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这样下去不行!
    遍布片片积雪的大地上,根根箭羽林立。

    虽然没有所谓(炮火)的硝烟弥漫,但战争的“味道”却依然让人有些透不过气……

    哐当!

    嘭嘭嘭……

    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在这冰冷的战场上扩散。

    随着物体与大地碰撞的声音响起,一个又一个强撑着挺立在雪白大地上的巍峨身影,在手中已经挂满了箭矢的盾牌脱手而出之后倒在了略带泥泞的地上。

    虽然盔甲的空隙乃至是薄弱的连接处已经被扎满了箭杆被鲜血染红的箭矢。

    但与泥雪地面亲密接触的脸上,那不甘的面容和眼神,却是代替他们那被鲜血堵住的声音,像世人道出了他们心中的怨恨!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我就这么不幸?

    为什么,我死了,你们却还活着?

    为什么…我…看不到胜利……

    这些个问题,在这一波箭雨中只损失了不到五十人的殷商军队中没有人给予回答。

    慢慢地站起身,放下手中同样插满箭羽,仿若豪猪的盾牌。在一个又一个系统士兵的带领下弓箭手再一次弯弓搭箭的他们,一如之前那般寂静。

    也还亏之前在陈翔下达命令后,领导着这支军队的系统士兵,以他们那被魔鬼训练后极佳的军事素质,把整支两千人的师团一块一块的分散开来——面对箭羽和攻城无力的骑兵部队更是早已被分配到了远离西周弓箭手射程的预备队。

    否则,被刚才那波仿若巨龙(中国黑龙)般遮天蔽日的箭雨打击的他们,恐怕现在已经失去了再一次试探防线的能力。

    ……

    “该死!盾手注意防御,弓箭手再来一波射击!”

    西周那堆垒而成,削尖的拒木和滚石擂木严密防御着的坡墙上。

    有些狼狈的又一次将扎上了数跟狼牙箭的新盾牌放下,那个在刚才命令众多西周弓手放箭的将军,顺手扶住一个差点跌倒的士兵,恶狠狠的看着远方那支看起来没有多少伤亡的军队,再一次挥动手中的宝剑下达了命令。

    嘣嘣嘣!

    嗖嗖嗖!

    随着弓弦的震动和箭矢的呼啸,又是一波遮天的箭雨从西周防线的前沿,向此时极度分散的殷商师团射去。

    可举盾险之又险地挡住一支根本不应该在现在出现的漏网之鱼,这个下令弓箭手放箭的将军,在后怕之余,溢满怒火的脸上却是没有浮现出一点高兴。

    他环视周围,那些在数轮箭雨下数量远比殷商一方训练有素的精锐要多的多的负伤士兵。

    哐当!一声,猛的又一次把手中刚刚出库的盾牌扔在了坚实、没有多少白雪覆盖的地上。

    “该死的!丞相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击?!

    敌人明明只有两千多人而已啊!!”

    不行,这样下去绝对不行!x2

    和杨戬混杂在西周军队中,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为人包扎伤口,又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到有人在躲避箭矢的混乱中死去的姬发,和那位指挥军队的将军一同在心中吼道。

    和大概预估着战场的局势,进而端坐中军大帐中布设各种后手和命令的姜子牙不同。

    此时直面战场的的姬发,和那位没有让姬发记住姓名的将军,才了解再这样继续下去,己方那些各方混杂的军队根本“撑不住!”

    在死亡面前,众生平等。

    而在那夺取生命的箭矢面前,没有经过魔鬼训练,没有被当做矿石来磨炼意志,把生死当做常事的西周士兵乃至是将领,单单只是面对那随机的死亡可能和身边同类的惨叫、恐惧,就会慢慢被心中极速增加的压力吓破胆子!——就像是那俄罗斯轮盘,等待,侥幸,从来都是比直面死亡还要让人痛苦的煎熬。

    还能够与以系统士兵为脊椎驱动的殷商军队对射,这已经可以说西周的士兵意志力非常顽强,并且因为己方的人数众多,增添的足够的士气和绝对的自信。

    毕竟,在他们看来这是一场绝对不会输的战斗。

    但这样下去却绝对不行!

    因为保持着理智的姬发和那位指挥战斗的将军知道,他们的敌人并非只是此时在防线外,和他们进行无意义对耗的那支师团。

    在那支师团身后还有着殷商的十万大军!

    如果现在就只能凭借着人数才能打赢对方,并且己方的损失还不算小,那等面对之后数量比自己还多的殷商大军时,可能不用打西周的军队就垮了!

    就好像从西汉打败匈奴开始,一直延续到晋朝才算被五石散和五胡乱华暂时终结的一汉当五胡的传说。

    人的认知和信心,有时候真的能够产生异常可怕的力量!

    “杨戬,拜托了!”

    和在那里恶狠狠的想着应该怎么办才好,是不是真的要违背丞相命令擅自出击的将军不同。

    本来只是因为想要看看真正的战场有多么残酷,好歹不会在商周最终决战时出丑的姬发,低下身子,拱着手,认认真真的向身旁的杨戬行了一礼。

    “公子……”

    杨戬言语有些迟疑,双手却连忙先将为他行礼的姬发扶起。

    也还好此时战斗的正为激烈,周围的士兵乃至是必然认识姬发的将领都自顾不暇,否则杨戬自知自己怕是有大麻烦。

    而姬发想要让他干什么,即便是他不说,在这个时候的杨戬也很轻易的就能想到。

    只是……

    看着姬发被自己扶起后英俊脸庞上,满是认真的表情和眼神,心中迟疑不定了数息的杨戬叹了口气。

    默默的在心中对此时中军大帐中刚接到那些姬发随行护卫,关于姬发跑去防线前沿的报告,正要派人去找他们两个的姜子牙道了声歉。

    他点了点头,为姬发加持了一个护身的法术,便转身挥手召出寒光闪闪的三尖两刃刀,仿佛化作实质的气势推开拦路的西周士卒,大步向着夯土坡墙的墙头走去。

    白衣飘飘间,只留下一道余音。

    “杨戬,领命!”

    ……

    镇西城中。

    被玉鼎真人“强行扣留”在杨戬府中,此时正在一小亭里用食指敲着石桌,满心无聊的喝着琼浆玉液的敖寸心,和趴在门口看似看门,却是在偷懒的哮天犬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心悸。

    而此刻正盘坐于府邸主卧中闭目清修,身前摆着一张黑白棋盘的玉鼎真人睁开了眼睛。转头遥望东边西周防线的方向,美丽的双眸中有些凝重。

    但过了一会儿,眸中几乎快要抑制不住那越来越亮的炫丽神光的她,却是突然闭目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只要性命无忧就好……”

    咔嚓,咔嚓。

    随着玉鼎真人的话音刚刚落下,她身前那张棋盘上的众多棋子全部碎成了石子……

    这章发晚了,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