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挺身而出
    “集贤书院……败了!”季无涯叹息一声,对方之所以敢来挑战,果然还是有实力的。

    “承让,但还有一局,恳请诸位指教!”千叶归根并不罢休,他说过三局三胜,可以另外追加一个要求。

    此时此刻,季无涯面无表情,集贤书院近千年的美名即将毁于一旦,作为本门掌老,他的责任不可推卸,但可惜儒家长期秉承以礼治学,对方目前要的只是业匾,还没有把集贤书院逼上绝路,他心里纵使有一腔怒火,也不好把千叶归根强行赶走。

    韩瑜看到了师父的怒意,立刻走过来说道:“最后一战让弟子出场,借以验证我这几年的诗wen进步到底多大。”

    季无涯默一颔首,答应了他的请求。

    整个集贤书院,也只有韩瑜最有资格挺身一战,因为他的音炁业纹贯通全指,达到举世罕见的九匝!

    主修诗wen的儒修,音纹炁感如果强大,业术的威能将会平增三分!

    庄岚坐在最后边的角落,通过其他人的议论,对韩瑜的天赋有了进一步了解,他更加希望韩瑜能够取胜,毕竟对他来说,目前只有两个朋友,一个是苏魅,另一个就是韩瑜。

    “在下千叶落,多多指教!”千叶家的最后一个弟子出场,他衣着华服,谈笑风生,眉宇间透着毫不掩饰的才气。

    “在下韩瑜,请!”韩瑜不卑不亢,淡然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仪态之端庄丝毫不输千叶落,而且更有一种纤尘不染的沉静风范。

    这是能给集贤书院挽回一点脸面的最后一战,书院的业匾已经输了,如果连最后一局也输掉的话,无疑会是集贤书院的奇耻大辱,从今往后所有弟子都会活在这种屈辱之下。

    所有人的期望都在韩瑜身上,这个天赋超群的师兄平时喜欢独来独往,只有在季掌老繁忙的时候,他才会代替师父跟师弟们切磋,见识过他才华的人,无不为他的风采所折服。

    比赛方式很简单,两个人不受题目局限,各人用自己造诣最高的诗wen一较高下,这种诗wen既可以是古代的圣贤之作,也可以是自己创作的诗篇,只要意境超过对方,自然就可以取胜。

    韩瑜不敢大意,他把灵纸、灵墨相继取出,用灵笔开始誊写诗稿!

    这一环节没有时间限制,因为真正对战的时候,檄wen是早就写好的,之所以让他们在现场书写,是为了避免双方作弊,用别人的作品来参战。

    庄岚此时才知道,韩瑜一大早去买灵纸,原来就是为了这一场决战做准备,一张精品灵纸价值数千业币,也只有开战的时候才会使用,平时练习用上品灵纸就已经很贵了!

    千叶落也不慌不忙,在他的灵纸上誊写诗稿。

    稍刻之后,二人相继完成停笔,真正的决斗开始了!

    韩瑜单指一挑,诗稿在他面前腾空而起,一篇俊逸的wen字在纸面上溢光流彩,并散发着淡淡香息,他用的正是庄岚的那块乌熏芳墨!

    众目睽睽之下,韩瑜的业力骤然爆发,他的音属性业纹把这篇wen字缓缓散发出去,铿锵的声息直冲云霄,诗wen的内容俨然是上古名篇“踏剑行”!

    韩瑜显然把“踏剑行”的意境领会到了极高境界,每一个wen字、甚至于每一道笔画,在业力的催动下都能幻化出一把剑,向着对面的千叶落飞射而去!

    千叶落更不怠慢,诗稿迅速祭向空zhong,凝聚业力将它的意境催发出去!

    一声高亢的诗音凌空响起,这是他亲自创作的一篇诗wen,诗名叫“日光颂”,随着诗意的施展,一轮烈日悬挂当空,它散发的光芒把袭来的剑气全部化为泡影!

    踏剑行是上古名篇,其威力绝非普通的诗wen可以相比,但要充分领会出踏剑行的至高意境,绝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它需要极高的天赋和学识积累,韩瑜能够做到如此成就,就已经令众多儒修望尘莫及了。

    而千叶落的日光颂,其磅礴之气简直令人无法直视,闪耀的光芒并没有让人感到温暖,而是一股发自心底的不寒而栗!

    “金戈铁马,剑吞万里。横空一杀,遍地绝殇!”韩瑜把踏剑行最经典的名句推送出去,诗意顿时达到巅峰,刹那间风云色变,无数剑雨向千叶落头顶的日轮席卷过去!

    日光顿时黯淡下来,整个天地为之悸动,上古名篇的气势的确名不虚传,千叶落步步后退,额头上挥汗如雨,嘴角处有一缕浅浅的血丝渗透出来!

    “大日不落,光照苍穹。万物受伏,唯我独尊!”

