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布局,记忆……
    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

    明媚的阳光从架起的支摘窗口照射进来,把整齐摆放着一堆奏折和笔墨纸砚的桌案旁的一小片空间,照亮到空气中漂浮的一粒粒尘埃都清晰可见的御书房中。

    随着一句“太师回去之后,可是要好好管管申太师了”的话语落下。

    找到并领着申公豹从秀女宫出来,就一路直入御书房面见陈翔的闻仲,也算是结束了和宽大桌案后,身穿玄鸟朝服,多少处理完一部分政务,正坐在太师椅上等着用膳的陈翔的寒暄。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在向陈翔行礼后,黑着一张脸,带着身边一反常态,脸上有些局促不安,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受到什么处罚的申公豹,向御书房外走去的闻仲,总觉得短短几天不见,陈翔好像变的比之前更冷了!

    如果说以前的陈翔在姜汤死后逐渐变的像块冰。如果不靠的太近只会觉得他有些冷漠的话。

    那他之前说出的话,声音冷的就像是严冬突然到来一样,几乎能够让人因为寒意接连打上好几个哆嗦!也还亏他和申公豹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而注视着闻仲和申公豹从推开房门从御书房中离去。

    看了一眼幽蓝色系统面板上显示的,妲己那在40以下不断浮动的忠诚度。陈翔脑海中默默关闭了这个界面。

    经过哪吒的背叛,和直接的询问。他也已经看明白了系统所谓的忠诚度是个什么概念。

    忠诚度越高,背叛的几率就越小,被策反的代价也越大。可是一但某人打定主意要背叛,那即便是那人的忠诚度足有99也会瞬间归零。

    而百分百的忠诚除了碰到某些特殊的事件以外,就只有通过系统招募下来的士兵才会拥有。

    但这百分百的忠诚度也只有士兵在他自己麾下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否则,一但他们的将领背叛,他们也会有50的几率跟随着背叛的将领一同归属敌军……

    也还好我从来都没有信任过她。

    心中这样冰冷无情的想着。

    陈翔念动间,打开了系统那张精致到极点,却又有着绝大多数地方被黑色乌云遮盖住,无法看到丝毫的沙盘地图。

    放大一些后,用意念把地图上的视角拉到了殷商与周的边界。

    静静的看着地图上,此时已经归属西岐一方,本应该被灰色浓雾完全遮掩住其中情况的镇西城中,那数千个零零散散,几乎把镇西城整个点亮的明亮的圆点。

    没错!

    忠诚度几乎没有的哪吒,并非是陈翔真正指定的带兵者!

    从最初到最后,陈翔都没有丝毫信任她的意思。就像她也从来没有向陈翔效忠过一样!

    也正因此,借着她的背叛,陈翔成功的在镇西城中钉下了钉子!

    也还亏哪吒身为太乙真人弟子的身份和自身的实力,让其他人就算有所怀疑,也不会傻到直接提出来。

    而且,相比为了在数万降军中找到几个必然会有的殷商间谍,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得罪一个潜力远大的仙二代……

    还不傻的周军将领们都宁愿花点功夫把镇西城内的警戒做的更严一些。

    反正在他们的思维中,你有探子又如何?我不给你把信件传递出去的机会,你派的探子再高明、数量再多也要抓瞎!

    这种即便是在千年后也没有什么错误的想法自然是正确的。

    但,他们却显然忽视了某些超自然力量的存在……

    哦!倒也不能说是忽视。

    作为修士众多的一方,本身就有很多修行者隐藏在朝歌之中,不断传递情报的他们,或许正是因为知道一个敢当间谍的修行者是有多么难缠,才会对这一点放任不管,专心把对大众的警戒做的更严。

    毕竟,若是连靠近都做不到,即便是修士也无力回天!

    而再看了一会儿镇西城的地图,彻底摸清楚其中周军的分布之后。念动间将视角移动到西岐腹地,那几十个同样明亮的小点上的陈翔,一副早已料到的样子,轻声自语着。

    似乎,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会这么做!

