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怪物……
    高达(机动战士)中杂兵和专属机之间的差距大家都知道。

    那么,这场碰撞的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数辆迎面而来,周身散发出蓝色光晕的青铜战车,被笼罩着黑色带粒子状光幕的黑铁战车一个接着一个干脆利落的撞翻在地。

    坚固厚重,又以无数细小铭文组成华美山水画的青铜车厢,被疾驰而过的黑铁战车上,那与其他的殷商战车一样延伸而出、刻满神秘铭文的锋利棘刺,和黑甲战车兵手中同样遍布铭文的黑钢长戟,在刺耳的刺啦声和一连串光芒微暗的火星跳动中,留下一道道异常醒目的狰狞划痕,甚至是破口!

    几个不幸被盯上的西周战车兵,更是被那长戟或割掉了脑袋,或拦腰截断;不是干脆利落,就是在痛苦的哀嚎中结束了性命。

    而也不知道之前是拉乘着哪辆青铜战车的两头倒霉巨犀,此时正被用数条粗大锁链所束缚的两头披甲巨狮,在撞翻了数辆青铜战车后,用它们那被染成了血色的利爪,压倒在被无数鲜血染红的冰冷雪地上。

    吨位极重的身子,轻易碾碎了身下那些未来得及躲开的殷商士兵,和某个不知是学艺不精还是单纯只是不幸,在车厢侧翻时被甩下了青铜战车的西周战车兵的同时,也在身周荡起近两米高的血色粉尘……

    被压倒在地,这两头相对来说外貌比较圆润,至少口中没有长出尖牙利齿的巨犀摇头晃脑,挣扎着就想要摆脱身上巨狮的利爪,从身下那个被它碾压出来的坑洞中起身。

    但实力比它俩强上太多的巨狮们却是利爪纹丝不动地再一次将它们按倒在地,张开血盆大口肆无忌惮的吞食着它们脖间的血肉,又在发出震天咆哮的同时,残忍的欣赏着它们痛苦的哀鸣……

    这是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场景!

    毕竟单打独斗,狮子、老虎都很难打过吨位恐怖,皮肤坚实,身体灵活到能一秒转身还凶猛异常的犀牛。

    但是对于这个大杂烩的洪荒世界来说,此时这残忍的一幕却是异常的平凡。

    就好像现实中狼吃羊一样平常!

    虽然这个世界大部分的猛兽依然比兔子厉害,但“怪物”之间的事情怎么可能以凡物来论?

    就好像月宫之中那只看似无害的玉兔,又有谁会觉得它是凡间之物能够伤的了的?

    ……

    之前冲破殷商军阵,一路带着血雨腥风向着陈翔极驰而来的青铜战车足有数十辆。

    但在陈翔身下的黑铁战车开启护盾,轻而易举的把冲在前面的几辆西周战车撞翻在地之后,其余的青铜战车却是大都用一个甩尾,紧急停顿了下来。

    看那一个又一个被撞飞的殷商士兵在半空中就开始吐血,甚至盔甲被撞成一团,身体都已经不成人样的样子……

    明眼人怕是不用看那些青铜战车以异兽为中心,周边被车壁染上斑斑血色的青铜车厢清空的一圈“空白”,就已经能够大概预料到此时的商军又损失了多少人。

    也还好为了将多兵种混合的优势发挥出来,殷商大军中的士兵们每队(百人)之间都会流出些许空隙,而从极速行进中突然停止的巨大离心力也让青铜战车的车厢在最初“飞”了起来,才减少了些许殷商士兵的伤亡……

    “该死!”