    日光即将熄灭的刹那,千叶落也把诗意推送到极限,这一声嘹亮的诗音犹如天外飞歌,日轮在高亢的诗音zhong砰然绽放,无数光芒化作涛流,将所有的剑影尽数湮灭!

    尘埃落定,赛场一片寂静,千叶落嘴角的血迹清晰可见,但只是服下了一粒疗伤丹,便再次从容淡定,恢复了之前的翩然风采。

    韩瑜面色惨白,她的指纹已被震伤,血迹沿着指尖滴落下来,令人震惊的是,随着这一场声势浩大的诗wen决斗,韩瑜的真实身份被显露出来,她竟然是位少女!

    “弟子无能,令师门再次蒙羞!”韩瑜走到季无涯身前低头自责,她的业纹已经受创,短期内再也没有出战能力,而千叶落的内伤并无大碍,一枚疗伤丹就能压制伤势。

    季无涯摇摇头,他并没有责备韩瑜,因为她已经竭尽全力,然而对方实在太强大了!

    “承让,三局三胜,按照之前的约定,集贤书院从此要改名为千叶书院。”千叶归根起身作礼,目光zhong多了一分狂傲。

    季无涯淡默如水:“技不如人,本门愿赌服输,本门的业匾从此换掉便是,不过阁下还有一个要求是什么?”

    千叶归根淡笑一声:“也没有什么,只是随口提的一个条件罢了,我的主要目标是三场全胜,仅此而已。”

    顿了一顿,他突又说道:“不过既然提了条件,那就把这个机会交给落儿吧,我想他不会有什么太过分的要求。”

    千叶落点头答应,他缓缓地走向韩瑜,略一躬身说道:“在下的要求是,得到姑娘头上的一根秀发,还望姑娘成全!”

    此言一出,全场立刻哗然!

    没有人想到,千叶落不要集贤书院的珍贵藏书,而是要韩瑜身上的一根头发!

    但是季掌老的脸色顿时铁青,韩瑜更是紧咬牙关,受伤的手指也微微颤抖!

    一根头发看似平常,但是在礼仪至上的儒家来说,这意味着一个约定,那就是定情!

    “真是放肆,大庭广众之下求婚,这是轻薄还是调戏?”

    “翩翩君子,做出这等不顾礼仪的事!”

    “他这么做,无非是用另一种方法羞辱集贤书院!”

    “韩瑜要是答应他,显得自己太低廉了,要是不答应,集贤书院的信誉将荡然无存!”

    “可恶,千叶家这几个人是何方神圣,他们跟集贤书院有仇么?”

    众人议论之际,庄岚眉头深锁,他终于想到了那个不对劲的地方,韩瑜的身上始终有种气息,他之前没有注意,现在回想起来,那分明就是少女的气息!

    原来她这么多年一直女扮男装,并且利用音属性业纹把口音也扮成了男声,所以她平时不带书童,因为男女毕竟有别,而如果带侍女的话,又显得不伦不类。

    尽管站的很远,庄岚依然能够看清韩瑜的容貌,更何况他还在韩家跟她待过一段时间,韩瑜的秀美足以让任何一个少年为之心动,他女扮男装的用意,可能是为了避免在集贤书院受到太多打扰,因为以儒家的风格,作为窈窕淑女,难免会有好色之徒对她穷追不舍!

    面对千叶落的要求,韩瑜迟迟没有回答,这种艰难的局面,足以让一个少女崩溃,在众人为之愤怒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哼,趁人之危,实在是卑鄙!”

    无数目光聚集过来,庄岚在众人的注视下,小跑着冲向赛台!

    “阁下是?”千叶落略一皱眉,上下打量着庄岚。

    庄岚身披儒袍,嘴上却蓄着两条胡须,看不到半点儒家的斯wen,他直接挡在韩瑜面前,一抹鼻尖说道:“在下庄山风,是韩瑜的表兄,同时也是集贤书院的记名弟子!”

    “记名弟子?你师承何人?”千叶落不屑地道。

    “你傻啊?记名弟子,当然没有老师,我是自学成才!”庄岚漫不经心地道。

    “这里没你的事,不要胡搅蛮缠。”千叶落呵斥他道。

    “怎么没我的事?准许你来挑战,就不许我来?”庄岚气势汹汹。

    “哼?你来挑战?”千叶落更加不屑,庄岚的实力只有业徒三层,这是一眼就能看透的修为,他根本不是千叶三人的对手。

    “不错,作为集贤书院的弟子,我有权参加挑战,比赛不是还没结束么?你们想要业匾,至少先打败我!”庄岚劈腿叉腰,更像是一个痞修!

    “哼,不自量力,我们三个人,随你怎么打都没机会赢。”千叶落很反感地道。

    “你错了,我要挑战你们三个人,不把你们打得满地找牙,我就不是集贤书院的弟子!”

    庄岚一字一句,这句话说出来,所有人的眼珠都被惊得往下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