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不能输的理由?或许吧
    “大王不喜欢他吗?我还以为见到他大王会高兴呢。”听到陈翔的话语,申公豹小脸上那不知真假的僵硬与害怕,几乎转瞬便消失了。

    转过身,看着高台下望着她讪笑起来的恶来。

    她耸了耸肩,轻柔刘海下灵动乌黑的双眸中闪烁过丝丝狡黠。

    “不过也是,毕竟长的那么丑,丑人总是没人权的。”

    “……看起来,你真的很闲啊。”

    从高台下摸着自己后脑勺“痴痴傻笑”,也不知道是在看谁的恶来身上收回目光。陈翔心中真的对身边这个总是穿着贴身黑衣,身形娇小玲珑的女孩有些无语了。

    难道,她就真当他不会杀她?

    陈翔的目光冷冽了起来。虽然,他完全不觉得自己以前的表现有哪里可以称得上温柔。

    而似乎是探查到了陈翔心中所想。

    此刻撑着高台护栏,正在观看下方军队演练满脸兴奋的申公豹,在高台上那几个陪同陈翔的武官,看傻子一样的目光中轻自语了起来。

    让那个在之前去为被门卫拦住的申公豹解围,之后回来时又被她抛在身后,此时刚从木梯上冒出头来的武官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看了看陈翔高大威武的身影,身子不由一哆嗦,差点从木梯上掉下去的他,麻利的爬上高台,聪明的回到陈翔身旁不发一语。

    “大王您当然不会杀我啦,因为我现在还对您有用嘛~”

    “不过,我还真是感动啊,您竟然那么信任我,在之前把那么精锐的部队都给了我……我原本还以为在您手中其实还有更精锐的王牌呢。”

    口中感叹着,撑着高台四周被打磨光滑的实木护栏,从护栏的空隙中观看着下方校场上,那已经可以算是相当精锐的军队。

    因为之前随军的经历,很快就对它失去兴趣的申公豹,抬头看了看那几只在护栏上驻留,也不怕人的雨燕。转过身,看向陈翔的目光中带上了丝丝玩味。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似乎,大王您早就已经预料到,夺回镇西城的一战必定会输。”

    已经察觉到我的意图了么。

    虽然,我本来也没有隐瞒就是了。

    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被对方数次打断话题之后,陈翔也没有多少兴趣再和申公豹多说什么。

    一句“既然你的好奇心这么重,孤相信孤一会儿送到闻太师府内的那些音律典籍,完全可以满足你”的话,可谓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也顺便算是做出了些许在别人眼中轻过头了的处罚……

    高台上那几个武官看向申公豹的目光已经有些不对了,大胆的甚至都在猜想她是不是大王的私生女,否则大王为何会如此迁就她。

    要知道,检察不利和抛弃军队临阵脱逃这两项可大可小的罪名要是放在别人身上,虽然不至于诛九族那么严重,但主谋却也是万万逃不过死刑。两代之内怕是也都要被贬为地位只比普通家畜好上一点的奴隶!

    也只有面上再次僵硬起来的申公豹才明白陈翔此言暗中的意思。

    既然仗着自己不是尘世中人就觉得孤治不了你,那,就让你的同门师兄去治治你吧!

    想象一下自家那位对商朝忠心耿耿的师兄在得知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后会气成个什么样子,申公豹心中真的有些不寒而栗了。

    上次只不过是小惩,这次回去却怕是真的要脱层皮!

    毕竟,谁让她不但没做好自己的事情,还对陈翔出言挑衅呢。

    她的小脑袋耷拉下来,看向高台围栏上那几只小巧雨燕的精致小脸上变得无精打采、愁眉苦脸。

    她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没事多什么嘴。

    帝辛想知道什么告诉他就是了,干嘛非要为了愉悦一下自己在这个时候皮一皮。

    但,虽然后悔了,申公豹却也没有拿自己为何把恶来带来之事岔开话题的意思。因为她不觉得之前陈翔发问就代表他猜不出来。

    无他。

    能让恶来做,还不大材小用的事情,不过随军罢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属于陈翔的阅兵时间很快就结束了。在天空翱翔展翅,为世界带来光和热的金乌,不过才刚刚飞过了自己今日行程的三分一。

    没办法,毕竟身为一国之君,陈翔平时需要处理的琐事很多很多。

    即便其中大多只是贵族纠纷之类的小事,可若将这些事情的基数放大到一个国家,那这些小事恐怕要比平时几件所谓的“大事”都要重要。

    而和曾经那一次观看阅兵后,生起了天下何人能挡我兵锋的稚嫩想法不同。陈翔在这次阅兵之后,得到的只有心中的一片死寂。

    想想那时的自己也还真是可笑。

    在这个神人共存的世界中若是没有受到制约,哪怕是百万雄兵列阵,面对那些能够排山倒海、只手遮天的仙人又能如何?

