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当你被人“利用”的时候,会怎么样?
    而在镇西城中。

    名义上已经成为姬发住所的,前领主府正厅内。

    围着一张摆放着四杯清茶的楠木圆桌,坐在一张根雕圆凳上。姬发看着手中那份,刚从西岐送来,因为信使的长途跋涉而使得信纸略微有些褶皱的信件,俊秀儒雅的脸上露出了苦笑。

    “今年秋天的收成似乎并不是太好啊。”

    其实今年西岐的秋收何止是不好?简直可以说是莫名其妙!

    明明不多时前还是好好的天气,却在热热闹闹的秋收开始没一会儿,整个西岐的地界就下起了积水足有成人小腿高的瓢泼大雨。

    不但把各处那些未铺盖上砖石的小路冲的泥泞不堪,还把那些站在田地里外,拿着姬昌“托人”从朝歌买来的青铜镰刀,高高兴兴地准备收割庄稼的农民,和那些端着已经料理好,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猪羊肉,在农田外准备迎接丰收的大小官员和看热闹的小孩们淋成了一个个落汤鸡。

    即便是当时有着无数农人和奴隶拼命抢救,整个西周这次也还是有着差不多十分之一的粮食在泥泞的污水中化为乌有。而剩下那些幸存下来的粮食,要是在入库前处理不严,也还有可能会在不久后便开始发霉……

    坐镇西岐的姬昌已经被这事气坏了身子。开始整日闭门不出,修养那被淋了一身雨水后开始发烧的身体……

    看到这里。

    姬发此时的心中竟也是久违生起了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酸楚心情。

    也还好最近西周一方这几年正在尝试从朝歌传出来的那套,由少师比干发现,并大力推广的种植模式和大量优秀的良种。

    虽然这次秋收时遭了大难,但地里比往年长势更加良好的庄稼,却也不至于让在这段时间里努力优化了后勤补给的周军,再一次陷入缺粮的危机。

    否则,这场战争根本就不用打了!

    而听到姬发的话语,此时同样坐在圆桌旁的圆凳上,因为时间关系并没有看过姬发手中信件的姜子牙和杨戬皆是皱起了眉。因为他们都不觉得能让姬发如此动容的信件里会记载什么小事。

    而细细一想姬发刚才的话,已经大致猜出那张信里写了些什么的姜子牙和杨戬,心中皆是一惊。

    收成不好……难道是今年的秋收出了什么岔子?!

    俗话说得好,千军未动粮草先行!

    之前镇西城中的军队就是因为粮草不足,才在“打败”了哪吒之后只能窝在镇西城中驻足不前,空耗士气。

    如果这次的秋收出了什么岔子,直接连粮草的供应不上了……本就是靠着敖寸心从龙宫宝库中拿来的宝物延续寿命才能活到现在的姜子牙抬手扶额,只觉得自己眼前有点发黑。

    至于坐在姬发对面那张圆凳上,穿了一件青白两色襦裙的敖寸心,此时却是满脸无聊的伸出纤白食指,玩弄着楠木圆桌上面,那杯清茶上袅袅升起的清雾。似乎根本没在听姬发刚才说了什么。

    她又不傻。

    姬发这次本应该只是会和心腹商谈的小会中莫名其妙的邀请了连周军都未加入的她,无非就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事相求罢了!

    自然,敖寸心就要趁机做出些高姿态来,以期杨戬能够为此付出更多的代价……

    没错,就是杨戬!

    看似正在走神,却在暗中看着杨戬那张帅脸的敖寸心,此时的心中正在咕嘿嘿咕嘿嘿,毫无身为一位龙宫公主姿态的猜想着,为了姬发杨戬会不会跟自己约会……

    ——真是个单纯的孩子,而且,是不是有哪里想错了?

    而就像是敖寸心心中想的那样,姬发心中确实有着像她身后的龙宫交换一批粮食以防万一的想法。

    不过和敖寸心心中想的不一样,他可没有那么没节操会想要用杨戬这个得力收下来空手套白狼。虽然比不过殷商更比不过龙宫,但经过数十年的积蓄,做到了拥有殷商三分之二领土的西岐,本身也是这个世界中数得上数的土豪。

    只不过,他却是并没有直接把这种想法说出来,而是先把手中的那份信件放在了圆桌上。扫视了其他人三人一圈。

    “各位看看吧,这种情况下我军该何去何从?”

    相互对视了一眼,面色有些难看的姜子牙和面色平静的杨戬轮流拿起了桌上的信件看了看。

    而几乎可以用肉眼观察到的,姜子牙脸上难看的神色,在看了那封信件之后缓和了不少。

    因为信中所写的内容要比他预想的好上很多。

    也只有看到姬昌被气倒的消息时,他那苍老的脸颊上才浮现出一抹凝重,看了看姬发之后,将目光放在了敖寸心的身上。

    显然,这个心中想着在这个节骨眼上侯爷绝不能有事的老人,同样把主意打在了敖寸心身上。只是和姬发所想的用财务换取不同,他毫无节操的心中,已经开始准备着怎么把自家师侄打包到敖寸心床上了。

    或许在他看来,看在同门情意上,他那位护短的玉鼎师兄好歹不会把他给活劈了。

    ——正和其他十一仙乘着仙鹤飞在前往镇西城的半路上,风姿可谓绝世清雅的玉鼎真人注视着下方城镇和飞在身旁的太乙真人笑谈间,突然心头一动。

    以莫名其妙的心情五指连掐,以身周的云彩算了一卦之后,绝美面容顷刻间黑了下来的她,直接在身周师兄弟好奇的注视下在仙鹤头上拍了个神行术,交代了一声“我先到城中等候”,便在仙鹤双翼扇起的狂风中眨眼间跑没影了。

    随手抚平狂风以免下面城镇遭难的其余十一位金仙,自然知道玉鼎真人口中的城是哪座城。但他们却更好奇玉鼎真人到底算到了什么,竟然如此不顾仪态。

    心中隐隐约约有着一股不好预感的广成子面上故做镇定的与其他金仙说道:“既然玉鼎师弟如此匆忙,定是有要事,我等不妨也加快行程,以防意外发生?”

    其他金仙相互看了看,也不知心中想了什么,没一会儿就纷纷点了点头。出言道:“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