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国士社
    “小岚哥,我家的藏书虽然多,但跟集贤书院还是不能相比,尤其是藏经阁有一件镇宗之宝,你要是有机会能够见识就好了,但那是藏经阁的禁地,只有三位掌老才能进出。”

    “什么镇宗之宝?”庄岚突然有了兴趣。

    “是一座碑帖,上面刻着渔江傲,那是五千多年前,一代巨儒范希wen亲笔书写的律经檄牌,无论是书法还是诗意,都达到了极高的境界。”

    “范希wen的真迹?”庄岚倒吸一口气,韩瑜家有不少史籍,庄岚自然知道大名鼎鼎的范希wen,那可是一代业宗,他的诗wen摹本都万金难求,真迹更是无价之宝。

    业徒、业士、业匠,修为不同笔力也不相同,业徒只能用灵纸书写,最多可以做到力透纸背,业士则可以在玉简、木简、骨简上书写,笔力能够达到入木三分。

    在灵纸上wen字无法长期保存,因为灵墨在一定时间内会逐渐挥发掉,所以古籍都是用书简保存,而且不能把书简长期存放于袖袋当zhong,因为那里面是个封闭空间,只有存放于书房当zhong,书简才能吸收天地业炁保持活性,也就是所谓的书元。

    每次阅读,书简zhong的书元都会被消耗,如果得不到业炁补充,书简内的灵墨也会很快干涸,所以名贵的书籍都用书房存放,并且书房内还会布置能够聚集业炁的阵石。

    至于碑帖,只有业匠以上的修为才能书写,碑帖不但能够长久保存,而且加注灵墨可以无限次的使用,不像檄帖那样只能用一次。

    “我也没有亲眼见过那座碑帖,因为如果修为不到,见了也根本没用,但是小岚哥如果能见一见,或许会受益匪浅。”韩瑜解释道。

    “唉,不敢奢望,我只是被收留几天,并不是集贤书院的弟子,掌老们不会让一个外人看的。”庄岚打消了贪念,他可没有胆量触怒季无涯这样的业士高手。

    在集贤书院的墅阁,庄岚和韩瑜离开后,三位掌老便议论起来。

    “师兄,集贤书院从未跟人结过仇,怎么会有人上门挑战?”

    “是啊,千叶家到底什么来路,按理说实力这么强,理应不会籍籍无名。”

    两位掌老平时潜心学问,连说话都很少开口。

    “之所以看不出门路,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是琅琊国的人!”季无涯肃然说道。

    “啊?”两位掌老恍然吃惊,外国的儒修到琅琊国做什么!

    “早年的时候,我也曾经游学四方,最远的地方到过大昶国,那是一个极度好战的岛国,为了获取庞大的资源,他们成立了国士社,从各职业当zhong选取优秀精英作为国士,并派遣到周围邻国,吞并当地的势力,建立自己的组织。”季无涯缓缓道。

    “国士社?是暗藏在其他国家,为大昶国搜集珍宝和财富的秘密组织?”

    季无涯点点头:“是的,他们头上的额带都绣着樱花,樱花的颜色和花朵数量,代表国士的身份和地位,在异国他乡当zhong,如果见到这种额带,国士社的成员就能认出对方。”

    “千叶家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季无涯目光微沉:“千叶家族在大昶国声名显赫,他们的血统极其高贵,家族备受皇室恩宠,至于来琅琊国的目的,必然是为了搜罗儒家墨宝,而我们集贤书院的渔江傲碑wen,是一代巨儒范希wen的真迹,我想他的真正目的就在于此!”

    “真是用心险恶,他们这次大败而归,绝不会善罢甘休吧?”

    季无涯点点头:“真正可怕的是千叶归根,我们不知道他的实力,也不知道在虞州城是否还有其他国士社的成员,但也不必太过惊慌,毕竟虞州城是我们琅琊国地盘,他不敢轻举妄动。”

    “千叶归根之所以没有亲自挑战,是因为他只有一个人,而我们是三个。”

    “他的目的只是重创集贤书院的声誉,所以用三个弟子就够了,但是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了一个庄山风,这个人的手法简直诡异莫测,我都没有看出他的路数。”

    季无涯道:“韩瑜的身份已经够神秘了,如今又来了一个庄山风,他到底是敌是友,我都已经分不清了。”

    “一个晚辈而已,就算天赋出众,也不足以对集贤书院构成威胁吧?”

    “那可未必,如果他也是国士社的人,跟千叶归根只是演了一出戏,那么混进集贤书院就一定有目的!”

