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书法
    “天哪,都怪我大意,家父是虞州城的wen官,前几日因公事去了外地,临走前曾经嘱咐过我看好书房,但我不善于打理家务,把这件事给疏忽了!”韩瑜神色慌张地说道。

    “这些书都很贵吧?”庄岚见到书简zhong到处都是诗帖辞赋、wen史地理,每一本书简都很古旧,显然已经保存很多年了。

    “不错,许多书都是祖上传下来的,所以十分珍贵!”韩瑜边说着,边用力扑打书简上面的书虫,但可惜书虫深入到书简内部,表面上只有个针尖大小的细孔,想把它抓出来十分困难。

    “你这样没有用的,必须用业术才行。”庄岚提示道。

    “万万不可用业力,否则会把书简弄坏,所以家父从来不让我插手,这一次是迫不得已!”韩瑜小心翼翼地进行清理,但收效甚微,额头上很快便沁出了汗珠。

    “让我来吧,一天之内保证把书虫全部除掉。”庄岚自信地道。

    “你来?”韩瑜露出惊讶。

    “嗯,我种的油菽也遭过虫灾,幸亏我会一种杀虫的业术,它并不会伤害作物,自然也不会损伤书简。”

    “那太好了,你快试试!”韩瑜急切地道。

    庄岚捡起一捆书简,神念大开之下,把所有书虫尽收眼底,刺魂咒随之施展,书虫被一只只灭杀殆尽,他用手轻轻一晃,大片的虫尸从蛀孔zhong掉落出来。

    “庄兄,你太厉害了!”韩瑜对庄岚的业术叹为观止,尽管他看不出这实际上是巫术。

    “你在这里会让我分神,不如关好门户,让我专心致志地施展业术,这样才能杀得更快。”庄岚是想背着他施展噬魂咒,有旁人在场的话很容易暴露。

    “也好,那就有劳庄兄,清理完了之后告诉我一声!”韩瑜放下一张信灵帖,反手把门关上离开了书房。

    书房内只剩他一个人,庄岚放心地把虫魂一个个吸收,然后捡起第二捆书简继续杀虫。

    以这样的速度,一捆书简很快被清理干净,但韩家的藏书实在太多了,庄岚从午时清到半夜,才终于把这些书清理完毕,而如此持久的魂力输出,让天蚩蛊再次陷入了饥饿状态。

    “这该怎么办?”庄岚暗想着,天蚩蛊帮他炼化了数以万计的虫魂,导致体力骤然下降,而现在还是半夜,韩瑜恐怕早已入定,实在不好意思惊扰人家。

    他突然想起上一次天蚩蛊恢复体力,是因为吞吃了血魇蛊,而现在书房zhong有成千上万只书虫的尸体,庄岚随手捡起一只,用业力把它体内的虫血吸附到指尖,再通过血脉送到魂海,天蚩蛊起初看也不看,但终于还是忍不住饥饿吃了下去。

    原来虫血也能恢复天蚩蛊的体力,只不过书虫的品质太低,对天蚩蛊来说这是最劣质的业餐,只有血魇蛊那种货色,才算得上天蚩蛊的美餐。

    “将就点吧,现在只能吃这个。”庄岚把虫血一点点吸进体内,让天蚩蛊吃了个饱。

    趁着天还未亮,他无所事事,在书房内看起书来,这时候他才发现了一件非同寻常的怪事,那就是他竟然无师自通,掌握了大量的儒家业术!

    细查之后他才知道,他所学会的这些儒术,全都是韩家藏书内记载的内容!

    “一定是那些书虫,它们吃了书,而我融合了虫魂,所以掌握了这些wen典精华!”庄岚恍然而悟,没想到他鬼使神差,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

    第二日清晨,庄岚释放信灵帖,韩瑜很快闻讯而来。

    “哇,真是了不起!”韩瑜看着书房内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书简,里面再也没有一只书虫,对庄岚的钦佩简直无以言表。

    “嗯,现在该教我书法了。”庄岚惦记着他的平安坠,所以想要尽快学会书法。

    “好,现在我就教你,但你可不要心急,书法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想在短期内提高是不可能的,而这也是儒修的基础技能,所有诗wen最终都要用书法展现出来。”

    韩瑜说着,取出了笔墨纸砚等一干物品,从最简单的字体开始,边示范边向庄岚讲解。

    不知为何,庄岚的胸怀zhong像是有种wen气想要挥发出来,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途径,这其zhong就包括书法,经过韩瑜的一番讲解,他似乎幡然醒悟,那股wen气终于找到了宣泄方向!