    “已经开始向后方转移了么。”

    “这么慢的效率和这种杂乱的阵型…看起来他们并没有发现那些“士兵”的作用。不过也是,一支因为兵力不够而没有被打散的降军,只要不傻就没有哪几个将领会把信任给它。”

    “姬发,姜子牙,面对这种局面你们又会怎么做?”

    喃喃自语着,念动间,陈翔把视角移到了殷商境内,一座离镇西城最近的要塞之中。

    可以看到,这座比镇西城要简陋很多的要塞中,正逐渐汇聚着比镇西城内多的多的光点。

    而这也就意味着,这座城池将会聚集数量比镇西城内更多的系统士兵,和数量几近系统士兵十倍的普通士卒!

    没错,就像是姜子牙他们所猜测的那样。陈翔几乎已经在他们前方的每一条道路上都布置了足够的陷阱,并用自身所拥有的堂皇大势逼得他们不得不往里跳。

    这,就是阳谋!以殷商数百年积攒下来的国力彻底碾压西周的阳谋!

    也真不愧是第一个,还被降低了难度的世界,这优势给的还真是大如果不是我身上被做的那些手脚,这一次的人生或许会过的不错?

    心中这样想着。

    靠在太师椅上,抬起头,借着阳光细细观察着自己举在眼前的手掌上的掌纹。

    早已将系统关闭的陈翔,紫眸中似乎闪过了谁的身影。

    有些像姜汤,但,两者所穿的衣服却并不一样……

    陈翔将他那举在眼前的手掌按在了额头,用力的揉捏着。似乎这样就能够帮助他那发出阵阵剧痛的脑袋回忆起来身影是谁。

    可是,直到被御书房那扇,在闻太师离开时被好好关上的房门外敲响的敲门声打断了思路。双眸爆出无数血丝,在放下手掌的这一刻面上狰狞仿若恶鬼的陈翔,也只是想起了一个让他感到无比熟悉和心痛的月字……

    “进来。”

    他的声音在刚开口的时候还有些颤抖,但,这短短的一句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的声音便如他面上的表情一样恢复了平静。甚至,变得比之前还要更冷!

    似乎,他已经忘了刚才自己正在思索的事情。

    所以说,永远别相信一个掌权者面上表露出来的东西。

    “大,大王,您该用膳了。”

    迈过门槛,率先从被打开的房门中进来,恭恭敬敬、慢条斯理的把手中托盘上乘放着的那一盘盘精美菜肴,摆上陈翔身前那张摆放着一堆奏折和笔墨纸砚还不显拥挤的宽大桌案。

    那个身穿着黄色宫人服饰,看起来油光满面有些胖的老太监,把手中已经空了的漆木托盘夹在手臂之间,低着头满是恭顺的来到陈翔身边,声音略带颤抖的对陈翔说道。身上一点也没有曾经和陈翔笑谈间指点“江山”的淡然。这个江山指的是菜

    显然,陈翔刚才的声音把他吓到了。让自认为还算了解自家大王的老太监觉得,自己进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他不禁在心中思索,是不是刚才与自己碰面时黑着一张脸,一个劲教训着身边一个黑衣小女孩的闻太师把大王给惹生气了?

    而看着跟在那老太监身后进来的那两个黄衣小太监身子略带颤抖地把手中托盘上端着的筷子和饭、汤放到桌上。

    并不知道这个从他出生时就做了厨子,现在更是已经搏出头,成为了御膳房主厨之一的黄衣老太监心中的想法的陈翔轻轻点了点头。

    “下去吧。”

    “是!”向陈翔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得到这一命令的黄衣老太监,等到那两个小太监把手中的东西摆好了,几乎是逃也似的带着他们两个快步走出了御书房。关门时甚至连一句“大王您慢用”都不敢多说。

    只是,面对他这种明显有些不对的样子,陈翔却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便开始拿起搭在碗边的筷子,配着桌案上那十多道美味多汁的菜肴吃起了青花瓷碗内用今秋新收的新米煮出来的喷香米饭。

    也不担心饭菜中有毒。

    或许,就像是那老太监经过长久的相处之后了解以前的陈翔一样。经过相同时间的接触,陈翔也已经了解了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