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强敌千叶
    “抱歉,先登记吧。”门卫倒没有拦他,因为他身穿儒装,但是必须把名讳、师门、阶位这些信息填写下来,门卫才好根据他的身份、修为发放位牌。

    “庄山风,业徒三层,散修。”庄岚这样写道,他没有师门,连名讳都是假的。

    门卫随手丢给他一张位牌,那上面有一个位号,到了之后必须对号入座,然后观摩别人比试,如果自信有能力获胜的话,也可以上场比拼。

    庄岚拿着位牌走进书院,黄势早已经到达赛场,在最靠前的一排位置坐了下来,那里端坐的都是虞州城众所周知的人物,连领主府的少主都到了。

    庄岚的座位,是最后排的一个位置,跟黄势相差太远。

    既然来了,就坐下来静观其变,只要黄势离开赛场,他就能靠近他伺机动手。

    “今年的比试,似乎要精彩得多呀!”

    “儒修三大业术,分别是书法、诗wen、灵图,很少有人能够三业皆精,但只要精通其zhong一门,就足以行走四方了。”

    “不错,集贤书院每年的校庆大典,都会在这三大业术上进行较量,通过比赛选出造诣最高的儒生,借以鞭策其他弟子。”

    “每年的这时候,四处游学的儒生也会闻讯而来,运气好的话,在赛场上拿到一个好成绩,可以从集贤书院领取一份礼金,缓解平时的穷困和落魄。”

    “嗨,游学的儒修,多数都是蹭吃蹭喝,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那可不一定,今年就来了一位业士高手,他带着三个弟子,昨天来到虞州城,向集贤书院的全体弟子发出挑战,如果赢了的话,就把集贤书院的业匾摘下来,换成他的字!”

    “什么?那样的话,集贤书院每年的巨额业力,岂不是都成了他的修为!”

    “哼,这位儒士还说,他的三个弟子分别精通诗wen、书法、灵图,集贤书院的弟子如果能够击败他们,他就会把一件祖传业宝双手奉上!”

    “祖传业宝?其价值不输于集贤书院的业匾,这场挑战也算公平。”

    “师徒四人这是来踢场呀,实在是狂妄至极!”

    “优胜劣汰,本就是各大行业亘古不变的生存法则,技不如人就只能退位让贤,只可惜集贤书院在虞州城也已经一千多年,这么容易就被人击败实在不可思议。”

    “所以,这一次的业比非同寻常,集贤书院最顶尖的弟子都会出来迎战,三位掌老的亲传弟子也会全力以赴。”

    “这么说,韩瑜师兄也会出手喽?他是季掌老的亲传弟子,诗wen造诣冠绝全城,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参加书院业比,因为他不喜欢张扬。”

    庄岚听着别人的交谈,内心不禁暗皱眉头,韩瑜在集贤书院原来如此有名,但他一直有个疑惑,以韩瑜的家世,理应有个书童陪伴左右,像购买灵纸这种杂活,完全用不着亲自去买,让书童去做就可以了。

    上次去韩瑜家,他只看到十几个侍女,并没有书童陪伴韩瑜,这件事越想越奇。

    随着宾客相继落座,整个赛场内聚集了数千人,集贤书院的三位掌老,以及那位前来挑战的游学儒士,带着他的三位弟子出现在了赛台上。

    全场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zhong到了前来挑战的师徒四人身上,因为他们的衣装太奇特了,每个人的额头都扎着一根束带,束带上绣着十分醒目的樱花。

    “在下千叶归根,率三位本家弟子前来贵地,望不吝赐教!”

    儒家以礼为先,对方先行做了手揖。

    “千叶阁下,你真的决定好了,要挑战本门全体弟子?”集贤书院的大掌老季无涯名望深厚,虞州城无人不晓,所以不需要介绍,但是出于礼仪,他也是还了一揖。

    千叶归根郑重点头,并且从袖袋zhong取出一只玉盒,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韩瑜代替师父接过玉盒,季掌老亲手打开,看到了玉盒内装的是一只灵笔!

    “这是千叶家的祖传业宝,名字叫星锋笔!”

    刹那间全场哗然,无数目光被那支灵笔所吸引!

    季掌老对这支灵笔的精纯业息端视片刻,啪的一声合上玉盒,语气凝重地道:“三局两胜,如果你败了,这支星锋笔留下,反之,集贤书院的业匾从此改为千叶书院。”

    “不错,如果三局三胜,可以向对方再提一个要求。”千叶归根说道。

    “好,比赛开始。”季掌老说完,双方退到了赛台两侧。

    第一场比试书法,对方的三位弟子都是业徒五层,出战的叫做千叶忍。

    书法只是基础,真正的业术较量,是使用书法誊写檄帖,也就是所谓的wen檄战帖!

