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真传
    庄岚毫不犹豫,向这只巫蛊射出了一道刺魂咒!

    刺魂咒无声无息,准确击zhong了虫魂所在,巫蛊猝不及防,被这一击刺得全身剧抖,从体内喷出去一道血髓!

    这血髓涣然成形,它分明就是白空远的模样,只不过已经奄奄一息!

    巫蛊本来已经把血魂吞入体内,被刺魂咒这一击又吐了出来,刹那间变得凶怒异常,它居然穿过白空远的口腔飞射而出,从庄岚的鼻孔穿了进去!

    庄岚大惊失色,他想不到这只巫蛊速度如此惊人,而且刺魂咒竟然没有杀死它,被激怒的巫蛊沿着血脉直冲脑海,向他的魂髓一口咬去!

    更惊人的一幕随之出现,只见天蚩蛊就像一只潜伏的猎手,在巫蛊扑来的刹那,它突然喷出去一道纤细的血丝,把巫蛊迅速缠绕起来。

    巫蛊奋力挣扎,但血丝强韧无比,仅仅片刻,就让它难动分毫,天蚩蛊于是靠近过去,张开獠牙把猎物一口口吞入腹zhong!

    庄岚看得惊心动魄,后背上早已沁出一层冷汗,天蚩蛊虽然刚孵化不久,但它的战力远胜于这只成年巫蛊,否则的话,他现在早就一命呜呼了!

    天蚩蛊吞吃巫蛊的时候,庄岚把神念投向白空远的残魂,用魂语对它说道:“师父,你还好么?是谁害了你?”

    那残魂闻言一震:“岚儿,你能看到我?”

    庄岚默一点头:“可惜徒儿来晚了,否则那只蛊不会轻易得逞。”

    “这就是命运,我正巧在这时候遇害,而你偏偏会用魂语。”白空远无暇过问庄岚为何会用魂语,他的残魂飘忽不定,似乎随时都会溃散。

    庄岚不明白“正巧遇害”这句话的含义,白空远随后说道:“你有没有忌恨为师,这么久都不传授给你业术?”

    “徒儿不敢,只是一直好奇和不解。”庄岚如实回答。

    “这件事还要怪你自己,谁让你六年前一口气喝了六杯开脉酒,所以必须等六年才能学习炼酒。”白空远徐徐说道。

    “啊?!”庄岚几乎不敢相信,问题的根源居然是这样!

    “你可知道,酒的作用是什么?”白空远转而问道。

    “当然是强化体脉,提升业术威能。”庄岚脱口回答,业餐补充体力,灵酒强筋锻体,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

    “嗯,要想炼酒,自身体脉必须强大,否则炼不出好酒,所以我对挑选弟子是有条件的,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炼酒。”

    庄岚恍然大悟:“噢,怪不得要成为白云间弟子,必须能喝下一杯酒而不醉!”

    “把一些药草和兽筋放在半步醉zhong浸炼,就是开脉酒,普通人喝一杯就会醉得不省人事,只有体质很强的人才能保持清醒,而你竟然连喝六杯还能泰然自若!”

    “这样说,我的体质应该算是优秀了?”庄岚应声回答。

    “何止是优秀,简直是不可思议,我当时就已决定把混阳诀传授给你,但是开脉酒的药力需要很久才能吸收,你喝了六杯,六年内不能炼酒,所以只能等。”

    “原来如此!”庄岚豁然而悟,开脉酒能够开血化气,天蚩蛊的孵化,或许正得益于他当初喝下的那六杯酒。

    “可惜,现在六年已过,我正要把一生所学传授给你,却遭受到了杀身之祸。”

    “是谁这么狠毒?”庄岚愤愤说道,他跟白空远相处很少,师徒之情并不深厚,但如果白空远活着,就能够传授他上乘业术,仅凭这一点,就让他对凶手恨之入骨!

    “对方必然是巫师高手,但一对一的真正对决,却未必杀得了我,所以才会用血魇蛊,这是一种极其稀有的蛊类,它能够溶解到酒水和业餐当zhong,让你不知不觉地吃下去!”

    “怪不得,连那些法修都没有察觉到异样,原来这种蛊能够溶解到血液当zhong,普通人的神念是很难察觉到的。”庄岚又看了看自己体内,血魇蛊已经被天蚩吃得差不多了。

    “不仅如此,血魇蛊还能够吞食血髓,它的主人回去加以炼化,能够破解血髓当zhong的记忆片段,以此来获取我的炼酒业术。”

    庄岚:“啊?你的袖袋不是被凶手摘走了么,记录业术的业谱不在袖袋zhong?”

    “袖袋zhong虽然有不少业谱,有一些甚至异常珍贵,但跟我脑海里的混阳诀相比,就没有任何价值了,我现在把它传给你,你要细心记好!”