    看着面前那几辆阻挡在自己与目标之间,侧翻在地的青铜车厢,和除了那两头被巨狮盯上的巨犀外,大多都已经挣扎起身的异兽。

    为了避免撞飞这些友军而让自己驾驶的战车紧急停顿下来,彻底失去速度优势的一位御车手,狠狠一拳砸在了身下青铜座椅同样材质的扶手上。

    脱口而出的咒骂也不知道是对谁说。

    环视周围那些仿佛不知恐惧的丧尸一样向他们集结起来的殷商士兵。

    知晓继续傻待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的他,提醒了一声身后那些,双脚似乎和车厢融在了一起,在刚才那急刹车产生巨大的离心力下竟然都没有丝毫被甩飞迹象的战车兵后,就双手一挥手中粗大的金属缰绳,御驶着车前那两头目光凶狠的……巨大绵羊,再一次行进了起来。

    而在西周的防线之中。

    既然被道士们阻挡,那么本意就不是奇袭敌方将帅的殷商战车索性不再前进。

    他们以系统训练出来的战车兵为主,驾驶着青铜战车,听从陈翔刚才发布的命令,对身周妄图合围他们,而越发密集起来的西周士兵展开了屠杀。

    那随随便便就是碾压出一条血路,轻轻松松就是爆起无数血浆的场景……大家都应该玩过割草无双,也曾经大把大把的捏过泡泡纸吧?

    或者,一大口一大口的吃过辣条(劣质和太辣的都不好吃!),一袋一袋的吃过扣扣糖。

    那种异样爽快的感觉,此刻就充斥了驾驶殷商战车的御车手们的心中。

    也还好刚才修士们给他们的教训,和战场上浓郁的血腥味,和不时飞过天空的流矢让他们此时不至于真的肆无忌惮起来。

    否则,哪怕他们没有被这种异样的kuai感迷惑,今后也没有选择追求这种舒爽的感觉而成为变态杀人狂魔。

    那从他们驾驭着异兽带动青铜战车转身后不多时,就从脚踩阵纹的修士群中发出来的,几乎随随便便就是一大片杀伤的炽热火焰、狂暴雷电、迅猛疾风,外加突然从大地中隆起的硕大岩石——即便是因为天时的关系没有了在冬天难以掌控范围的死亡冰雪,也都足以为他们补上一个血的教训!

    ……

    而在被修士护卫在后方的大营中,隔着桌上摆放着一盏青铜灯的黑红两色游龙桌案,坐在规规矩矩的跪坐着的姬发,和站在一旁的杨戬对面。

    身穿米色华服,面上表情一片肃穆的姜子牙,此时抚着自己长长的胡须,就这青铜灯的光芒,看着那面被他放在桌案上的宝镜中,外形狰狞可怕,而且大都染满鲜血的殷商战车在己方阵地中肆意横行。

    而原本西周士兵间因为修士的出现而恢复了一些的士气和秩序,又被这些可怕的战争机器轻易摧毁,现在都已经开始有人丢兵弃甲狼狈而逃的画面。

    他沉默了几息后,便已经放下了抚摸苍白胡须的那只手,做出了选择。

    “这样下去不行!再这样下去,还没等他们消减足够的敌军我们就先撑不住了。”

    说到这里,口中的他们是谁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基本上都明白的姜子牙,转头看向了那数位坐在帐内门布边的长凳上,面容在帐内摇曳的火光照耀中明暗不定,却不时不由自主地动动身子,明显等候已久的传令兵。

    “吹号!让我们的战车回来!”

    “是,丞相!”

    这些在之前姜子牙发现殷商大军异动,让人去通知前线之后,就被姜子牙带回帐中,好让他随时能够传递命令的传令兵听到姜子牙的命令纷纷起身应是,然后,留下一个待命,其他都有序的走出了帐门,分散各路,奔向自己早已预定的目的地去传播姜子牙的命令。

    虽然这样的传令方式说不上快捷和效率,但多少却也不会因为某些“意外”而使得命令传递不到。总归来说,是个在内部有敌方的探子,却难以判断对方是谁时,一个非常聪明的做法。

    “姜丞……抱歉!”

    “要不是姬发任性破坏了您的计划,此时战局也不至于会变成这样……”

    看着除了坐在长椅最后的那人之外,传令兵们一个又一个的离开了营帐。

    营帐中又一次变得静悄悄的。姬发突然微微低下头,开口向此时回过头来盯着放在桌案上的宝镜,继续愁眉苦脸思考破局之法的姜子牙说道。

    闭上双眼的俊秀脸庞上满是认真,携带着歉意的声音中没有一丝的不诚恳。

    似乎,是在等待迎接姜子牙的责骂。

    只是听到姬发这话,姜子牙却是微微一愣,看了杨戬,然后轻轻摇了摇头,将目光放在了姬发身上。

    “姬发公子有何可道歉的?之前若非公子当机立断,未让商军可敌十倍我军之事落得我军心间,姜尚怕是已经坏了大事!”

