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身世
    “小气!”庄岚把疗伤丹取出来正要还给她。

    苏魅却轻笑一声:“我的意思是,仅仅三粒疗伤丹怎么行?”

    “噢?此话当真?”庄岚连忙把疗伤丹又收了回去。

    “那当然,我的命可不是三粒疗伤丹能够衡量,这样吧,我可以帮你做件事,只要在我的能力之内,一定会在所不辞!”

    庄岚本想说帮他把娘救出来,但最后还是忍了回去,这个要求未免太过分,而且他的油菽很快就要成熟,就算没有苏魅,自己也能把娘接回家。

    “暂时没什么,等我想到再说。”庄岚随后道。

    “那你可要快,最多三天,等我的伤势彻底痊愈,就会离开这里。”苏魅笑着道。

    庄岚摇摇头:“你走不了的,码头上到处都是法修,还有黄家的人都在找你。”

    苏魅脸色倏变:“你怎么知道是在找我?”

    “黄家失窃了一件宝贝,正在大张旗鼓地找贼呢,布告上说那个贼受了重伤,难道不是你吗?”庄岚毫不避讳地说道。

    “原来你早就猜到我是盗修,为什么没把我供出去?黄家的悬赏应该很高吧?”

    “的确很高,现在涨到了五万业币!”

    “哼,区区五万业币,黄家也太吝啬了。”苏魅轻嗤道。

    “你到底从黄家偷了什么?”庄岚好奇地问。

    苏魅把手伸进袖袋,取出来一只金灿灿的算盘!

    算盘只有一尺长、半尺宽,通体透出一股精纯业息,一看就是件不俗的宝贝!

    “这是黄龙珠盘,黄府的镇家之宝!”苏魅徐徐说道。

    “啊?!”庄岚惊嘘一声,怪不得黄家如此兴师动众,原来是丢了镇家之宝,黄龙珠盘当zhong积蓄了黄府数百年的业力,对满门商修的黄家来说,黄龙珠盘就是他们的立足之本!

    “五万业币,跟数百年的家业相比,根本不值一提,黄府不是吝啬,而是怕悬赏太高让人起疑,如果被人知道他们的镇家之宝已经失窃,对他们的商脉必然会有沉重打击!”

    “有道理!”庄岚附和道,他对苏魅的本领愈发钦佩,把黄府的传承业器都能偷出来,这种盗术简直登峰造极,尤其是苏魅还如此年轻,恐怕没有人能想象得到。

    “这件事已经惊动了领府,虞州城的所有法修倾巢而出,你还是躲避一段时间,等过了风头再说。”庄岚劝她道。

    “哼,想抓我,可没那么容易。”苏魅把算盘重新收起,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你跟黄家有什么过节,为什么要冒险偷他们的传承业器?”庄岚好奇地问。

    “我是盗贼,当然要以偷盗为业,但我不偷平常人家,要偷就偷大户,而且是名声不好的大户,只不过这一次有些轻敌,要不是你相救,我可能已经死了。”

    “噢,这就是所谓的盗亦有道?”庄岚对苏魅莫名提升了一层亲近,在此之前,他心里总有一些隔阂,因为毕竟她是盗修,这是三教九流zhong令人不齿的一种职业。

    “嗯,并不是每个盗修都很无品,在我们这行也有盗德。”苏魅说着向田外走去。

    “嗨,你去哪里?”庄岚追问道。

    “盗者四海为家,在一个地方留下痕迹就会迅速离开,不过我不着急,三天后再来向你辞别,在此之前你可要想好了,需要我帮你做什么事。”

    苏魅说完后,身形突然加速,几个忽闪便爬到山顶,之后消失在山雾当zhong。

    庄岚对她的身法羡慕不已,许久之后才转过身去回到灵田,继续灭杀成群的蠹虫。

    十天后,庄岚的三亩油菽终于成熟,虽然谷粒的品质并不太好,但在如此凶猛的虫灾下还能有所收获,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虞州城有七成以上的农田,在今年都是颗粒无收!

    厨坊和酒坊都要用灵谷做原料,粮坊更是专门做灵谷交易,所以庄岚很容易就把油菽卖了出去,而且因为虫灾泛滥,油菽的收成格外残酷,价格也就比往年高了一倍!

    卖完油菽,庄岚的手里多了八千多业币,这是他头一次赚到这么多钱!

    油菽的大获丰收,让他的业力修为也更上层楼,之前在业徒二层滞留多年,如今终于突破到第三层境界,这意味着他能够施展更高等的业术,不管是种田、炼酒、还是巫咒!

