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试探
    “真是没想到,贵为九尾狐的你竟然会愿意为他生一个孩子。”

    在铁甲侍卫的护送下无惊无险地回到王宫之后。陈翔回到了御书房,继续去处理那些堆积在书桌上,源源不断从殷商各地的城镇中传上来的政务。

    而被陈翔一并带入王宫,等着闻太师来领回府中去教训的申公豹,却是在陈翔离开后不久就不安分的施了个法术,从一众王宫内侍的眼皮子底下跑到了秀女宫。

    让在王宫内当值的那些个巫祝都相当无奈。

    但有着那些曾经对妲己出手试探,却被对方玩弄成人偶,直到长老亲自出面才把人救出来的先例作为教训。她们却是不敢像“背后有着闻太师撑腰的”申公豹那样,贸然闯入秀女宫中。

    只好派人候在风景优美的御书房外,准备等陈翔忙完就立即禀报。

    ——显然,她们知道陈翔非常讨厌在处理繁杂政务的时候,被人用无聊的事情打扰。也知道秀女宫中的妲己,“不敢违抗”陈翔的命令。

    而在红纱缭绕,黄铜灯架上橙黄色灯火与微风翩翩起舞,也不怕被点着了的秀女宫中。

    当偷偷摸进来的申公豹,被发觉有人越过阵法闯入,施了个妖气化形之法,搜查了整个宫殿的妲己抓住之后。她不但没有偷偷闯入被人抓住的自觉,反而还满脸都是有趣的对着妲己说出了这一番话。

    让坐在丝绒软榻上,看着她乖乖被几只妖气幻化出来,身体边缘如云雾般似实似虚的白紫色狐狸押解上来的妲己,绝美容颜上微微皱起了眉。

    “直说吧,申公豹,你来我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我可不相信你费心费力的避开我在外面布下的阵法闯入秀女宫,只是为了来说这句话。”

    “只是来看看你啦。”申公豹摊了摊手,看着妲己,精致的小脸上浮现出些许无辜。就好像在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哪儿去了?为什么你们总是怀疑我又要搞事一样……

    “因为在回来的半路上就听到苏贵妃怀孕了这个在周边城池都传的沸沸扬扬的消息,回来之后却发现帝辛那家伙完全没有被你迷住,荒废朝政的样子,所以就很好奇~”

    “难道…你真的喜欢上帝辛了?”

    说道这里,她那看向妲己的小脸上略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似乎,她口中所说的东西是真的一样……

    “这个玩笑很好笑吗?”看着面前这位大胆到无视自身处境,胡言乱语的黑衣少女。言语间矢口否认对方所言的妲己,在不相信她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孩子是怎么回事的同时,有些头疼。

    和对方一样,她也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发现了对方非人的身份。

    虽然或许因为头几年在宫中,神念、妖力被殷商国运压制的关系,比对方发现的要慢一些。但,身为九尾狐的天赋却让她知道的比对方更多。

    也正因此,妲己完全不想和面前这个身为大劫化身的灾星扯上什么关系。

    哪怕她们同为妖族,哪怕,她已经被迫和她归属同一个阵营……

    ——只是,似乎申公豹并没有让她如愿的意思。

    “……”

    “哈哈哈,别生气嘛,我只是猜测一下罢了。”相互对视的沉默被脸上笑意不减的申公豹所打破。

    看着面前坐在丝绒软榻上,妖娆身姿被洁白长裙衬托的既妖艳又纯洁的妲己。申公豹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虽说似乎是在道歉。

    可精致小脸上那无所谓的样子,在退避到秀女宫隔间内偷偷窥视两人的九头雉鸡精眼中却是异常碍眼。

    她那纤细白嫩的手掌搭在雕龙画凤的隔间门框上。

    因为心中姐姐被人轻藐的愤怒,指尖轻而易举地在乌黑发亮、散发出阵阵檀香的门框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指痕。硬度不低的黑檀木在她手中,竟是几乎和刚出炉的嫩豆腐一样,没有多大区别!

    九头雉鸡精在心中问道。

    但,妲己却还是静静的看着面前被数只白紫色妖狐紧紧盯住的申公豹,对她的无礼丝毫不为所动。

    雪白发丝从耳畔垂落的九头雉鸡精相当不理解妲己的做法。

    可是,并不愚钝,只是缺少经验的她,心中其实已经隐隐约约的有所猜测。否则,她也不会捏着另一只晶莹白皙的拳头,因为申公豹这几句话就大动肝火。

    只是,她却是不知道,在她正暗自气恼的时候,申公豹本就勾起的嘴角上又添了一丝微笑。

    “逗一个孩子很好玩吗?”

    静静的看着面上笑意更盛的申公豹,沉默了一会儿的妲己终于再一次开口了。

    声音在这寂静到只有些许风声和回音的厅堂中显得很是淡漠。

    晶莹剔透的血色双眸在房内灯火的映衬下,显得比那几头妖气幻化成的妖狐还要冰冷。

    显然,她那在之前稍稍向左移动了一下的血红色瞳孔,让她不出心中预料的发现了躲在隔间门扉后面偷偷窥视两人的九头雉鸡精。

    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让住在这具身体心灵深处的某人既羡慕,又无语。

    “怎么会呢,我只是享受逗弄一个孩子这件事情本身的乐趣而已。”

    既然被妲己发现了,那本就没有丝毫想要隐藏的黑衣少女,自然是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脸上坦诚的笑容和口中截然不同的话语,几乎让隔间门扉后,那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的白发少女,在彻底退下之前,玉手嘎吱嘎吱的把门框捏碎!

    “……”

    从气息逐渐远离的隔间门扉那里收回目光,妲己再一次看向申公豹。只是,这次的双眸却是微微变得有些凝重。

    似乎,随着早已被发现的九头雉鸡精的离去,她们两人之间,有些事情就要开诚布公。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不觉得你今天来我这儿,仅仅只是为了挑衅我。”

    申公豹环抱双臂,精致俏丽的小脸上有些无奈:“我看起来有那么闲吗?”

    “有。”轻轻点了点头,妲己回答的几乎不假思索。

    “那你还问这个?”申公豹一翻白眼,回答的也是很快。

    妲己没有理会面前这个黑衣少女话中的不爽,平静的说道:“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今天此来绝对有着别样的目的。身为九尾狐,我很确信这个直觉。”

    “那还真是可怕的天赋啊。”申公豹收敛了脸上不知真假的丰富表情,拍了拍手,对着妲己发出了真挚的赞叹:“不愧是九尾天狐。”

    “只是……”申公豹突然紧紧盯视着软榻上妲己绝美的脸颊,声线略微压低的话语中意有所指:“为何代表着时代新旧更替的你,偏偏要在这个商周互不相融的时候出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