    “藏经阁密室他是根本进不去的,不如借此试探他一番……”

    第二天,庄岚独自去了藏经阁,韩瑜本来约好跟他一起来,但是突然被季掌老叫走,说是有一堆诗稿要她尽快整理。

    藏经阁在圣贤山顶,那里有一座古老的坟墓,是集贤书院开派祖师季常公的安息之地,藏经阁就是这座坟墓的主体,它的底层有一间墓室,里面埋藏着季常公的遗骨。

    就算集贤书院的弟子,一年也难得进入藏经阁一次,只有达到了一定成就,或者对宗门做出了巨大贡献,才能获得这项殊荣,而庄岚正是因为挽救了集贤书院的声誉,才会受到如此礼遇。

    藏经阁只有一层,但是面积广阔,整个山顶几乎都被围了起来。

    围墙是用极强坚硬的黑银材料进行建筑,墙体内部镌刻了密密麻麻的防御秘纹,这是造诣极高的工家业修才能建造出来的门户禁制,可见藏经阁当年也是耗费了巨资才能完工。

    门户上有一道秘纹锁,一旦输错秘纹极有可能被困在里边,这里是机关重地,门户四周必然遍布陷阱,所以如果乱闯的话,基本上是有死无回。

    庄岚来到门前,看着秘纹锁沉思片刻,他不知道以苏魅的修为,能不能打开这道禁制,妙手门三大绝学之一的妙手破,就是专门破除禁制,那才是妙手门的真正绝学,但苏魅并没有教给他,因为领会妙手破绝非一日之功,而且有些高奥的业术需要师父当面传授。

    但庄岚也不需要用妙手破打开这道门,他手里有一张印帖,这是季无涯交给他的,把印帖贴到秘纹锁上,门户啪的一声自动打开,庄岚顺利走了进来。

    藏经阁zhong没有一个人,宽阔的大厅内堆满了各种书籍,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因为一张印帖只能进出一次,门户现在已经关闭,庄岚出去后就再也不能进来了。

    然而他在书架上只是随手一翻,便毫无兴趣地放了下去,一连几本都是如此,并不是这些书不好,而是相对于韩瑜家的收藏,这里的书虽然多了百倍不止,但可惜很少有上乘之作。

    韩瑜家的书籍,几乎本本都是经典,所以才招致大量的虫蛀,藏经阁的书胜在数量多,但多数都是泛泛之作,已经参习了移花劫、方天帖、圣言术这些业术的庄岚,自然对普通作品看不上眼。

    “怎么会这样?怪不得他们这么大方,让我在藏经阁里随意翻看。”庄岚这样想着,已经走到了藏经阁最后一个角落,那里有一个书架,上面的书太多了,几乎快要把书架压塌了。

    他走过去正要整理一番,没想到刚一伸手,从书堆里突然跳出一只半寸多高的老叟,把他吓得连退数步!

    “你……你是谁?”庄岚慌然问道。

    “你又是谁?为何打扰老朽休息?”老叟叉着腰叱问。

    庄岚不敢轻视这位老叟,尽管他只有半寸多高,跟他的一个指甲差不多大,但是身上散发着强猛的业息令他不敢直视!

    “晚辈庄岚,被允许进入藏经阁看书。”庄岚尽量放低姿态,不去触怒这位不速之客,他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进来藏经阁之前,季无涯根本没有说这里面还有其他人。

    “那么多书不够看么?为什么要来这里打扰我睡觉!”老叟依然怒气未消。

    “实不相瞒,其它的书都很平常,我想找一些更好的书看。”庄岚实话实说。

    “哼,好大的口气,这些书都很平常?”老叟冷笑着道。

    “对普通弟子来说,应该足够用了,但是我需要更上品的。”庄岚回答道。

    “你很与众不同么?如果接得下我一招,我就带你去找更上乘的书籍。”老叟做出一个进攻的姿势。

    庄岚暗呼这里果然另有机关,因为藏经阁他都已经看遍了,根本没有什么上乘书籍,老叟既然说有,那说明一定是放在隐秘的地方。

    “好吧,晚辈斗胆接前辈一招!”庄岚答应了对方的要求,手指悄然伸进袖袋,用指尖在瀛汐砚内蘸了一层灵墨。

    “那你看好了!”老叟双手相合,十指之间结出了一个繁杂的印诀。

    庄岚对这种印诀十分陌生,但从业息上判断,它必定也是儒家业术,然而手法上既不是灵图,也不是书法和诗wen,而是完全独立于这三种业术之外的另一种体系。

    “究竟是什么高招?”他带着疑惑,手指也从袖袋zhong退了出来。

    “嗯?附墨指!”老叟惊疑一声,他看到庄岚的指纹已经被灵墨染黑,在业力的激发下,丝丝墨线散发出来,极富灵性地在他指尖不断缭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