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书虫
    “什么假票?这是你亲手给我的!”庄岚暗呼不妙,这店主分明想赖账。

    “哼,你看当票上有字么?”

    庄岚连忙收回当票,在上面横扫一眼,瞬间便被愣住了!

    当初明明黑纸白字,现在却见了鬼了,当票上只有通印底wen,店主的签字和当物内容都消失了!

    “奸商,你在当票上做了手脚!”庄岚怒喝道。

    店主缓缓抬头:“哼,年纪轻轻,手持假票骗当,你信不信我把你送到法衙治罪?”

    “奸商,我们走着瞧!”庄岚自知吃了暗亏,但却无力讨还,只好强忍怒火退了出来。

    “嗨,这不是庄师弟么,到哪儿去啊?”

    庄岚回头,看到毕少镛从街市对面走了过来。

    “哦,大师兄好!”庄岚一边应承,一边暗想毕少镛平时根本不屑于搭理他,今天怎么这么热情。

    “嗯,你应该知道吧,我现在是白云间的坊主。”说话间,毕少镛已经来到跟前。

    “恭喜师兄了。”庄岚还是应承着,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庄师弟,我记得当年你酒量惊人,所以被师父收为弟子,这么多年,师父从来没有传给你业术么?”毕少镛心平气和地说道。

    “当然没有,否则我怎么会这么落魄?”庄岚暗生警惕,小心翼翼地答道。

    “噢,师父的酒艺浩如烟海,我们学到的都不到十分之一,但可惜他被人杀了,收藏的业谱也都下落不明,今后白云间很难恢复之前的名望了。”

    “毕师兄资质超凡,一定不会辱没白云间的美名。”庄岚顺势说道。

    毕少镛摇摇头:“说到资质,庄师弟才是佼佼者,但不知为何师父一直不传你业术?还是说……他早就偷偷传给了你,只不过没人知道?”

    “师兄说笑了,我在白云间的日子屈指可数,哪有机会见到师父并聆听教诲?而且,师父传我业术大可光明正大,何必像师兄说的偷偷摸摸?”庄岚一口回绝道。

    “那就奇怪了,有人告诉我师父有一门祖传业术,需要资质极好的弟子才能传承,白空远没有子嗣,理应会把这门业术传给弟子。”

    庄岚心底暗惊:“这……我真是从未听过,毕师兄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你修炼的不就是最好的业术么?”

    毕少镛摇摇头:“我修炼的业术虽然也很强大,但绝不是师父的真传,这是有人亲口告诉我的。”

    “是谁告诉你的?他又不是师父,怎么会知道是不是真传?”庄岚试探着问。

    “两天前一个酒客说的,可惜我没有看清他的面容,等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码头。”毕少镛盯着庄岚,似乎还在怀疑他得到了师父的真传。

    “嗨,一个陌生人说的话,师兄怎么当真呢?”庄岚故作平静。

    “我也觉得有些捕风捉影,毕竟连我们都不知道师父还有祖传业术,不过……如果真有那么回事,而且庄师弟又知道些什么,最好不要瞒我,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师兄哪里话,你看我现在只是农修,这辈子都不会再炼酒了!”庄岚展示了自己手zhong的业纹,那上面有农家的就职血誓,至于其它的血誓,不催发它并不显示。

    “哦,差点忘了,修炼两种职业会有业力冲突。”毕少镛突然释疑,看向庄岚的目光淡了许多。

    “没事的话,师弟先告辞了!”庄岚转身退走,内心泛起一丝慌乱,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打探混阳诀的绝对就是那个凶手,但他的战蛊被杀,没理由这么短时间内恢复伤势,那么到白云间的又是谁呢?

    不管如何,虞州城不能再待了,他必须尽快讨回项坠,逃出这个是非之地。

    平安坠关乎他的身世,他不能一走了之,但想要讨回来,却并不容易,庄岚苦思冥想片刻,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迅速来到了集贤书院。

    韩瑜收到信灵帖,很快便来到门外,这一次不知为何,集贤书院有大量的儒修进出,他们衣着华贵,举止wen雅,令庄岚不禁有些自惭形秽。

    “庄兄,又有什么wen宝吗?”韩瑜十分惊奇地问。

    庄岚摇摇头:“我……这次是有事找你,不知你是否方便?”

    “哦,什么事?”韩瑜彬彬有礼。

    “那个……我被人骗了,你帮我看看能不能恢复原先的字迹?”庄岚取出当票,并把事情的原委据实相告。

    韩瑜安慰他道:“庄兄,你遇到黑店了,据你所说的情况,你那枚平安坠至少价值十万业币,否则店家不可能冒险使用腹黑术。”

    “十万业币?”庄岚简直吃了一惊。

    “嗯。”韩瑜耐心回答他道:“在虞州城的所有商铺,都需要悬挂业匾,业匾上写有各家商誓,这是领府和法衙强行规定的,目的就是为了杜绝商家侵吞顾客财物,一旦他们违反的话,业力修为必将骤降!”

