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胡思乱想
    不知道自家师傅正因为自己的贞操危机,“领着”其他十一位师叔从远方飞速赶来。

    看过那封让姜子牙差点急出毛病——很可能是脑溢血的信件之后,将那封略带褶皱的信放在圆桌正中的杨戬,仿若精雕玉琢般英武帅气的脸上依然平静。

    只是,看看坐在自己左侧,撑着脸偷偷窥视自己,却又在自己看向她后就匆忙收回了视线,紧盯着桌上那杯,从仆人被端上来直到现在也还纹丝未动的清茶,脸颊微微泛红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的敖寸心。

    又看了看坐在圆桌对面,对他的视线躲躲闪闪的姜子牙,和坐在圆桌右侧,面露苦笑微微低头的姬发。

    他的心中却是暗暗叹了口气。

    就像敖寸心能够猜到姬发的想法一样。

    大家都不蠢!

    杨戬在之前被邀请他前来商谈对策的传令兵说出那句仿佛是特意嘱咐的“敖姑娘也不妨同行”的话语时,便已经对现在的这种情况有所猜测。

    说真的,他有点失落。

    对姜子牙和姬发此时的表现也多少有点失望。

    不过他的心中却是出乎姬发和姜子牙所预料的,并没有多少愤怒,也不后悔。

    或许是因为早就预料到此时会发生这种事情的原因吧……

    至少,他不后悔曾经为了帮姜子牙续命,而向敖寸心求助的那件事!

    虽然,那件事也是现在这种情况会发生的主要原因……

    他只是讨厌一点!

    讨厌莫名其妙的自己就被自己人给算计了,连自己都变成了别人谈判的筹码!

    他杨戬又不是什么物品,有些事情难道就不能直接说吗?!!

    为了早日结束战争,为了能够尽快封神见到天帝,为了能够依靠封神之功救出自己的母亲和妹妹,难道他杨戬就连这种只是舍弃点自尊的小事都不敢干吗?!

    而且敖姑娘长的又不丑,又喜欢我,心地又善良又乐于助人(?),我求她一次难道是我吃亏?

    杨戬的心中这样想着,可见,面上平静淡然的他,也并不是全然没有生气。

    “敖姑娘不妨也看一看吧,反正,这封信中所写的也不是什么不能让人知晓的秘密。”

    看了看坐在自己身侧面无多少表情的杨戬,又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一言不发,你明显是在等着男方率先开口的敖寸心。

    姬发收敛了自己脸上的苦笑,一边开口将厅中几人之间的沉默打破,一边伸手将那封被杨戬放到圆桌正中的书信向着敖寸心的方向推了推。

    “没关系吗?我可不是你们的人,说不定一不注意就把里面写的东西说出去了。”

    将视线从身前圆桌上那杯已经没有多少热气向上升腾的茶水中移开,微微抬头的敖寸心,看着坐在对面的姬发,又看了看身侧欲言又止的姜子牙,明知故问的问道。

    “当然没关系。”看着坐在对面的敖寸心,那在某件宝物的遮掩下让普通人仿若雾里看花般看不清楚的绝美容颜。

    不知道对方的嘴角此时是不是挂着讥笑的姬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心虚。

    没办法,这种事情他做的实在有些不地道。

    但,一想想往日对自己露出笑脸,双眼中全然都是信任的西岐百姓为了军粮节衣缩食,甚至是挨饿的画面……心中莫名有些发疼发胀的姬发,却是觉得自己不得不这么做!

    ——还真是虚伪啊。

    心中这样自嘲着,姬发面上对敖寸心露出了信任的表情:“敖姑娘帮了我们那么多次,我们自然信的过。而且这封信中的消息确实不是什么必须要隐瞒的事情。如无意外,全军大概都会在月余后知晓。”

    “是吗。”

    “那我看看倒是没什么。”

    喃喃自语着,被姬发话语勾起了好奇心的敖寸心将桌上那封被推向自己这边的信件拿了起来。

    只是没看一会儿,她拿信的玉手就突然一紧,差点没把手心本就有些褶皱痕迹的信件给捏成一团。

    怎么回事?

