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再让我看看
    时光匆匆流逝。

    随着殷商与西周这两个常人眼中的庞然大物对于大战的准备越来越完善,本就只差几个星期就要入冬的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一个月后……

    天空中甚至已经下完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和第二场雪!

    虽然都仅仅只是一场无法和以往那些积雪动不动就数公分厚的大雪相比的小雪花。但那大地在一夜过后盖上了一层能够没过脚裸的雪白薄被的场景,和刺骨的寒冷却也依然宣告了冬天的来临!

    而相对其他时候的严冬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决战的大好时候!

    “报——!”

    一声来自思维之中的“声音”,让挺立在两头披甲巨狮拉乘的黑铁战车上,和军中的将士一样披上了一件早就准备好了的黑色棉绒印有红色帝字的披风,面向远方雪地上那片若影若现的石木营墙,在拂面的冷风中闭目养神的陈翔,睁开了紫色的眼睛。

    而在距离殷商军队数里外的一处小土坡上。

    几个身上绑着些许杂草,盖着几张雪色狼皮,趴在雪地上毫不起眼却一动也不敢动,满身雪水、污泥,脸上明显冻得发青却面无表情的侦察兵,正眯着闪烁异样光泽的双眼,凝视着几里外的茫茫白雪之中,那条明显是零时建造出来,外形不免粗犷一些,但却多少功能完善,能让大意的敌人撞得头破血流的防线,无声的在心中继续着自己的汇报。

    丝毫没有在意在他们趴伏的这处,同样被白雪覆盖还位处逆风的小土坡下,那几个身穿贴身皮甲,手中最长的兵器也不过是一把掉落在地上的青铜短剑,死后被人草草托到一块儿以免暴露踪迹的西周士兵,那在满是惊恐的面容下,破了一个大口的咽喉、和直接被洞穿了的心脏处,不断流淌而出,几乎把小块雪地染红、融化的鲜血所造成的浓烈血腥味……

    “潜伏于我军四周的叛军探子现在已经全部被拔除,叛军也以聚集兵力在镇西城以东十里处设防,目测没有大量器械,也没有发现大量战车,兵力应该不会超过五万……”

    “大王,是否要发起总攻?”

    陈翔看着“眼前”呈现出来的地图,稍稍思考了一下,就在脑海中发出了命令。

    “拍一师去试探一下,三师五师策应,其余全体戒备,看看他们的反应。”

    “如果有被勾引出来的,就毫不留情的全吃了,但若是没有动静,就不要轻举妄动。”

    “这可能是个陷阱。”

    “是!”

    思维间进行的通讯,转瞬间流过此时承接着上万道意识的脑海,一条条命令从那个名叫系统,本质却远非如此的庞然大物体内,迅速在全军之间传递。

    整个殷商那近十万人,足以占满整座鸟巢体育场,都可能还有剩余的精锐军队,顷刻间便整个动了起来。密集的脚步使得这片雪地雪花纷飞。

    虽然因为几乎十分之九的士兵都是被系统士兵重新训练过的本土士兵,因此并不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令行禁止。

    但这间隔不过几秒,而且毫无阻碍感的行动速度也依然吓了窝在远方西周防线内,趴在血迹斑斑还未清理干净的木质哨台上,用简陋的单筒望远镜猥琐观察的西周士兵,和此时就待在陈翔身边,玉白小手中捏着个活灵活现的小雪人的申公豹一跳。

    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在没有令旗的指挥下还能运转的比有令旗时还要快的军队,也因为他们都没有在军队行动之前,听到陈翔亦或者哪个军长所发出的命令。

    ——话说,这支陈翔为了自己能够完全控制,而选择把将领都扔到了运粮队中的军队,真的有军长这种方便传给命令的东西存在吗?

    ……

    “大王……您这真是神乎其技啊!”

    看着陈翔在军队擅自行动起来后依然面无表情。

    立在陈翔身边,身上也披上了一件黑色披肩的申公豹,破口而出的话语中满是赞叹和抑制不住的好奇。

    曾经指挥过一次大军的她当然知道要让一支庞大的军队听从命令而且完整的运作是何等的艰难。

    即便是那时手中有着一支绝对精锐,而且完全服从命令的军官,那时的她也很难像陈翔这样让整个大军都令行禁止。

    而且,修为不低的她能够做到传音入耳并不奇怪,但身为商王,也明显没有修行过术法的陈翔是怎么做到无声无息间在军队中传达自己的命令?

    陈翔却是没有理会申公豹的恭维和她身上那已经溢于言表的好奇。

    只是注视着脑海之中的地图和那三支从前军中“分离”出来,并且全都披上了绒毛披肩的军队,向着周军布设出来的防线逐渐远去。

    看着系统地图上灰云密布的周军防线,那因为“内奸”的存在而露出一角的神秘纹路。

    一点都不怀疑在自家军队花费大力占据了那处防线之后,这些只露出点滴纹路的阵法会“轰隆”一声葬送数万人生命的陈翔,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冷的在他旁边,期待他解释一下的申公豹抱着肩膀打了一个哆嗦。

    姬发,杨戬,姜子牙,这就是你们的计谋了吗?

    还真是可笑啊!

    ……

    “阿,阿……阿嚏!”

    “姬发公子,此处甚冷,不若回营歇息以防感染风寒?”

    “此处有杨戬看着就好!”

    镇西城外十多里处的防线之中,站在一处地势比周边防线还要高出一些的巨石顶上,在呼啸的冷风中眺望着远方多少还能看到一些的殷商军队。自认身体还算不错的姬发,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吓了等在巨石下面的那些西岐侍卫们一跳。

    也还好被就站在身边的杨戬搀扶住,要不然肯定要从这足有七八米高的地方跌落下去,少说也要断手断腿。

    只是即便没事,下面还有哮天犬守着,杨戬也着实是不敢再让姬发再待在这里了。

    但身穿蓝色华服,外面也披了一件白色绒毛披风的姬发,却是在向杨戬道谢后摇了摇头,看着远方那庞大到一眼看不到边的殷商军队,凝重的双眸中满是认真。

    “再让我看看,再让我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