    在数十换装了由巫族铸造大师们在最近改良,对巫术的承载能力已经上升到了一个不错程度,却因为人手不足,只能小范围生产的乌钢全身鳞甲,手持长方形,半人高,中间铸有张开血盆大口的饕餮头颅加强冲撞能力的全钢大盾,和那乌黑到不反射一丝光芒,长达两米七的全钢长戟,腰佩被黑色剑鞘收束的无华利剑,大步行走间,除了甲胄鳞片的撞击声外几乎完全一致的精锐侍卫的默默守护下,走在从军营回到王宫的青砖街道上。

    陈翔脑海中响起了一遍又一遍的自嘲。

    只是。

    随着离朝歌城北,也是朝歌城中心的王宫越走越近。

    看着街道两旁,那些越来越多身穿各色绒布衣物,即便是在买卖、交谈间都不忘先向自己恭敬致意的平民。

    看着街道两旁,那些比起前几年又是要精美繁华一些,最起码也是由砖石搭建的房屋楼宇。

    无视掉人群中几个身穿浅蓝色道袍,头戴绘有阴阳鱼图案的头冠,正坐在街边拉着一些稚童述说着天地与道理,只是对他扫视的目光微笑点头的道人。

    也下意识无视掉那些身上大多穿着两三层的麻衣麻裤,**着双足,目光中却对自己莫名充斥着感激的奴隶。

    肩上停留着几只乌黑雨燕却并未驱逐的陈翔,那好似被冰封的心中竟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丝丝如温水般舒适的感怀。

    他那张自从姜汤死后便越发冰冷的英武脸颊上浮现出了一丝让人觉得冰冷的笑。

    虽然只有一瞬,却也将他心中“这些年,也不算是白做”的想法述说了出来。

    让骑着黑豹跟在他身边,同样被黑甲侍卫牢牢围住着的申公豹不自觉地转头看向他,灵动双眸中露出了丝丝好奇。

    不过很快,脑中完全没有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这种想法的申公豹,就又一次将注意力放到了黑甲侍卫身上的钢铁鳞甲上。

    显然,在她心中觉得这种新奇的金属比不能随意玩弄的陈翔更加有趣……

    哦,对了,本身就是军中之人的恶来,被留在了军营里。趁着这段时间重新适应适应。

    ——

    二十五年前,虽然商朝人中已经出现了棉布这种东西,经过比干的努力,生产数量也逐渐增加,但殷商中的平民百姓却大多连麻布都只能用做遮羞。

    二十年前,虽然商朝中早已出现了高楼的概念,但因为前几年各处地震的频发和制造难度,最高的楼宇不过三层,朝歌城中不过三座。在那时的朝歌城中甚至还有不少用于住人的窝棚,

    十面前,帝辛刚刚继位。然而那时候并没有做好承担一国之君这种身份的觉悟的他,一星期几乎出宫六次,每次找都找不到人。御书房内堆积了一大堆只能由他处理的奏折和政务。伴随宫内的侍从们整天在朝歌城内的奔走寻找,即便有闻太师帮衬,殷商的秩序也几乎开始走向崩溃。直到某天,闻太师在一家因为比干的各种建议越发繁华的酒楼中找到了买醉的帝辛,和他狠狠打了一架,被打醒的帝辛才在姜汤的劝导下放弃为自己的父王和母后哭泣,大多时间终日忙于朝政。而自那之后,明白自己缺点的闻太师才花大力气分出了一位性格温厚的分身,以帮助帝辛更好的维持、统合朝政,自己大多时候在那太师府中修行。

    五年前,因为陈翔在处理好繁忙的政务之余,对于比干各种“发明”的推行,和各种或大或小的决议,曾经因为上几代人的不作为而开始走向没落的殷商终于开始了复兴。最起码,平民中各种危险到每年都会产生数十条人命伤亡的危房被百姓们自发换成了砖房,朝歌城外的其他殷商领地也纷纷效仿。

    而现在,虽然陈翔也知道自己看到的这些不过是片面,只不过是朝歌城中相对繁华的一幕,根本不能代表殷商境内其他百姓的生存状况。但,他起码知道在自己的带领下这个国家再变好。

    而这,对此时无欲无求,仿若心死的陈翔来说,也就够了……

    ——只希望,接下来的战争我不会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