    为什么西岐全境会突然下起暴雨——!?

    我最近没有从龙宫中收到西岐要下什么大雨的消息啊!天庭也从来不会突然下达这种命令……

    西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心中这样想着,敖寸心的心里有些慌乱。因为她下意识觉得西岐发生的这场大雨和龙族可能会有些关系。

    毕竟龙族天生就能够呼风唤雨,自从不再争夺天地霸主之位后更是多被天庭册封为行云布雨之神!要是哪一个地方突然风雨失调,干旱洪涝,找找附近的龙王庙宇基本上准没错。

    所以,她的心中就有些担心。

    担心杨戬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对于身为龙族的她心生嫌恶。

    甚至,害怕他是不会是怀疑这件事就是自己,亦或者自己派人干的……

    ——简单来说,纯粹就是想多了。

    坐在桌边的其他三人根本就没有怀疑敖寸心会大费周章的干这么无聊的事情。

    就好像是你去了厕所准备方便,会先小便完了才脱裤子吗?这简直就是脱裤放屁,多此一举么。——顺带一说,这个厕所是蹲便式的。

    毕竟,背靠着龙宫的敖寸心,真的没什么好图西岐的。

    “咳咳,敖姑娘,不知在下能否求你一件事情?”轻咳了两声打断了敖寸心的沉思,看着敖寸心几乎快要把手中信件给捏碎的姬发向她轻声询问道。

    回过神来的敖寸心稍稍一愣,随手施了个法术将手中已经有一半被捏的不成样子的书信恢复原样,放回桌上。

    轻笑两声便轻描淡写地将刚才自己的失态抚平。

    “呵呵,姬发公子直言便是,寸心要是能够做到,自然会尽力而为。”

    话中的含义就是“有什么事尽管说吧,只要不过分,那我就答应了。”

    显然,刚才的胡思乱想已经让敖寸心乱了分寸。竟然放弃了能够和杨戬约会的大好机会,选择保守的挽回自己在杨戬心中的印象……

    “当真?!”姬发的声音不由抬高了起来,此时厅中的三人皆是能够听出他这短短一句话中所多出来的兴奋。

    敖寸心脸上露出了此时只有杨戬才能看到的绝美笑容,但口的话语和微微眯起的美丽双眸中,却是似乎潜藏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危险。

    “姬发公子觉得,我敖寸心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

    龙族,不论是在哪一个世界大都是高傲的。

    而对一个高傲的人来说,自己的实话被人当成假话来看待,实在是相当讨厌!

    “当然不会!”

    矢口否认了敖寸心的话语,姬发从桌凳间站起身,越过杨戬,从圆桌左侧几步来到敖寸心身旁,非常郑重的对她行了一礼。面容上全然都是认真!

    “敖姑娘,姬发刚才失礼了,还请敖姑娘原谅在下!”

    不说对现在这种情况,其实在刚才敖寸心出言反问时就稍稍有所预料的姜子牙和杨戬。

    敖寸心此时可是被姬发这突如其来的陈恳道歉给惊到了,赶忙从圆凳上站起身,后退两步,看着面前总算和自己拉开距离的姬发,转移起了话题。

    “姬发公子严重了,刚才寸心也有不是。”

    “只是不知姬发公子之前所求之事为何?”

    被姬发堵在身后的杨戬,看着倚着圆桌后退了两步的敖寸心。虽然无法从她那轻笑的面容上看出什么,却能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件事。

    她的心乱了!

    显然,身为西伯侯嫡子的姬发,此时这种“不要脸面”也要给她道歉的诚恳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而姬发直起身,看着敖寸心那在他的眼中模糊不清,只能大致看出是一位美人的脸颊,拱手直言道:“只求敖姑娘能够予我西岐度过今年严冬的粮草,我西岐愿拿出宝库中所珍藏的百件珍宝来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