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凶案
    “这……这是什么东西?”庄岚惊呼一声坐了起来。

    “我是天蚩,以后就是你的战蛊。”虫子居然会说话,把庄岚吓得一个趔趄。

    “天蚩?你怎么会在我体内,我可不是巫师,更没有养过蛊。”庄岚冷静下来说道。

    “我之前只是蛊卵,经过几十次的代代相传,才在你的体内孵化出来,所以你是我的主人。”天蚩的声音像是孩童,它是用魂语跟庄岚交流。

    “啊?”庄岚大吃一惊,几十次的传承,那么这只蛊足足活了数千年!

    天蚩跟他神念相通,它似乎听得懂他的疑惑,于是主动回答道:“我的成长十分漫长,而且只有在无极血元当zhong才能孵化,你的血质恰好符合。”

    “无极血元?”庄岚疑惑道。

    “是的,只有无比强大的血脉,才能进化出这种血元,它能够融合所有业力,也能够促使我不断成长。”

    “融合所有业力?你是说我可以兼修各种职业,而不会发生业力冲突?”庄岚近乎狂喜地问道。

    “不错,无极业力在所有领域都是通用的。”

    “唏~”庄岚倒吸一口气,怪不得他修炼了两种职业,从来没有感到不适,原来是因为无极血元把两种业力融合了,这意味着他能从事各种职业,其修炼速度必然会远超常人!

    “不对啊,我的祖先难道都是巫师?”庄岚惑然道,因为只有巫师才能养蛊,但他的父母都是农修。

    “嗯,因为我的记忆zhong全是巫术。”天蚩一边回答,一边向庄岚的脑海zhong释放出大量信息,这些信息全是巫咒,也就是巫师修炼的业术,它叫做天蚩九诀!

    庄岚对这些业术目瞪口呆,巫咒原本是晦涩难懂,但是在天蚩蛊的作用下,他根本不需要学习就能够融会贯通,而且无极业力在任何领域都能通用,所以他不需要从头修炼,用农家业力就能施展这些巫术!

    但是在施展巫术之前,他必须先就职巫师,这一点很简单,天蚩蛊把就职法诀告诉他,庄岚很快完成就职血誓,从此以后,只要在巫师领域有所作为,就能源源不断地获得业力!

    此时的庄岚,内心有说不出的振奋,因为巫师是人数极少但却无比强大的职业,天蚩蛊传给他的天蚩九诀,似乎比普通的巫术还要厉害,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正好要用巫术灭杀蠹虫,挽救三亩油菽!

    怀着几分激动,他走到一株油菽跟前,试探着激发了一道业术:刺魂咒!

    这是最基础的一种巫术,以庄岚目前的修为,还不足以对其它业修造成威胁,但对付一只小小的蠹虫,却是绰绰有余!

    果然,巫咒无声无息,刺zhong了蠹虫的头部,一声惨叫随之传来,蠹虫应声毙命,而菽穗毫发无损!

    庄岚大喜不已,刺魂咒频繁施展,把菽穗内部的蠹虫逐一灭杀,它们的惨叫声异常凄厉,令那些同类听到后心惊胆战,一个个惊慌失措地飞出了油菽表面。

    随着刺魂咒的施展,庄岚发现每杀死一只蠹虫,它的头顶都会释放出针芒大小的一个黑点,那些黑点在空zhong飘浮片刻便会溃散。

    “那是虫魂,吸收之后可以提升魂力强度。”天蚩连忙提醒他道。

    庄岚恍然大悟,只有魂力强度达到足够境界,才能施展更高等的巫术,然而吸收虫魂需要施展噬魂咒,这一点要比刺魂咒难得太多,他接连施展数次都没有成功,自己却噗通一声瘫倒在地下!

    “刚刚我孵化的时候,耗空了你的体力。”天蚩蛊又说到。

    庄岚于是从袖袋zhong取出一只酒坛,咕咕咕喝了一大通!

    作为白云间初阶弟子,并没有工钱和薪俸,但每个月都有几大坛辟谷酒可以喝,从六年前开始,庄岚和母亲就再也不需要吃酒糟,那东西实在太难吃了!

    辟谷酒跟业餐一样,能够迅速恢复体力,庄岚喝下酒歇息片刻,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奋战!

    用刺魂咒灭杀蠹虫,远比农家业术更加有效,因为它能够直接灭杀油菽内部的蠹虫,并且不会损伤油菽,这一点任何农家业术都望尘莫及。

    与此同时,庄岚每灭杀一只蠹虫,获得的业力变成了双倍,其zhong的一部分是巫师业力,另一部分是农家业力,无论哪一种业力,在体内都被融合成为无极业力!

    如此奋战了整整一夜,天亮的时候,三亩灵田被庄岚杀了个遍,惨死的蠹虫成千上万,令人欣喜的是,经过不断地试炼,他终于学会了第二道巫术:噬魂咒!

