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思索
    “她这是发现我的“目的”了么。”

    “又或者说,从我的身份上猜到了什么?”

    秀女宫中。

    随着申公豹说完那句既像是询问又像是警告的话后不久,便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对着并没有回答她问题的妲己挥手拜别,匆忙离去之后。

    这装饰奢华大气,又不缺精致优美的厅堂内,就只剩下了身穿白裙的妲己一人。

    而在墙边黄铜灯架上摆放着的,被分为高中低三层的复数凤凰灯盏中,明明摇曳不休,却明亮非常的灯火的照耀下。看着申公豹离去的方向。也看着那扇被推开,又被离开之人顺手关上的雕花门扉。

    坐在丝绒软榻上的妲己,就好像是隔着木门和墙壁看到了她的背影一样,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着。

    只是很快,挥手把那几只将申公豹押送过来,却在谈话间除了当个摆设之外并没有派上多少用场的白紫色妖狐散去之后。她轻轻摇了摇头,闭上又睁开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

    不对,应该只是试探。毕竟,我从来没有像另一个世界中的我那样,尽心尽力的惑乱殷商。

    在朝中绝大部分的大臣们眼中,我只是帝辛推出来分散压力,顺便背负失败责任的玩偶——他对我那时不时的禁足和疏远,和我对他们施展的魅惑,更是让他们在心中肯定了这个猜测。

    即便是闻太师并没有被我的容貌影响,却也因为我身上背负的怨气稀少,只是把我当成了某只想要附庸富贵,依靠帝王龙气来修行的山野小妖。

    宫中那些麻烦的巫祝我也已经打过交道了。误认为我是帝辛布下的棋子的她们,显然不会傻到把我的身份告诉除了帝辛之外的其他人去求证。

    如此一来,申公豹即便是想要得知我的身份,除了向帝辛询问之外都只有靠猜测才行……

    那么之前直接道破我的身份……

    想到这里,妲己绝美的容颜上莫名勾起一了丝微笑。

    “到头来,原来是我被摆了一道么。”

    “即便因为身为同类的关系,她几乎已经有九成几率能够肯定我的身份,可要是刚才我出言否认,她估计就会嬉皮笑脸地换上另一番说法了吧。”

    “真是聪明的试探。我也有些想当然了。”

    “只是……”

    妲己美丽剔透的血色双眸中变得有些幽深:“这,也算是我的劫吗?”

    幽幽的声音无人听见。

    即便是在察觉到秀女宫的妖气散去后,不多时就赶回来的九头雉鸡精,也没有听到妲己这声自语的余音。

    她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来殷商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女娲娘娘那个只要她能够“搞垮殷商”,就帮她们三姐妹渡过劫难的承诺。

    ……

    “终于出来了,里面真的好闷。不但到处都是狐妖那种让人沉沦的妖气,还连一个正常人都没有。妲己她到底在里面干了些什么?”

    从秀女宫那通风系统做的极为优秀的甬道中走出。申公豹看着天空上那轮金光灿灿、没一会儿就能把人照的暖烘烘的太阳,眯起眼睛,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不愧是金乌!

    心中这样赞叹着。扫视了一下周围,秀女宫那相对来说略显狭小,却也有着数颗桃花、梅花树装点,石桌假山与爬满翠绿爬山虎的秋千点缀的精美院落。

    站在台阶最上方,放下双手,吐出了一口浊气的申公豹,却是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皱起了精致的眉。

    因为她实在是想不清楚,妲己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虽然没有伤人性命,以至于把此地变的血气冲天。但将秀女宫弄的这般乌烟瘴气,不是故意在告诉别人这里面有只狐妖在作怪吗?——即便身为九尾狐的她将妖气完完全全的限制在了秀女宫内,没有一丝泄露。

    申公豹觉得妲己不可能会不明白这一点。

    也因此,不明白后宫中的女人有多复杂的她,越想,反而把自己弄的越糊涂。

    直到无意间被太阳晃的打了个喷嚏,她才回过神来,面上略带忧愁的揉了揉自己的小脑袋。

    “申公豹啊申公豹,想这些别人的事情干嘛,你自己都还自身难保呢。快想想躲哪里才不会让师兄找到……”

    “哦?师弟,我有这么可怕吗?还是你又做了什么胡闹的事情,所以才会如此怕我?”

    慢慢从秀女宫红白两色的门楼中走入,身穿一身米色华服,头戴束发玉冠,腰上系着一黒蟒皮带的闻太师,背着手,打断了申公豹的自语。

    “师,师兄?!”

    “你怎么会在这里?”

    闻仲的脸黑了下来。来到申公豹近前——近的足够申公豹看到他脸上那密密麻麻的皱纹。

    “你觉得呢?”

    “本来我正在府中处理着秋收后的管理和军队后勤的协调,却突然被大王派人命我来宫中把你领回去……师弟,你能告诉我你又干了些什么好事么?”

    说道这里,脸上已经黑的一塌糊涂的闻仲,突然嗅了嗅鼻子。有些狐疑的看着面前,脸上打着哈哈想要混过去的申公豹。

    “还在哪里沾了一身的狐腥味?”

    因为妲己在附身后并未杀死苏妲己的关系,闻仲虽然在见面后发觉了妲己身上的不对,已经认为她绝非常人,却也没有办法隔着苏妲己的肉身看破妲己的本相。

    “这个啊……”听到闻仲这句话,申公豹双眸一亮,赶忙开口就想要出卖妲己来岔开话题。

    可是,闻仲却是完全没有被她的话语影响的意思。

    看着申公豹身后大门洞开,内里幽深寂静,红霞翩翩又灯火通明的秀女宫宫门。心中闪过一丝了然。

    以前一些诸如“为什么自己这都一把年纪了,还会觉得王妃“漂亮””这种理不清头绪的地方顿时想通了!

    “原来是只狐妖啊,怪不得能够得到大王的宠幸,只是希望你能继续安安分分的才好,否则……”闻仲威严的双眸冷了下来,他未说完的那些话语也不言而喻。

    只是秀女宫中却毫无动静。似乎其中的人并没有听到闻仲对她说的这句话一样。

    但这可能吗?

    而闻仲在说完这句警告之后,也不再言语其他。

    看了一眼申公豹,让她跟上之后,转身就往外走去。

    一点也不留恋身后这座为了避嫌,他极少踏足的秀女宫。

    脚下龙行虎步的姿态,一点都不像是一位已经经历过三代朝堂的老人。

    显然,就如妲己心中所想的一样。

    因为她身上并无多少血气、怨气的关系,这位现在恨不得揪着申公豹的耳朵,直接去陈翔面前询问一番的老者,在警惕之余,并没有把她当成是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