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血,在飞……
    血,在飞。

    就如同那颗被伤痕累累的敌人挥舞手中的利刃猛然砍下来的头颅。

    “嘭”地一声落在地上,激起丝丝“波澜”,又融入那片早已化为暗红色的冰冷雪地。

    迅速暗淡下来的无神双目注视着那湛蓝色的天空,勉力张开的口中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下一刻,一只硕大、毛发粘满血色的巨大兽掌却是伴随着阴影突然出现,在滚滚的隆隆声和敌人的惨叫声中,将其实已经没有力气再呐喊出来的它,连同它身上那顶略有残破的青铜头盔一同踩得粉碎!

    残肢,断臂,布满整个战场。

    废墟,败刃,更是早以遍布战场之上!

    一辆辆青铜色泽,车轮却早已被染成红色的战车车身泛起各色光芒,在车前异兽的狂野奔腾下纵横交错,横行战场。

    坚实宽厚的车轮在血色的战场上留下一道道仿若利刃般将沿路上的一切切割的深深痕迹,也在身后留下阵阵染上了血色的雪尘……

    而立与战场那血腥味浓郁非常的正中央,乘坐在战场上唯一一辆黑铁战车上。

    身周遍布数辆西周战车与异兽“残骸”的陈翔,注视着车前不远处那个手持三尖两刃刀,向自己大步走来的白衣身影。

    提起手中那把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内,已经不知染上了多少鲜血、夺走多少生命的乌黑利刃遥指对方。

    因为刚刚凭借天生神力劈开了一头异兽,而沾上丝丝血迹的脸上轻轻地笑了出来。

    眼中是久违的炽热与战意!

    “等你很久了,杨戬!”

    ……

    时间回到一个时辰之前。

    兵临城下的商军之中。

    一队又一队手持长矛、竖立坚盾,严阵以待的殷商士兵,被一辆又一辆越下坡墙,归属于西周的青铜战车在接触的一瞬间击破了阵型,突破了防线。

    只是依靠青铜战车那庞大的体量,西周战车就在极速的行进中不知撞飞了多少人,更不知车下不断转动的坚固车轮和那终究嗜血的异兽,又造成了多么巨大的伤亡!

    普通人,即便是训练的再精锐,终究也不可能以**凡胎挡住极速行驶的“坦克”。

    而在西周防线这边。

    与敌方战车在交错时短短交锋了一合,各有斩获也各有损失,但总归来说凭借系统士兵的带领和数量优势,占到些许便宜的殷商战车,同样盯上了坡墙上严阵以待的西周士兵。

    只是,和凭借体量、防御能力+速度,直接突破又或者说碾碎了殷商士兵那防备能力绝对不弱的阵型的西周战车不同。

    殷商那比西周数量更多,外形也更加恐怖、杀伤力更加巨大的青铜战车,身上泛起各色光芒,顶着箭雨,直接把作为西周防线,延绵数里坡墙和站在上面不断拨动弓弦的西周士兵一同送上了天!

    碰撞的轰鸣声震耳欲聋。

    代表木料断裂的咔嚓声接连不断。

    坡墙坍塌时荡起的尘土更是四处弥漫!

    而那些与坡墙一同被撞上天空,和不知多少吨的沙土作伴的西周士兵们竭嘶底里的慌乱惨叫。

    甚至让不远处刚刚从殷商军队中杀出来,身上不过添了些许伤痕,除了异兽眼睛恰好被长矛刺瞎而留在殷商军阵的某些倒霉蛋外,基本没有多少损失的西周战车兵都感觉心中一阵发慌。

    因为战意十足但却不代表头脑发昏的他们大都已经发现,那被他们碾出了数条血路的殷商大军中,除了些许恰巧被车轮腰斩的倒霉蛋发出来的压抑的低吼声外,实在是安静的有些瘆人……

    看着那在头盔下双眼默默注视着他们,并且已经开始重新列阵的殷商士兵,对比记忆中那些,只是一轮冲击,甚至有时只是冲到一半对面就已经崩溃的敌人——自家防线中那些士兵的惨叫声真的仿若一根根比牛毛还细的针,扎在各色伤痕也是不少的他们身上,让他们心里发寒。

    毕竟,即使驾驭着碾压众生的战车,即便经受过苛刻非常的训练,甚至纵横过无数次残人非常的战场,他们也终究是人!

