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出乎预料的乐曲
    “总算是走了……”

    “真希望那个姑奶奶以后别再来了。”

    站在小城那不算多高,但也因为建造时打入了木桩而还算结实的夯土城墙上,眺望着逐渐离开小城的军队。

    一个身穿棕红色华服,头戴孔雀石铜冠,身周有十多个身穿皮甲的侍卫陪同的中年人,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松了口气。

    只是,他的身边却是有着一个同样身穿棕红色华服,只是披头散发的少年人在碎碎念着。

    “大王也真是的,为什么要派那种胡闹的小丫头来接收粮草,有好处都不知道收,害得我把私房钱全陪进去了……”

    听的那华衣中年原本松了口气的脸上,瞬间布满了怒容!

    抬起宽大且带有汗渍的手掌,就向那正要说出什么大逆不道之言的华服少年的脸上打了过去。

    啪!

    “混账!”

    “你的那些私房钱算个什么?!连一队人马半月的粮草都买不下!!”

    “你可知若非我舍了脸面,让家里费了大力把你挪用军粮抵债之事压了下去,又自费为军中添上那短缺的粮草,还把旧粮换成了新粮,你现在都已经被压在断头台上了!”

    说完,这华服中年气喘吁吁的。

    但看着被自己刚才那一巴掌打倒在地,此时正捂着印有一个通红的巴掌印的脸,明显有些晕乎的华服少年。

    他竟是上前一步还想要再踹上一脚解解气。

    看起来这孩子确实是亲生的!

    只是,他这个举动却是被身边的那些侍卫手忙脚乱的给拦下了。

    毕竟谁知道他这一阵饱含怒火的拳打脚踢会不会把人打死,打死了的话等气消了又会不会找他们麻烦?

    “大人,还请息怒,大公子他毕竟还年幼,不知人间险恶,有了这一会的教训,想必大公子他一定会懂事很多……”

    说着,这个留了一撮小胡子,穿着一件精工皮甲的侍卫首领还像着坐在地上的少年使了个眼色。

    “年幼?”

    看着面前抱着拳,睁眼说瞎话的中年侍卫首领,又看看那瘫坐在地上,捂着脸,也还好没有尿裤子的华服少年。

    稍稍冷静下来了华服中年,挣脱了侍卫们同样放松下来的七手八脚,整理了整理凌乱的衣衫,冷哼了一声:“哼!都快十八了还年幼?”

    “人家大王现在都已经治理大商好几年了!”

    “我也是不知道遭了什么孽才生出这么个气死人的东西!”

    “还学人家赌博?赌输了还敢偷悄悄的用军粮去抵债?你知道被申“太师”当面指出来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有多么害怕吗?!”

    “那可是抄家的死罪!”

    “也还亏人家把这事提前指出来了,要不然真到运粮食的时候才发现这事,惊动了大王你我全都得死!就是家里也脱不了干系!”

    指着华服少年一阵怒吼之后,又是气喘吁吁。

    本就身体不太好,这两天更是担惊受怕到几乎没合眼的华服中年,放下心中的重担又心情接连波动之后,眼前一黑,好悬没有跌倒在地。

    “大人!”那些离得近的侍卫赶忙搀扶。

    “爹!”被一巴掌扇到懵逼的华服少年也清醒了过来,面上有些焦急。

    显然,还算有些智商的他,知道自己能够在身下这座小城中胡闹是靠着谁。

    “没事,我还死不了!”

    扶着城墙稍稍喘息,华服中年有力的呵斥声终于让心中有些慌乱的侍卫们冷静了下来。

    只是,看着那还坐在地上的华服少年,这中年只感觉越看越心烦。

    索性,直接挥了挥手,转过了身。

    “还不快点把这个丢人现眼,连那么点小伎俩都识不破的傻东西送回去?!”

    “是,大人!”站在少年两旁的几个侍卫纷纷抱拳领命,然后,合力将少年从地上架起,就开始不顾他的反抗,扶着他向城墙的阶梯走去。

    而看着少年和侍卫们走远。

    一直守在中年身边的侍卫首领,向着此时正扶着城墙,眺望远方沿着国道逐渐离去的殷商大军的华服中年低声问道:“大人,您可是已经猜到了这次是谁做的鬼?”

    “是谁做的鬼?”

    华服中年冷哼一声,握紧了放在墙垛上的拳头狠狠一砸,转身恶狠狠的看向了小城中央某座人来人往的精致府邸。

    “这还用问吗!”

    ……

    被殷商军队团团护卫的黑铁战车上。

    靠着护栏,看着广阔无边的世界,很快就再一次无聊起来的申公豹,看了战车上那几个冷冰冰的战车兵,无奈的叹了口气后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抬头看着陈翔问了一个问题。

    “大王,如果有人对这批粮食动手的话,您会怎么做?”

    “杀了。”

    看着远方,单手握住护栏的陈翔,声音没有丝毫波动。

    “那,如果是很多人对这批粮食动手呢?”

    “那就全杀了。”

    “还真是冷酷呢~”

    申公豹笑了起来,直起了身:“但,如果是这座城的城主要动那批粮食呢?”

    陈翔终于转过了头,看向申公豹,那双倒映着申公豹娇俏笑脸的紫色瞳孔中无比冰冷:“刚才已经说过了,敢对军粮动手的,就全杀了。”

    “……”

    申公豹沉默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那个对于殷商稳定非常重视的帝辛会这样回答。

    然后,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此时又转头眺望远方的陈翔的侧脸,瘪了瘪嘴,看着护栏上那些一直不吃不喝也没见有一点不精神的玄鸟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那这城的城主还真是幸运啊~也还算是聪明……”

    “对了大王,我让这波军粮多了三成,你有什么奖励吗?”

    “……奏乐吧。”回过头,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此时满脸期待的申公豹,陈翔沉默了一会儿,回过头去冰冷的说道。

    “哈?这算什么奖励!”

    听到这意料之外的话语,申公豹傻眼了,就想要开口再说些什么。

    但,陈翔“这是你的本分。”这句话却是将她正要出口的反驳击沉。

    “……”

    沉默着,黑铁战车上除了呼吸声和金属的碰撞声之外,安静了下来。

    只是很快,战车上就响起了一首悠扬动听的美妙乐曲。

    感受着心中浮现而出的众生百态……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是那个喜欢胡闹的申公豹弹出来的。

    也让人忘却了弹奏这首乐曲的丝器是从何而来……

    而在另一边。

    已经彻底开始备战的镇西城中。

    一座占地也是颇大的府邸里,也是有着悠扬动听的琴声响起。

    认真倾听,路过之人纷纷驻足,眼前仿若浮现出自己那以不知多久没有回去过的家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