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懂事
    “不错,真不错。”

    良久,啪啪啪的鼓掌声,打破了琴声停息后,空气中那股莫名的沉寂。

    看着那坐在碧竹修建,薄薄一层清水中枯荷环绕的凉亭内,乌黑长发及腰,整齐梳理在身后,身前漆黑又点缀出一条赤龙的桌案上,摆放着一把浮现出华美金红色纹路的凤尾古琴,气质和以往截然不同,优雅又安静的红衣身影。

    从足有两人高,模样颇为奇异的假山后面走出,雪白长须与长眉皆是垂落腰间,身上蓝白道袍点缀着朵朵白云的太乙真人,双眼中满是欣慰。

    抚着被秋风吹动的雪白长须,他沿着铺盖着彩色石板的小路走入凉亭,口中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哪吒,我原以为你是在朝歌白白荒废了将近十年,却是没想到你竟然学会了一手不错的琴艺。”

    “你此行确实没有白去。”

    “那比干少师,也确实很有教书育人的本事……”

    想那其他世界的自己大多花费了数百年的时间,也没让哪吒学会什么修行和战斗之外的事情,太乙真人的心中就有些发乐。

    只是,太乙真人的话还没有说完。

    戴着乾坤圈的玉手轻抚过琴弦,身姿挺拔纤柔,坐在侧面刻画着林园之乐的圆凳上,身上穿着一套绣着朵朵盛开的金莲花的红裙,美的惊人!让人一点也无法将她和曾经那个假小子联系在一起的哪吒,就突然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

    “师傅,你说人真的能够死而复生吗?”

    原本想要和哪吒套套近乎,好让对方别为自己之前开的那场“小玩笑”生气的太乙真人身形一顿,故作和蔼的面上严肃了起来。

    “为何突然问这种问题?”

    “有个人,我想救她!”

    听到哪吒这么说,太乙真人转瞬间便明白了哪吒的想法。

    “胡闹!轮回之事怎能儿戏?!”

    “可徒儿记得师傅您曾经说过,让一个人复活对您来说并不难!”

    幽幽的转过身来,注视着表情严肃的太乙真人,哪吒的美眸中异常的认真。

    “而且,这手琴艺也并非是比干老师教我的……”

    回想着那曾经在王宫中响起的美妙琴音,和那温柔美丽的身影,只学到刚才弹奏的那首,专门为她而弹奏的乐曲的哪吒,心中竟是有些想哭。

    因为那个温柔美丽的身影,和哪吒记忆中最为深刻的母亲有所重叠。

    看着哪吒的双眼,进而窥探着哪吒的内心,太乙真人的心中有些头疼。

    他竟是突然觉得,比起现在这个懂事的哪吒,还是以前那个喜欢胡闹的熊孩子比较好应付。

    只是,这又能怪谁呢?

    要不是他之前开的那场危险的“小玩笑”,哪吒又怎么会突然多愁善感(中二)起来……

    沉默良久。

    太乙真人摇了摇头,伸手指着那蒙着一层薄云,似乎是要下雨的天空。

    “人与人是不一样的。世界与世界也是不一样的。若是刚死之人,魂魄健在,让她复活对我来说不过反掌之难。在其他界中,只要没有转世投胎,那你也能去地府将人带回来。”

    “但是这个世界不同,这个世界的天庭地府还皆未完善,是由“天”亲自定好了一切。”

    “不说你想救的那个人,身为炎帝后裔,必然早有着属于自己的命运。就是一个普通人,死了数月的时间,在此界我也不好干涉。”

    说到这里,太乙真人放下手。来到亭内哪吒对面突然多出来的那张圆凳上坐下。

    “而且,若是真能让姜汤复活,以殷商那数百年的底蕴,也不至于现在都没有动静。”

    “……”

    哪吒沉默了。

    因为太乙真人说的——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不是说修仙者皆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吗?!

    似乎是看出了哪吒的想法,知晓近几年朝歌城乃至整个殷商之中,关于修仙这个话题的画本谣传都很流行的太乙真人摇了摇头。

    伸出无暇的手指,轻轻点在了哪吒光洁的眉心。

    “现在,明白了吗?”

    “……嗯。”沉默了一会儿,哪吒点了点头。

    “那就与我说说你为何这么久都不愿意回家去吧。我可不记得我的徒儿是个不爱家,又不孝顺的孩子……”

    ……

    而在另一边。

    姬发分给杨戬的那座,早以挂上匾额的精致府邸内。

    和哪吒师徒相似,身边一身白衣的杨戬,和身着道袍的玉鼎真人正坐在主院中,一配有八张石凳,桌面摆着数盘小菜,一壶好酒和两只酒尊的圆形石桌边一叙。

    旁边,还陪同着一条毛发乌黑发亮,卧在杨戬腿边装乖的哮天犬。

    只是,和哪吒这边是太乙真人和哪吒相互问答不同。

    杨戬对玉鼎真人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本来还想用敖寸心来戏弄一下杨戬的她,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师尊,您可知我为何会忘了兄长?”

    “……”

    这可让玉鼎真人如何回答?

    难道真要实话实说,是她看他那时整天以泪洗面、颓废异常,心中实在是不忍才暗中封去了他的这段记忆?

    知晓家人这两个字对于失去了家庭的杨戬来说是有多么重要的玉鼎真人说不出口。

    即便她知道,只要她实话实说,那杨戬会怪她的可能性不会超过百分之一。

    但她实在是不敢去赌这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虽然能掐会算,在这蒙蔽天机的大劫中也能算出很多与自己相关的东西,处处占得先机。

    但玉鼎真人终究还是和她那些大都不把弟子看的多重要的师兄弟们不同,她虽然收徒更加严厉,但她对弟子的爱护却是出自真心。

    更何况,杨戬对她来说还和普通的弟子不同……

    而看着玉鼎真人沉默了下来,其实早在寻回记忆的这几年中,就已经大致确定了是怎么回事的杨戬,在心中叹了口气。

    摇了摇头,为玉鼎真人送上了一杯,镇西城外桃花镇中特产的果酒。

    “师父,若您不想说,就不必说了。”

    接过盛满果酒的酒尊,先是轻轻抿了一口。

    感受着甜美滋味在口舌间绽放,又直入喉间。很长时间都没有喝过酒了的玉鼎真人放下空空如也的酒尊,绝美的脸颊变的微红。

    薄唇微张,吐出丝丝馨甜的酒气。

    “戬儿…你…已经知道了啊~”

    两人都不是傻瓜,杨戬能从玉鼎真人的沉默上确定自己的猜测,那么可能比杨戬自己还要了解他的玉鼎真人,又怎么会不知道现在的杨戬已经猜到了真相?

    “嗯。”杨戬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却是直接无视了面前这“桃园春色”。

    “不问问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只是那时的我太懦弱了而已,师父您是为了我好。”

    “……戬儿,你懂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