    并不是所有巫师都会噬魂咒,这是天蚩蛊传给他的独门业术,庄岚自然倍加振奋,因为巫师之所以强大,根本原因就是魂力雄厚,而噬魂咒恰恰能够提升魂力!

    但经过一夜厮杀,天蚩蛊似乎很累了,因为那些虫魂都是天蚩蛊帮他炼化的,庄岚喝下一大口辟谷酒,他的体力倒是恢复了不少,但对天蚩蛊却毫无作用。

    “要想恢复我的体力,必须喝灵血才行。”

    “什么?”庄岚猛然一惊,要喝灵血才能补充体力,以他目前的状况怎么买得起?

    “没有灵血的话,等我饿到一定极限,会把你的血元逐渐耗干。”

    庄岚惊出一身冷汗,豢养战蛊能够让巫师更加强大,但也要面临巨大威胁,因为所有战蛊都有特定的脾性,一旦打破了某种底线,战蛊就可能反噬主体!

    天蚩蛊必须以灵血为食,这未免太昂贵了,要想得到灵血,必须猎杀妖兽,但庄岚目前的实力,还根本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他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好在天蚩蛊还没有饿到反噬主人的地步,庄岚冷静地默想片刻,突然间从怀里掏出了一颗项坠!

    这是他身上仅有的一个物件,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戴着,母亲说这叫平安坠,戴在身上能够趋吉避凶,所以庄岚十分珍惜。

    项坠用一颗不知名堂的兽牙制成,应该能卖一些钱,因为连庄岚都看得出,这颗兽牙业息内敛,而且被打磨成为一只小剑形状,剑柄上刻着庄岚的名字,剑体上则暗藏锋芒!

    把项坠攥在手里,庄岚迅速向码头跑去,那是进出虞州城的必经之路,虞州城当zhong有很多当铺,庄岚希望先当一笔钱,等油菽丰收了再把它赎回来。

    从山脚下到虞江码头,足足有十里之遥,途zhong恰好经过白云间,六年来,庄岚在白云间的日子屈指可数,其他弟子吃住都在白云间,唯独他十天半月才来一次,所以除了他娘和那些师兄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是白云间弟子。

    “唉,我要是会炼酒,也不会像今天这么拮据!”庄岚心zhong郁闷不已,既然收他为弟子,又不传授他业术,白空远这种师父真是让他捉摸不透。

    “咦,怎么回事?”经过码头之时,他看到白云间门前一片混乱,众多酒客围着酒坊议论纷纷,白云间的弟子们则呜呼哀嚎,像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连忙跑过去查看究竟,来到跟前的时候,自己也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白空远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上没有一丝气息,显然是死去多时了!

    “谁这么大本领,无声无息zhong杀了白空远?”

    “白空远身上没有一滴血,甚至连伤痕都没有,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白空远的实力,在虞州城绝对算得上顶尖高手,但即使这样,他竟然没有还手机会,杀他的人真是可怕!”

    “白云间名声在外,觊觎白家业术的人不计其数,白空远的死,恐怕是盛名所累啊!”

    “唉,白空远死了,以后再也喝不到这么好的酒了,真是可惜呀,可惜!”

    消息在码头上迅速传开,很快惊动了虞州城领府,几十名法修随后赶来,把白云间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又检查了一番白空远的尸首,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只有一点可以确定,白空远的袖袋已经被人摘走,他所珍藏的酒家业谱也就一起消失,凶手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为了获取白云间的炼酒业术!

    “都散了吧,让逝者安息,我们会尽力破案。”这群法修的头领叫汪侯,是巡职虞州城码头这片的捕头,平时常来白云间喝酒,跟酒坊的弟子也都十分熟悉。

    众人很快被驱散,白云间的弟子把尸首抬进房间,暂时用一张酒桌当灵台,然后商量着为师父处理后事,至少要先凑钱买一副棺材。

    庄岚身无分wen,只能走过去为师父守灵,其他弟子则为了白云间的归属起了争执,白空远虽然死了,但是白云间还在,这座酒坊位于虞江码头,没有人不想得到它!

    弟子们争论不休的时候,庄岚在尸首旁边却再次目瞪口呆!

    因为跟尸首距离过近,体内的天蚩蛊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它突然狂躁不已,不断展露出獠牙以示凶狠,庄岚于是也警觉起来,神念在尸首体内仔细一扫,面色顿时惊诧万分!

    白空远的体内,居然有一只巫蛊,他是被巫蛊所杀!

    巫蛊就在白空远的头颅之内,正不断吞食着他的脑髓,白空远实际上还没有死,或者说他的魂魄还没有死,但是在巫蛊的蚕食下,脑髓渐渐减少,魂魄眼看也要被吞食一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