    不过……

    “就算他们再精锐,绝对的力量差距也是不可能逾越的!”

    作为小队长的御车手高声喊道,勉强振奋着自己和身周的战车兵们因为这一意外而低落下来的士气。

    随即,他身下的战车车身亮起光芒,又开始准备带头发起下一轮的全力冲锋。

    这次,他要直接击穿整个殷商大军,来一手“擒贼先擒王”!

    而在被一个又一个硕大的贯穿伤撕碎的西周防线内。

    外貌狰狞简洁,棱角分明,杀伤力无愧杀戮兵器这一名词的殷商战车,在那些被他们撞上天空的西周士兵和砖木夯土一同落下后,彻底肆虐了起来。

    坡墙后密集“无序”的士兵,对他们这些体型庞大的青铜战车来说,简直就是最好的靶子!

    不说那遍布棘刺的车身让人被它碰到就是死,擦到就是伤,就连拉车的异兽都只是一张口,就有一个人被它活生生的咬碎,吞入腹中——还算完整的上半身掉到地上时,还能发出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实在是让人心中发寒、双腿发颤!

    只是和之前下意识没有深入商军之中的西周战车不同,突破防线后就开着略微晃荡的护盾长驱直入,视普通士兵为无物的他们很快就遇到了麻烦。

    一个又一个身穿蓝白两色云纹道袍的道士,出现在了他们身前。

    傲然的挺立着,似乎要以他们那在战车的阴影下显得无比稀薄的肉身来抵抗战车的冲击。

    见此,殷商双目通红的御车手们大都纷纷甩动手中铭刻着无数细小铭文的金属缰绳,让拉车的异兽们加快迈动它们染上血色的脚掌。

    ——既然这些道士想要不自量力的寻死,那就他们就成全他们!

    但,没过多久。

    碰的一声巨响之后,竟是殷商那开着护盾的战车在众多身前浮现出一道连成一片,波荡不已的蓝色光盾的道士们面前撞了个“人仰马翻”!

    虽然合力挡下了战车的他们,脸上都不怎么好看,甚至有不少道士都抑制不住,当场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惨白,可他们终究挽回了一些西周军中快要崩溃的士气。

    也让那些因为太过轻易的碾压而热血上头的殷商战车兵们稍稍冷静了下来。

    他们在战车上环视周围。

    看着那除了他们刚刚弄出来的血腥场景外,一道道遍布防线内,以西周防线内的营帐为节点以特殊材料勾画出来的神秘纹路。和那四面八方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在将领呵斥和老兵的带领下想要缩减他们活动范围,甚至将他们从战车上拖下来的西周士兵。

    也是此时才察觉到西周防线里的温度竟然有些温暖,地上也没有积雪的他们,心中不禁自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

    在殷商军阵之中。

    开启护盾后一路深入军阵,身后留下无数残肢断臂与地上冰雪作伴的西周战车,也已经快要来到陈翔所在的黑铁战车的面前。

    拉车的两头披甲巨狮已经开始不安分的咆哮了起来,车架上的玄鸟也开始盯着那些在军阵中所向披靡的西周战车,发出叽叽喳喳的轻鸣。

    而随着黑铁战车周围那些骑着披甲战马,穿着黑钢鳞甲的黑色铁骑突然散开。

    刚刚通过系统地图查看了一下自家战车战况如何的陈翔,在身边申公豹兴奋目光中再一次拔出了腰间的宝剑,冰冷冷的指向了来袭的西周战车。

    “现在该怎么办?还用孤说吗!”

    下一刻,黑铁战车以及那两头拉车的披甲巨狮动了起来,身周弥漫出黑色的光幕,狠狠的向着前方所向披靡的西周战车轰隆隆地撞了过去。

    黑铁战车上,那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黑甲战车兵也已经默默的站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在战车突然的加速中稳稳的持着手中的弓戟,时刻准备向敌人露出他们隐藏已久的獠牙!

    轰隆——!

    血,在飞……

    ps:感谢幸福不会来和身高一米六六的月票。

    ps:本来想要描绘一个宏大的战场的,却发现那样写的话会少了很多东西,所以写着写着就写成了这种格式,虽然不知道写的算不算好,但多少也把我想象中的战场给描绘出来了——说真的,心里有点忐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