,前几天来的时候忘了关门,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闯入密室,后果不堪设想。”

    季常公说完之后,再也没有了声息。

    庄岚于是静下心来,全力以赴参详这首渔江傲!

    两日之后,他不得不轻叹一声退了出来,要想领悟这种诗wen,修为和天赋缺一不可,他现在仅仅是业徒四层,业力根本无法渗透到碑帖深处,能领会的只是最表层的一点神韵。

    然而即使如此,他也已经受益匪浅!

    合魂咒把许多他暂时无法领会的意境记忆下来,只要业力修为提升上去,这些意境就能够付诸实践,渔江傲的神韵哪怕只学会了一点,就远比那成堆的凡书厉害得多!

    “在藏经阁居然待了一个月?”庄岚出来后,季无涯不禁皱眉,普通人的魂力,在藏经阁最多待七天,七天七夜连续不断地看书,出来后必然神情恍惚,目光呆滞。

    而庄岚不但精神充沛,双目之间更是神采飞扬,整个人的气质都跟之前判若两人!

    这是因为他参学了礼经,尽管没有刻意施展,但举手投足之间,会不经意流露出一种特殊的气质!

    “多谢前辈,弟子这次在藏经阁受益良多!”庄岚恭敬地道。

    “嗯,你见过渔江傲了?”季无涯语气平静,但目光十分犀利。

    “啊?是的……”庄岚大吃一惊,季无涯根本没有忘记关门,他似乎是故意的!

    “你很诚实,我故意不关门就是让你看到。”季无涯点着头说。

    “为什么?”庄岚不解地问。

    “因为我想验证一个猜想,你跟千叶归根是不是一伙人,来集贤书院的目的是为了窃取渔江傲,但结果令人欣慰,你不但没有偷渔江傲,连其它书也没有动,只是安分守己地参阅。”季无涯慢慢解释。

    “我当然不是!”庄岚哭笑不得,季掌老简直太谨慎了。

    “没什么好笑的,我不得不如此谨慎,因为千叶四人是大昶国的国士,他们既然来到了虞州城,一场潜在的危机恐怕已经开始酝酿。”季无涯面色严肃,眉头也紧紧蹙起。

    “国士?”庄岚大吃一惊,他刚刚在藏经阁听到了忍者,如今又听到了国士!

    “不错,大昶国的国士社,是一个专门搜集财富和消息的组织,千叶师徒四人就是国士社的成员,他们来自于大昶国,头上佩戴的额带就是身份象征。”

    “原来如此!”庄岚心念急转,既然也是大昶国的组织,想必也不是什么善类,只是不知道国士社跟忍者有什么关系,他们来虞州城又有什么目的。

    “国士社心狠手辣,了解他们的人少之又少,如今他们在虞州城出现,而且一出现就把矛头指向了集贤书院,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兆头,后面必然还有更大的阴谋!”

    “据史书记载,瀛海大战之后,大昶国的势力不都逃走了么?国士社和千叶家的人怎么还会出现?”庄岚低声问道,他故意说史书记载,是为了避免把季常公说出来。

    季无涯道:“瀛海之战发生在一千多年前,当年逃走的势力,早就已经回归了,而且大昶国位于瀛海深处,东溟诸国的业修总不能日夜守在那里,所以他们是杀不尽的。”

    “那怎么办?我们在明,国士社在暗,只能等对方找上门来?”庄岚愤恨地道。

    “目前的局面,我们只能按兵不动。”季无涯叹了口气。

    庄岚突然觉得,季掌老对自己亲近了许多,否则不可能跟他说这些隐秘。

    他似乎看出了庄岚的想法,于是顿了片刻说道:“千叶四人依然在虞州城,无论他们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但以国士社的风格,你挫败了他们,必然会被记恨在心,报复你是早晚的事,所以你暂时不能离开集贤书院,否则必有杀身之祸。”

    “请前辈指点!”庄岚恳求道,他自己心里也很惶恐。

    “如果你愿意,就到我的门下当弟子吧,虽然我不知道你师出何门,但修为毕竟比你要高,当你师父并不过分,只不过我不会强行让你修炼什么,这只是一个虚名,为了便于你安身保命。”

    “弟子求之不得!”庄岚连忙行了大礼,正式成为季无涯的寄传弟子!

    寄传弟子连外门弟子都算不上,它只是名义上的师徒关系,没有内在的业誓关联,季无涯没有义务传授给庄岚任何业术,也不能通过授业解惑从庄岚身上获取业力。

    “师哥,这下好了,你以后可以常住在集贤书院了。”韩瑜得到消息后,立刻赶来向庄岚道贺。

    “还请师妹多多关照!”庄岚心情大好,现在不但性命有了保障,而且有了固定住所,可以安心地修炼业术,唯一不便的是,除了韩瑜之外,他在任何场合都要施展拟容术。

    “师哥言重了,以你的天赋,哪里需要我来关照!”韩瑜笑着说道。

    庄岚看着她愣了片刻,此时的韩瑜,完全改变了女扮男装,声音也恢复了她原本的女声,她的音纹超凡脱俗,听她说话简直如沐春风,再加上这一颦一笑,实在是迷人之极。

    “你盯着我作甚?”韩瑜轻声笑道。

    庄岚连忙收神,把目光投向远处,他们一直在山上闲逛,此刻正好来到了山顶,山脚下就是虞江码头,白云间的酒桌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淡淡的酒香不断从对面飘散而来。

    二人倚背而坐,纵论天下古今、历代鸿儒,吟诗诵wen狂抒胸臆,直到夕阳落山,江面上粼光闪耀,把山顶上都映得彤红一片!

    由于韩瑜的陪伴,庄岚在集贤书院度过了一段快乐时光,从小到大,他从来都没有如此放松过,借助于诗wen这个媒介,他可以毫无顾忌地把喜怒哀乐宣泄出去。

    “师哥,你的诗意zhong充满悲愤和怒恨,是不是有过什么挫折?”

    庄岚念及养母,声音略有凄然:“因为交不起地租,我娘被抓去当人质,最后活活饿死了。”

    “怪不得,你的大悲赋能够达到那种境界,原来是情之所至!”

    “总有一天,我会讨还这笔血债!”庄岚望着远处的江面,暗暗地攥紧了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