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五五开。为何,没有死?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在那茵茵绿草早已枯萎凋零,露出片片龟裂大地的广阔平原上。

    脚步大致相同的行进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虽然并不像爆竹声般震耳欲聋,却也在耳边回绕的无比清晰。

    而那数万人同时抬起又落下的脚步,在大地上所带起有序的震动,更是让方圆数十里内,无数正准备过冬的蛇虫鼠蚁从洞中慌忙逃窜出来。

    也惊吓的无数饥肠辘辘的狮虎鹿群,慌不择路地躲入多有草木精怪亦或者恶神庇护的萧瑟森林。

    仿若此处马上就要地龙翻身!

    从上空向大地俯瞰。

    这是一支分做两百支,沿着一条只有区区十多米宽的夯土路,在原野上齐头并进,一眼看不到边的庞大军队。

    烟尘滚滚间。

    除了那数百架分布与军队两翼护航,由各类异兽拉乘的可怕战车。

    军中向前不断行进的士兵,大多都身穿闪烁着青铜光泽的铠甲,披着一件用作保暖,颜色微褐的绒麻披风。手持着如林的长矛与剑盾,威风凌凌!

    而相对较少的那些,则是身穿着镶嵌皮甲,外披着绒麻大衣。背上背负着弓箭,望着前方湛蓝天空中飞过的那数十只苍鹰,目光炯炯有神……

    而在军队正中。

    随着那些由鹰部落进贡上来的训鹰师们喂养的苍鹰在探查完了周围的地形后不断飞回。

    停留在那唯一一架用披甲巨狮拉乘的黑铁战车,与车边那队人数不足百人的黑甲骑兵肩、马上的数百只玄鸟也开始不断鸣叫。

    直到站在黑铁战车顶上,那个身高两米出头,穿黑色龙纹铠甲,披着黑色玄羽披风,腰间佩着铭文宝剑,头上戴着黑钢宝盔的英武男子,像是被叽啾声吵烦了一样睁开了他那假寐的双眼。

    冰冷的扫视了一遍。

    这些单是存在就让军队士气大大提高的玄鸟才都开始像知错了一样,乖乖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就像是行在军中最后,那在大军行进造成的滚滚烟尘中,也毫无怨言的守卫着军队后方的数百架机关人。

    而这个时候,黑铁战车上,除了五名身穿黑钢重甲的系统士兵之外的另一个人来到了高大男子身边。

    看着停在战车护栏上,那一只只像是放大了一些的雨燕,本质却全然不同的乌黑玄鸟,轻声笑了起来。

    “大王还真是威武啊,竟然能让玄鸟前来助阵……”

    “若我没有记错,这可是殷商数十代以来,只有您和商祖才拥有的荣光!”

    陈翔冷漠地撇了申公豹一眼,没有理会她口中的奉承。

    目光看向远方,那除了永远高大的不周山,和大军脚下那条不断延伸,不时有着赶路的行人和商队出现的夯土路外,还是如数个时辰之前一样平平如野、一望无际的地平线。

    “你又偷跑出来,闻太师他知道吗?”

    申公豹俏脸上的微笑更盛,抚了抚被秋风吹乱的发梢,说道“师兄他当然知道。”

    心中却想着就算之前不知道,现在也应该知道了……

    显然,之前趁势揪了一把黑豹毛发留在太师府偏院书房中的申公豹,完全是故意的。

    而陈翔显然也是完全不信申公豹的鬼话。要不然,他之前询问时,也不会用“偷跑出来”这个词汇。

    之前随军巫女和道士发现申公豹“偷偷”混入了军中之后,也不会二话没说,就让她和此时正在军中当一队正,率领一支前军百人队的恶来一样随军而行……

    但看着远方地平线上那一成不变,最多就是多几个行人、多几颗枯木的景色。

    刚刚为了保险,通过系统地图确认了一下军队行进方向没有差错,目的地不会在几日后莫名偏移个几千里的陈翔,或许是为了消磨行军中的无聊时间,又一次开口向申公豹问道“在自家乖乖待着,不好吗?”