    “书法呀,要有精气神,你看人人都会写字,但却只有儒修的字堪称书法,而且书法有难有易,越高等的书法,所发挥的儒术威力越大。”

    韩瑜耐心解释,庄岚边听边写,片刻之后,在他面前写出了方方正正的一个字:田!

    “这个字……不,这不可能啊?”韩瑜面色惊疑地看了庄岚一眼,随后伸手向字体上打出一道业力,那个田字砰地一声,化成了一片灰尘四处飞扬。

    “天哪,这……”韩瑜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

    “你……再写一个!”

    庄岚于是又写了一个“火”,依然是方方正正的一个字体。

    韩瑜把业力射向字体,一团火焰腾空而起,刹那间映红了他的脸颊!

    紧接着,他让庄岚写出风、雷、金等字体,结果都是完全一样,字体在业力的引动下能够触发天地元炁,这是书法造诣达到足够境界才能出现的现象,连韩瑜目前都没有达到这一步,而庄岚初学乍练,竟然有了如此成就。

    “真是不公平,我在书法上勤学苦练了十几年,却还比不上你这个刚刚就职的新手!”韩瑜近乎嫉妒地盯着庄岚,他还是想不透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世上莫非真有天才?

    庄岚心知肚明,他的业力是通用的,所以修为上完全能够胜任书法,只不过他所需要的是技巧,而这一点已经通过虫魂掌握了,再加上韩瑜的讲解,一切都像水到渠成。

    “对了,你的字,这是九大古wen之一的方天体,我们韩家收藏了一本古帖,但却没有人练成,你是怎么学会这种字体的?”韩瑜突然说道。

    “方天体?”庄岚低声道,他正是融合了那本字帖的虫魂,才学会了这种书法。

    “不错,方天体极难学会,因为流传下来的字帖不多,而且越高等的字帖越容易受到虫蛀,所以学会的人越来越少,到现在几乎已经绝迹了。”韩瑜解释道。

    “我看了那本古帖,也许是心有灵犀,脑光一闪就学会了。”庄岚编了个谎。

    韩瑜接连惊叹不已,他甚至开始劝说庄岚,让他以后弃农从wen,因为以他的天才,不修炼儒术简直太可惜了。

    庄岚却笑了笑道:“先告诉我怎么把当票上的字迹恢复出来。”

    “这个简单,你的书法只要达到一定程度,就能够把对方的字迹摹仿得完全一样,不过店家既然使用了腹黑术,就不会轻易留下破绽,所以确定字位还要费些功夫。”

    庄岚点头称是,店家必然也会防范书法高手破解腹黑术,所以当票一式两份,两份签字必须完全契合,达到严丝合缝的境界,字位只要有分毫差错,就会前功尽弃。

    店家虽然做了手脚,用特制的灵墨让字挥发掉,但只要写过字,就会在票据上留下微弱的印迹,儒家业修能够凭借这道浅浅的印痕,把字迹再完整重现出来!

    韩瑜把确定字位的方法告诉了庄岚,自己在一旁狂练书法,他绝不甘心就这样输给一个刚刚入门的师弟,尽管他认为庄岚是一个天才,然而在集贤书院,他又何尝不是天才!

    庄岚不管韩瑜,他一心想要赎回项坠,所以不断地施展儒术,在当票上确定字位。

    四天之后,庄岚拿着当票,再次来到了那间当铺。

    店主显然还记得他,但只是瞟了一眼并不吭声。

    庄岚看了看悬挂在店内的业匾,确认上面的确刻着商誓,才把当票取了出来。

    “赎当!”他把当票直接拍在桌面上,语气也比上次明显加重。

    店主看到当票上赫然出现的黑字,面色不由大变,他连忙从袖袋里抽出底票,两张票据对在一起,笔迹严丝合缝,字位更是分毫不差!

    “怎么样?这不是假票吧?”庄岚故意抬高声调,并抬头看了看墙上的业匾。

    店主满头大汗,对着当票哑口无言。

    “谁啊,这么早就来赎当?”店主正窘迫之际,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少年。

    庄岚豁然转身,看到进来的这个人正是黄势,身后依然带着一群家丁!

    “少东家早!”店主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这间当铺,居然是黄家的!”庄岚不禁咬牙切齿,饿死养母的仇还没有报,如今他们又想侵吞他的项坠,他跟黄家现在简直势不两立!

    黄势瞟了庄岚一眼,嘴角一哼说道:“什么当?快把东西给他,让他滚!”

    店主擦了把额头的汗,把当票递了过去。

    黄势见过当票,面色顿时沉了下来,随后蓦一抬手,打出了一个暗语,他的手下见势立刻跑了出去,其他人则迅速走向门前挡住去路。

    庄岚暗呼不妙,黄势显然知道这件项坠,而且是铁了心要把它据为己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