    “而且姜尚又有何计划,不过就是借着藏在军中的那些探子之手,将那引导地脉之力为大军取暖的阵法给商王看了个一鳞半爪,让他心生忌惮,以此来拖延些许时间罢了。”

    “若是拖的久了,不说商军中历来都有随行的巫祝,就是他不把那阵法给别人看,我也不觉得他会没有另外的办法来解决这份忌惮。”

    “公子,着实你多虑了……”

    说到这里,姜子牙停顿了一下,然后,突然转头开始训斥起了站在姬发一旁的杨戬。

    “师侄,你也真是的!大战之时怎可随公子胡闹?还让公子一人待在前线,自己去逞那匹夫之勇?”

    “要是那时公子有个三长两短,你我又怎该与侯爷交代,难道又想让他大病一场吗?!”

    “……”

    看出这是姜子牙在拿自己转移姬发注意力的杨戬没有说话。毕竟,这件事确实是他做的不对。

    可跪坐在他身边蒲团上的姬发,此时却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认真的向姜子牙,拱手道:“姜丞!此事不怪杨兄,前线是姬发执意要去的,也是姬发执意要杨兄出手的,杨兄并无过错!”

    “杨兄?”

    姜子牙被姬发的话语弄的楞了一下。

    他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杨戬和姬发之间的感情已经好的能够称兄道弟了。

    只是看看杨戬,他那仿若天神精雕玉琢的面上也是露出了丝丝疑惑,显然对这个称呼并不知情。

    要知道,姬发以前是叫过他几次杨兄,可那是因为双方都不太熟,那几声杨兄中满是客气和疏远。

    可现在姬发口中叫出来的这几声杨兄……不说他杨戬,就连姜子牙都听出了里面蕴含着的满满诚意……

    ……

    视线转回殷商军阵这边。

    这里的事态和西周防线内那因为修士数量的稀少而开始糜烂起来的战况不同。

    虽然即便就是训练有素,但依然还是人身的殷商士兵,也同样无法对疾驰中开起了护盾的西周战车造成什么威胁,而使得他们前进的道路还是无可阻挡。

    可随着战争的持续,那些被陈翔提前布置在西周防线各处,和并没有派遣出去的恶神,抵制不住心中**的**加入战场。

    本来只是不时会因为意外而损毁一架,或者死伤几个战车兵的西周战车,伤亡开始极速攀升!

    ——正面的对决这些实力参差不齐的恶神或许不是战车的对手,可是在这混乱的战场上,祂们只要实力不是太过弱小,就能够把西周的战车们玩弄与股掌之中。

    而在殷商大军的前列,一具具残尸碎肉染红雪地的,西周战车肆虐的重灾区。

    之前不久还在殷商大军中心附近“驾驭着黑铁战车”击败了数辆青铜战车的陈翔,已经手持着黑钢宝剑,在这里血染了十多辆的青铜战车和差不多快三十头的异兽。

    他那似乎在发红的紫眸,让所有见识过他刚才是怎么一剑斩断异兽那大都七十多厘米,近一米多粗,骨头比钢铁还要坚硬的脖颈的人心中胆寒。

    他脸上那不知何时露出的肆意狂笑,更是让之前目睹过他是怎么将一辆青铜战车连带异兽一拳打到天上,久久不曾落下的人,身体发颤。

    ——他就是个怪物!

    此刻,所有西周归属的战车兵,连带为数不少和他们作战的恶神都在心中这样想着。

    所以,当来自西周防线内的号角声响起时,明明现在才损失了不到五十辆战车,他们心中竟然都是感到松了口气。

    明明,他们都知道,和殷商的战车部队作战,他们的伤亡必然不会小于一百辆,更可能得到全军覆灭的结局……

    只能说,怪物,不是人应该面对的对手吧。

    这章写着写着就四千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