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知真假的善良
    没错。

    就和大家心中猜想的一样!

    几年前曾经在御书房的内卧中,利用迷香将陈翔杀死在床榻上的那个女刺客,确实是西岐派去的!

    陈翔向西岐问罪,也并非全然都像是很多聪明人所想的那样,是为了让他们自乱阵脚,顺便创造出来一个开战借口的诬陷。

    其中还夹杂着一半,一位帝王最为真切的怒火!

    要知道,在被杀死一次之前,陈翔可是在了解了自己在国力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只他要不作死、也没有大型天灾之类的意外连续发生,殷商输给西岐的几率就基本不会高过三成之后,就再也没有想过要在国家实力能够彻底碾压对方之前就首先和对方直接开战……

    只不过。

    出乎很多人,甚至陈翔意料的。

    派那不知道以在朝歌城甚至是王宫之中漂浮了多久的女刺客去刺杀陈翔的人,不是那时还是西伯侯的姬昌,也不是明面上身为小侯爷的伯邑考。更不是某个想要挑拨殷商和西岐两家纠纷,从而获利的龟孙,亦或者姬昌对那些附庸西岐的小部落所说的,这纯粹就是帝辛自导自演的阴谋。

    而是在那时驻守西岐,俊秀面容上时常在西岐百姓面前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内心却早就已经深受自己煎熬的姬发!

    一个人的性格是怎么样的,是由什么组成?

    姬发直到现在也不清楚。

    但天生聪慧,心智机敏,并且在出生后不久就被整个西岐寄以厚望的他,却很早就看清楚了一点。

    那就是周围人口中的言论,能够杀人!

    比最锋利的刀子都要锋利。

    比被关在兽笼中,每月都要杀上数十奴隶的嗜血猛虎还要可怕!

    它能够让亲人反目成仇。

    也能够让仇人把恨意收入心底,面上笑意盈盈地结为手足之情。

    它能让富人变成乞丐。

    却也能让一个奴隶一步登天!

    它能把黑的变成白的。

    更能把白的变成黑的……

    所以,出发点比别人高得多,处境却也别人危险的多,一步踏错就可能落下深渊的姬发,从察觉到了这一点之后,便一直都在选择成为“众人”口中称赞的“那个对象”。

    甚至在不知不觉间,把自己真正的样子都给遗忘了……

    “还真是可笑啊,这不知真假的善良。”

    叹了口气。

    望着天上那朵朵随风而动的白云,遥想当年自己仗着整个西岐的宠爱和年幼,把自家兄长欺负哭了还在母亲面前装乖时的样子。

    还记得那时的自己是何等嚣张跋扈,那些族人们又是如何不论是非对伯邑考指指点点的姬发,捂着仿若空荡荡却有着丝丝触感的心口,满是怀念的苦笑了一声。

    像是在笑自己那时的幼稚与不懂事,像是在苦自己为何要伤害一个关爱自己的人,像是在怀念那时多少还能够随性而为的自己……和那位从来都不会像父亲一样用看宝物一样的目光看待自己的母亲。

    但只有他知道,这些都是假象,这些都是为了掩饰他那颗冷漠的心。

    回想那封让自己以为自己和曾在母亲床边发誓要永远守护自己兄长可能就要天人两隔的书信。

    回想着那位在离世前的最后一刻,曾柔声对着泪流满面心中却无甚波动的他说出“发儿,我错了,你天生就是一位帝王”的母亲。

    姬发随手将手中那张被他攒成一团,内容迟早都会被全军知晓的蓝色锦书扔下了城墙。

    看着它在空中翩翩起舞,反射的阳光有一瞬间星罗棋布,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一样沿着难以琢磨的痕迹落下城头……

    没有去在意它是不是会掉到下面某个大头兵头上,又或者落到地上被众人踩碎。

    姬发摇了摇头,放下捂住心口的手,转身在向守在城墙上那些对他投以关心目光,正想上前询问他有没有事的近卫和传令兵微笑着点点头后,便在他们的护卫下离开了这些时日一直都忙成一团的城墙。

    而当他们踏上城墙那砖石垒成的宽阔阶梯正要向下走去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又一阵的惊呼声,从因为争夺那块“天降”锦书而变得有些混乱的城门处传来。

    显然,城门处多少也有识几个大字的西周士兵,认出了那张蓝色锦书上所写的东西。

    等沿着阶梯他们来到城墙下,就看到一个满脸惊容的士兵跑出此时城墙边那片特意为军队隔离出来的区域,快步向着城主府的方向跑去。

    在高喊着“让开!让开!天降警示!”,推开那些挡了路的百姓时,捏紧的手中,那张被攒成一团的蓝色锦书若影若现。

    ……

    “如何,此子当为人主吗?”

    “机敏过人,命数非凡,又定力惊人,确是一位可以代替帝辛的人主。”

    “姜尚师弟的眼光不错。”

    在无物可依的半空之中。

    看着姬发在近卫的护卫下渐渐走远,隐身与此,立在虚空之中如如履平地的十二仙分身纷纷议论了起来。

    一声白衣,潇洒依旧的广成子微笑着发问。

    此时却是换了一副男儿身,年岁看似中年,样貌也是颇为英俊亲和的玉鼎真人掐指做达。

    从百岁老人变成一白发小童的太乙真人,眼含赞赏地看着姬发离去的背影点点头,出声应和。

    而其他人,也是在心中推算完了,纷纷开口称赞,说着“此子定然能建立一替商之国。”

    似乎,周在还未与殷商的十万大军蒙面的此时就已经赢了……

    而显然,姬发心中的纠结乃至于痛苦,并不能让早已度过这个阶段的十二仙们注意。

    也只有在刚刚掐算完姬发命数,心中突然有些不安,却因为大劫影响无法算到其他的玉鼎真人突然开口像众人问道。

    “诸位,此次商周之战,我们出不出手?”

    众仙沉默了下来。

    相互看了看,却是陷入了沉思。

    帮助一个势力的崛起和直接帮助一个势力战斗是两回事。

    而从侧面支援一直军队和直接杀戮十万大军所造成的因果关系,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他们可不是他们杨戬和哪吒,本身在凡间甚至天界都还有着因果寄托,而且自身又是沙场战将根本不用担心这个。

    早就自命化外之人,还是此次应劫之人的他们要是敢在凡间屠戮一个正统王朝的军队,即便因为这场封神大劫天庭不会说话,人道的反噬也足以让他们重修千年。

    所以,虽然很想帮姜子牙,但却也不至于会把自己和其他师弟都陷进去的广成子,在其他十一仙分身或明或暗的注视下看向了玉鼎真人。

    他向玉鼎真人问道:“截教的闻仲师弟可在这次的商军之中?”

    玉鼎真人甚至没有推算就摇了摇头:“他现在都没有回到朝歌,自然不会在此军之中。”

    广成子再问:“那此军可有其他截教中人?”

    玉鼎真人微微迟疑,想到了申公豹,然后说道:“怕是没有……”

    广成子摇了摇头:“那我等如何能够出手?”

    “凡人的战争,还是交给凡人的军队来吧。我等,且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