    庄岚来不及细问,连忙肃然静听,白空远一字一句地背完混阳诀,然后告诉他许多种白氏所传的独门酒方,当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的残魂突然变淡,声音小得弱不可闻。

    “念在师徒一场,你又得了我的真传,除了要帮我报仇之外,还一定要寻回混阳釜,那是我的祖传业宝,绝不能让它落在仇人手zhong,而且混阳釜的威力,将来你会知道……”

    “谁?谁取走了袖袋?”庄岚连忙追问。

    “一只血手……”

    随着最后一句话说完,白空远的残魂怦然溃散,尸首上仅存的一丝体温也彻底冷却。

    师兄们还在争吵不休,甚至开始大打出手,白云间坐落在虞江码头,有充沛的水源用来炼酒,而且码头上人来人往,前来喝酒的人络绎不绝,这个位置绝对千金难买。

    更重要的是,谁得到了白云间,谁就相当于继承了白空远的衣钵,以炼酒作为业力之源的酒修来说,名气和销量是决定修为进步的关键因素!

    庄岚一直守在尸首跟前,这时候站起来对众人说道:“师父尸骨未寒,我们应该先把他葬了,再想办法为他报仇,而不是在这里争吵。”

    “哼,你算什么东西,滚!”

    “连饭都吃不起,你有钱买棺材么?”

    “大言不惭,连师父都打不过的对手,你有能力为他报仇?”

    “你连酒都不会炼,根本算不上白云间弟子,以后不要来了!”

    一群人恶言相向,把庄岚直接赶了出来。

    庄岚摇着头走出门外,不是他不肯留下,是因为此一时彼一时,给白空远报仇,靠这些师兄是指望不上了。

    离开码头,庄岚并没有去虞州城,因为他发现天蚩蛊的体力已经恢复,原来除了灵血之外,吞食其它蛊类也能恢复天蚩的体力,这样就不用把平安坠当掉了。

    回去的路上,庄岚一直在想白空远最后说的一只血手,那个人取走袖袋之后,发现袖袋内并没有混阳诀,所以操控血魇蛊吞食白空远的脑髓,想要从记忆zhong把业谱复原出来。

    混阳诀是白氏祖传业术,知道的人应该极少,凶手的目标如此明确,显然对白云间的底细十分了解,然而白空远深居简出,轻易不跟外人接触,凶手的身份实在神秘莫测。

    为白空远报仇,不是短期之内能够做到的,庄岚现在最担心的是自身安危,因为凶手必然就在白云间附近,最多出不了虞江码头,否则根本无法操控血魇蛊。

    这样强大的凶手,杀庄岚简直易如反掌,但好在白空远被杀之时,现场比较混乱,最后连法修卫队都惊动了,庄岚的出现会不会被凶手注意到还很难说,因为操控巫蛊的时候必须全神贯注,凶手应该躲在僻静之地,而不会出现在现场。

    唯一心安的是,血魇蛊跟主人神念相连,它被杀之后,那个凶手必然也会遭受重创,这时候应该逃到安全的地方疗伤去了,暂时不会对任何人构成威胁。

    “虞州城不能长待,必须尽快离开才是。”庄岚凭着直觉做了决定,他必须尽快收获油菽,把母亲从黄家接出来,然后离开虞州城另谋出路,反正已经继承了混阳诀,到哪里都能混口饭吃。

    想到这里,他加快脚步往回赶,翻过山头直接来到了三亩灵田。

    蠹虫实在是除之不尽,他离开的这段功夫,菽穗表面又落满了厚厚一层,不过用刺魂咒灭杀效果非凡,那些惨死的蠹虫所发出的叫声,会让同类深感恐惧,所以纷纷逃向远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回来。

    数日之后,三亩油菽终于度过了危机,淡淡的谷香透露出丰收的希望,而死在庄岚手下的蠹虫数以万计,在业力获得大幅提升的同时,因为吸取了众多的虫魂,他的魂力强度也有显著提升!

    但是现在,他最后一坛辟谷酒已经喝完了,没有足够的体力,再也无法施展业术。

    好在天蚩蛊的体力依然充沛,它吞吃了那只血魇蛊,能维持这么久让庄岚大出意外,或许是因为血魇蛊等级很高,就像是高品质的业餐一样,吃一顿能维持很长时间。

    辟谷酒是最常见的灵酒之一,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灵酒,因为灵酒的主要作用是强化体脉,而辟谷酒的作用跟业餐一样,是用来恢复体力,所以它的炼制相对简单。

    正因为如此,白云间的弟子虽然体制各异,所以修炼的业术也不同,但他们都会炼制辟谷酒,庄岚在六年来所学到的一点炼酒基础,也正是辟谷酒的方法和步骤。

    此时此刻,他需要用辟谷酒恢复体力,既然已经学会了混阳诀,不如亲手炼制一坛,反正他对农家业术懂得太少,如果能够学会炼酒,今后会更有前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