    书法的造诣,决定檄帖的威能强弱,以及书写檄帖的速度,在同等的修为下,速度和威能是决定生死的基础因素,所以敢上来参加决斗的,修为境界至少都是业徒五层!

    但整个集贤书院,年龄低于十六岁,修为又是业徒五层的儒修寥寥无几,这是判断天才与否的一个分水岭,年龄超过了这个层次,修为再高也没有用,因为赛场内铺设了等比秘纹,一个人的年龄通过业纹能够测试出来,为了比赛公平,年龄优势会被消除。

    有些人不信这个邪,以业徒四层的修为上台较量,但是在千叶忍的攻击下,没有人能接得下他的一帖!

    两个四十多岁的儒修,修为高达八层半,在等比秘纹的削弱下,实力降低到五层,但是面对千叶忍,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一招之内就被檄帖打得鼻青脸肿。

    最后,二掌老的亲传弟子魏子期上台,他是集贤书院所有弟子zhong书法造诣最高的一个,修为同样是业徒五层!

    魏子期之所以此时出场,是为了观看对方的手法,寻找他的一些破绽,他作为亲传弟子,在虞州城的书法较量zhong从未遇到过对手,但是今天却眉头深锁,目光zhong异常凝重。

    “魏子期,多多指教!”简单的一个行礼,魏子期和千叶忍几乎同时掣出灵笔,在灵纸上奋笔疾书!

    全场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所有人都希望魏子期能够一举夺胜,挫败对方的锐气。

    刹那间,双方几乎同时停笔,用业力催动檄帖攻向对方!

    “轰”的一声,魏子期的业术是火,千叶忍的业术是雷,两道檄帖势均力敌,强猛的业气在空zhong轰然炸开,业力的余波久久不息!

    金木水火土,雷音风光暗,是天地间的十大元炁,每个人的十根手指都有业纹与之相对,有的业纹炁感极强,有的则偏弱,发动业术的时候,都会倾向于自己炁感最强的一种元炁进行攻击,这样的威能才会最大。

    第一招交手二人旗鼓相当,但他们没有任何停顿,立刻动手誊写第二道檄帖!

    速度依然相差无几,停笔、发动、攻击,雷与火的较量,再次同时灰飞烟灭!

    第三帖、第四帖、第五帖,修为的差距终于体现出来,魏子期的速度越来越慢,一开始只能算毫末之差,但是数次积累之后,差距明显拉大,失败的阴影开始笼罩着他。

    第六道檄帖,千叶忍以绝对优势抢先完成,并且发动了攻击!

    “轰”的一声,雷光迎面而至,把魏子期直接击落赛台,倒在地上血肉模糊。

    季掌老眼睑猛然一抖,声音略显苍白:“第一局,子期输了。”

    “承让!”千叶归根面无表情,仿佛这一切是早已料定。

    几个弟子把魏子期抬下去,第二场比试随之开始。

    千叶家出场的是千叶贞,她是一位少女,整个人似乎是一块寒冰,远远地就给人一种肃杀和冷峻,目光zhong更是没有任何知觉!

    这是至关重要的一局,集贤书院如果再输的话,积蓄了千年基业的业匾就要改头换面!

    千叶贞取出自己的四件wen宝,灵纸、灵墨、灵笔都是精品级别,以她的成就和修为,完全配得上这些名贵wen宝,就连集贤书院的儒生,用得起这些wen宝的也大有人在。

    但是她用的灵砚,是极为罕见的极品!

    千叶贞主修灵图,她出场之后,极其娴熟地把灵笔伸进灵砚,顷刻间蘸饱灵墨,随后在灵纸上龙飞凤舞,用短短的片刻,完成了一幅奇妙的画作。

    她的画看似简单,只是在纸上画了数百朵樱花,但是神奇的效果很快震惊全场,因为那些花在她的业力催动下竟然随风飘舞,用栩栩如生比喻这幅画已经微不足道,那些花完全飞出了纸面,变成了真正的花瓣!

    “不,这不可能!”许多人发出惊呼,但又不得不相信面前的事实!

    所谓灵图,就是画作技艺达到一定水准,可以真正做到妙笔生花,胸zhong的一切都可以用业力抒发出来,一念之间,御图绝杀!

    包括季无涯在内,对千叶贞的这幅画都肃然动容,因为这意味着第二场比试集贤书院又败了,除了三掌老之外,没有人在业士之前,就能把灵图修为达到化虚为实的境界。

    这就是天才与常人的区别,一个天才业修,可以凭借天赋修炼高等业术,从而迅速提升修为,而普通人只能通过勤奋和不断努力日积月累,让业力一点一点地提升上去。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场比试根本没有人来挑战,因为就连那些业徒九层和七十多岁的前辈,灵图造诣都达不到化虚为实,在千叶贞的这幅樱花图面前,每个人都摇头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