    三亩灵田,按照租约需要六千业币,庄岚交上地税绰绰有余,他迫不及待地跑到黄家,要把母亲接出来。

    黄家门前,此刻乌压压一片,许多农修带着钱前来赎人,更多的则是呼天呛地,因为灵谷绝收,他们付不起地租,自己到黄家为奴不算什么,他们的亲人却要遭受皮肉之苦,有些人甚至被黄家活活打死!

    庄岚看到这幅场景,内心对黄家又多了一层憎恶,但却无能为力,他先要把自己的娘接出来再说。

    “噢,想不到,你居然能交上地租。”黄势坐在自家大院的藤椅上,颇为意外地对庄岚说道。

    “少废话,我来接我娘!”庄岚没好气地道。

    “嗯,带他去吧。”黄势向手下吩咐一句,几个家丁便带他来到后院,庄岚进去后一看,面色顿时变得惨白!

    只见后院zhong有数百个人质,他们都被绑着脚链,脚链的另一头拴在石柱上,每个人都饿得只剩下皮包骨架,庄岚好不容易从这堆人zhong找到母亲,但她已经奄奄一息!

    “娘,你醒醒!”庄岚跑过去,给娘灌下一大口辟谷酒,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好了,快滚吧!”家丁把脚链打开,对庄岚呵斥道。

    “你们为什么饿昏我娘!”庄岚近乎咆哮着吼道。

    “哼,怪你娘太笨,我每天都把残羹剩饭倒在地下,让这些人自己哄抢,谁叫你娘抢得慢呢?”

    “残羹剩饭?你们把别人当成什么?”庄岚的双目zhong几乎喷火。

    “人质跟畜生有区别么?哼,活该他们倒霉,刚来的时候还能吃上残羹剩饭,但是后来黄府失窃,我们都要出去追查窃贼,没有人再管他们死活!”

    “你们……”庄岚紧握双拳,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岚儿,我们走……”喝下辟谷酒之后,母亲突然醒了过来。

    庄岚于是背起母亲,气呼呼地走出了黄家大院。

    “岚儿,有件事要告诉你,快放我下来。”半路上,母亲突然说道。

    “娘,回家再说吧。”庄岚不敢停下,他感到母亲体内气息很弱,这是体力完全耗尽的症状,如果没有内伤或许还有救,但是她的内伤太严重了。

    “岚儿,我能撑到现在不死,就是要等到你来。”母亲有气无力。

    “到底什么事?”庄岚停下脚步,把母亲轻轻放到路边。

    “你……不是我的孩子。”母亲咳出了一口血。

    “娘,你说什么呢!”庄岚见娘伤势恶化,但却不敢给她服用疗伤丹,因为体力太弱的话,根本无法化开疗伤丹,反而会被强大的药力耗尽生命。

    “我不是你亲娘,当年是捡来的,这件事一直没跟你说……”

    “什么?!”庄岚神色剧震,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千真万确,我当年正在种田,在山下捡到了你,之后就把你养大成人。”

    一时之间,庄岚只感到天旋地转,他终于解开了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什么他的体内会有天蚩,他的祖先都是巫师,但自己的母亲明明是农修。

    “你身上有颗平安坠,那才是你亲生父母留下来的,这是你唯一的身份信物。”

    “啊?”庄岚暗暗抓狂,早知如此,他不会这么冒然把项坠当掉!

    母亲突然把手伸开,从指甲当zhong扣出了几颗草籽,她的袖袋早被黄府的家丁掳走了。

    “这是香芝草的种子,是很稀有的一种香料,厨家对它推崇备至,但这种草很难开花,只有在野外才能找到花籽,当年就是为了这几粒草籽,我和夫君深入大泽,不幸被兽群所困,夫君为了我当场殒命,我自己也重伤而归。”

    “娘……”庄岚低下头,农修的艰辛实在无以言表。

    “香芝草成长缓慢,你要有足够的业力修为才能种活,而且这是稀有香料,成熟之后难免遭人觊觎,所以不能光明正大地栽种,而要找一处地方秘密栽培。”

    “知道了,娘。”

    庄岚把草籽收起来,正要喂她喝一口辟谷酒,母亲的气息却突然转弱:“我心愿已了,该随我夫君去了,岚儿,你要好好保重!”

    说罢,母亲的目光渐渐闭合,身上最后一缕气息随风而散!

    庄岚不住地哽咽,他本以为自己的修为渐渐提升,已经有能力治好母亲的伤,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而母亲为了告诉他身世真相,强忍着把体力耗到油干灯枯,最后临走的时候,连魂魄都已经模糊不清,风一吹便烟消云散了。

    他去虞州城买了一口棺材,把母亲葬在山下,然后去了那家当铺。

    “我来赎当。”庄岚把当票递了过去。

    店主在当票上只是瞟了一眼,头也不抬地轻嗤一句:“哼,拿张假票来赎当,你是欺负我老眼昏花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