    “腹黑术能够瞒过商誓,避免修为损失?”庄岚问道。

    “不错,但这是一步险招,也只有奸商才会使用这种业术,而且获取的利益一定十分巨大,否则腹黑术一旦失败,除了修为暴降以外,还会受到法衙的严厉制裁!”

    “我现在该怎么办?”庄岚看着当票说道。

    韩瑜伸出双指,向当票上灌注业力,稍刻之后,票面上浮现出一片暗黄色的字迹,但是却十分模糊,韩瑜把业力撤掉,字迹便消失了。

    “店家用了一种特制的灵墨,它只能维持一段时间,过了时效之后,灵墨便挥发掉了。”韩瑜解释道。

    “有没有办法让字迹恢复出来?”庄岚对韩瑜的见识钦佩不已。

    韩瑜摇摇头:“既然用这招瞒天过海,就不会让你轻易破解,除非你知道灵墨的配方。”

    “那就没有办法了?”庄岚近乎绝望,代表他身世的唯一信物就这样弄丢了。

    “办法还有一个,不过……”韩瑜欲言又止。

    “什么办法?韩兄但说无妨!”庄岚催促道。

    “在下不才,潜心修炼了十几年书法,倒也有几分造诣,自信能够把字迹照原貌复原出来,只不过师门有训,不能用书法伪造公wen,所以……”

    “韩兄,平安坠是我娘留给我的,所以一定要帮我,至于师门训诫,那也是视情况而定,你又不是伪造公wen谋取私利,只是给奸商一个教训罢了,说到底还是弘扬儒家正气!”

    庄岚不断恳求,希望能够打动韩瑜,他是集贤书院的弟子,书法一定非常了得,只要肯帮忙,平安坠就一定能够讨回。

    “不行的,这件事……在下爱莫能助!”韩瑜思忖片刻还是拒绝,把当票还给了他。

    “书呆子!”庄岚暗骂了一句,但却没有理由强迫人家帮自己。

    “不如你教我写字好不好?我自己把它复原出来!”庄岚走投无路地说道。

    韩瑜轻笑一声:“当期只有一个月,现在都过去了一半,书法哪能这么快学会?而且你又不是儒家弟子,没有儒家业力是万万不行的。”

    “事在人为,不试怎么会知道?”庄岚一意孤行,向韩瑜请教了儒家入门血誓,当场完成了就职!

    “庄兄,你……太冲动了!”韩瑜看到庄岚真的完成就职,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不到迫不得已,没有人会轻易改换职业,因为解职的时候,修炼的业力越深,对体脉的伤害就越大,而庄岚只是为了讨回项坠,他这么做完全是得不偿失。

    庄岚却平淡如常,因为他心知肚明,无极业力的存在,让他根本无需解职。

    “唉,都怪我,我是不是太迂腐了……”韩瑜颇为自责起来。

    “不怪你,如果你肯教我写字,我就感激不尽了。”庄岚恳求道。

    “嗯,集贤书院休假了,正好我也闷得慌,这段时间教你写字吧,就当是弥补我的过失。”韩瑜点头答应。

    庄岚终于眉开眼笑,半时辰后,他跟随韩瑜来到了虞州城内的一座府院。

    “这是你家么?”庄岚看着宽绰的院门问道。

    “嗯,庄兄请进!”韩瑜十分好客地邀请他,这时候有几个侍女从院内迎了出来。

    “好大的院子!”庄岚边走边看,被庭院的景观所吸引,这里虽然比不上黄家那么气派,但却透着优雅和清新,令人没有丝毫局促之感。

    “这是我们祖上留下的家产,至今已有几百年了。”韩瑜一边解释,一边把他送进了客房,他自己则带着几个侍女走到后院,应该是处理家务或者拜见长辈去了。

    庄岚在自己的房间内四处溜达,他的隔壁是一间书房,但可惜房门关闭,看不到内部情形,然而他靠近房门的时候,能够清楚地听到书房里有轻微的啮咬声!

    此时的庄岚,神念非同寻常,他灌注魂力仔细探查,竟发现有大片的书虫在啃咬书简!

    “庄兄,实在抱歉,刚才怠慢了。”韩瑜似乎安排好家务,很快又返了回来。

    “韩兄无需多礼,有件事告诉你,书房内似乎被书虫侵犯了。”庄岚告诫他道。

    “糟糕!”韩瑜立刻把房门打开,庄岚看到宽大的房间内,摆满了一捆一捆的书简,把这些书简随便打开,都能看到有书虫蛀蚀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