    “才不好!会很无聊的。”

    申公豹清脆的声音回答的很快,双手搭着战车那几乎比她整个人还高的护栏,在护栏上玄鸟们好奇的目光中,幽幽地看向远方。像是已经看到了镇西城中,早已不负青春的那人。

    与姜子牙一战是她的宿命,她不可能,也不会去躲!

    “无聊总比丢掉自己的命强。而且孤也不觉得在太师府中待着,你就会把自己闷着。”

    同样是看着远方,眼中看到的却是不同的光景。

    陈翔冷漠的声音中似乎话中有话“就像明明之前几次都把你禁足了,你还非要跑出来惹事一样!”

    听出了陈翔话语中警告的含义。

    却一点也不意外陈翔会知晓自己在朝歌城中引发的那些骚乱的申公豹,侧身注视着对方英武冷俊的侧脸,莞尔一笑。

    “那大王还真是看得起我啊,只是大王,我能把前半句话当成你对我的关心吗?”

    “随便。”

    “哈哈,大王害羞了?”申公豹轻掩着樱唇,看着话语中满是敷衍的陈翔侧脸,眸中露出丝丝玩味的笑意。

    而陈翔则撇了她一眼,问道“你想死吗?”

    “……”沉默着,被陈翔冰冷的目光看的心中有些发寒。

    申公豹脸上的笑意消逝,转身趴在战车护栏上,逗弄了几下黑铁护栏上的玄鸟后,再一次一脸无趣的眺望着远方,那又是出现了一队行人的地平线。

    “无趣的人就是这样,明明是自己想聊天的,却总是把话题聊死。”

    “那又是谁在出言不逊?”

    “……”申公豹被陈翔说的哑口无言。

    但很快,看腻了远方景色的她,开始转移话题“大王,您觉得这次我们会赢吗?”

    陈翔抬起头,目光深邃的看向清澈、湛蓝,又有着朵朵白云点缀的美丽天空“战争从来没有必胜的时候。不管优势或着劣势有多大,在没有分出胜负之时,几率都只会是五五开。”

    “是么……”申公豹嘴角勾了起来“大王还真是谦虚呢,明明都有这么强大的军队了。”

    “谦虚?”自语一声,陈翔收回望向天空的目光,看向高耸如云不见顶的不周山,心中却是冰冷地发出了一声嗤笑如果孤这是谦虚的话,就好了……

    凡间的军队再强,能比的上一尊圣人?比的上十二位能翻山倒海的人仙?

    敢于发起决战只因为另有倚仗,并且不觉得十二人仙会直接出手的陈翔,完全不相信身为道教弟子的申公豹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即便,除了刚出场时就吞了一支万人军队的军粮之外,她从来没有表现过自己那强大的破坏力……

    镇西城。

    和曾经虽然被当做防备西岐的要塞建立,但却从未真正武装过,逐渐成为一座商业城市的面貌不同。

    这座在月前注入了足够“燃料”的城市,如今已经彻底运转了起来!

    滚石、擂木、床弩、投石器,在短短一月间已经在这座城池通过道术再次加固、增益的城墙上变得应有尽有!

    就像从一只难以伤害的乌龟,变成了一只让人不想招惹的石皮刺猬!

    而站在比以前更加宽阔的城墙上。

    看着下方那些从镇西城大开的朱红城门中不断进出,喧嚣声不绝于耳,在打开粮仓展示仓内满仓的粮食后,脸上以不再忧心忡忡、士气明显回升的周军。

    身穿蓝衣,不时从传讯兵口中接到一条条几军把某座城镇接收,亦或者接收失败损失几人的讯息并做出回答的姬发。看着手中那张写着帝辛以带十万大军西进这一消息的蓝色锦书叹了口气。

    回想着之前玉鼎真人,那在挥手间就将镇西城中几乎快要见底的各处粮仓填满的震撼画面。

    虽然以经从姜子牙口中了解到那些都是祂们在以前丰收时下山采买下来,放在乾坤袋中的粮食,并不是需要大费法力的无中生有。

    但并不知道此时那昆仑十二仙的分身就在身后注视着他的姬发,依然默默将手中的锦书篡紧,双目幽幽的看向天空。

    “帝辛,那个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死?!”

    “如果那时你已经死了,这世间又何须再像现在一般生灵涂炭……”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