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备战
    轰轰——!

    砰砰——!

    “万胜”——!“万胜”——!!

    站在朝歌城西,军营校场内高高架起,铺盖着厚重皮毛和华丽旗帜的实木高台上。在身边几位外披华袍的武官的陪同下,观看着下方那身穿青铜甲胄,手持青铜兵刃,在擂鼓声下气势恢宏,威视震天,战意似乎直冲云霄的可怕军队。

    陈翔的心中竟然出乎自己预料的,没有生出哪怕一丝的豪情。

    反而还莫名其妙的有些怀念起,黄飞虎这个曾经在这种时候总是会站在自己身边的童年玩伴……

    在脑海中翻开如书本般封存的记忆里,幼时帝辛曾经偷偷跑到校场边,望着那昏黄天空下声威震天的铁血军队,在被半强拉来的黄飞虎的注视下,握拳发下豪言壮语的画面。

    果然,自己被帝辛影响了。但,为什么看到差不多的画面,我心中所想的却和他截然不同?

    陈翔在心中细细思考着。

    但,却是一点也没有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和那些大臣们无数次上奏请求的,用一点微薄的代价把黄飞虎和其他两大伯侯从西伯侯手中换回来的想法。

    不仅仅是因为那本和这个世界并不相同的小说,封神演义中黄飞虎的背叛。

    更因为此身身为帝王的他,不论是虚是实都绝对不能对叛逆服软!

    否则,在这禅让制未过两朝之时,神仙鬼魅皆存之地,天下有野心有能力之人何其之多……

    即便多是些跳蚤、蚂蚁和上不了台面的小老鼠。可对于此身拥有倒拽九牛之力的陈翔,和最是庞大的殷商来说,这些烦人的小东西却是比西岐这头狮虎的威胁更大!

    就好像几乎拥有殷商三分之二领土面积的西岐。

    单单只是殷商近千年的底蕴就能让陈翔在有所准备后把他们生生拖垮。

    可若是群雄四起……

    就像没有人能够仅仅凭借个体直面行军蚁,没有什么正常的房屋甚至是楼房能够无视白蚁一样。即便是在这个有着仙、鬼、神、圣存在的世界,也没有什么正常的国家、朝代,能够在那种情况下支撑多久。

    毕竟,人道,终究还是在于人!

    更何况,换回南北两大伯侯和黄飞虎这些“地主”,对于想要学秦始皇那样,彻底把诸国统一的陈翔来说,真的没什么好处。

    周,只要有一个就好……

    “大王,申公豹申太师(重音!)在军营外吵着想要见您,您看是见还是不见?”

    就在陈翔看着校场上声威震天,兵刃和鳞甲在阳光下反射出青色光华,一块一块整齐站立的军队,在心中思考的时候。

    军营外面似乎传来了点滴喧哗的声音,若有若无,却恰好让人难以无视。

    而没一会儿,一位面露不满之色,招呼着校场上的一名从军营外跑进来禀报的手下爬上高台,询问过外面发生了什么时的武官,就来到陈翔身边,抱拳一礼,打断了他那不动声色的沉思。

    扭头瞥了这个武官一眼,陈翔英武的脸庞上满是淡漠:“终于回来了么,以她的速度来说,今天才回来已经算是慢了。让她过来吧,孤到要看看,是什么让她这么大胆,连请罪都敢耽搁。”

    “是!”

    双手抱拳,掷地有声的回应着陈翔的命令。

    在陈翔冰冷淡漠的目光中,这个因为陪同观看军演,在青铜盔甲外套了一身精美外袍的武官,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身体一颤之后,竟然让上来通报还未下去的士兵起开,自己麻利的从高台上爬下去,跑去军营外通传。

    让那个正准备回去驻守辕门的士兵看的有些傻眼,也让高台上另外的几位武官心中有些莫名其妙。

    纷纷想着:老杨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为了让大王记住自己,连“腿上的伤”都给忘了?那下次回家怕不是惨了~这样或同情或感到好笑的想法。

    也只有在脑海中得到系统提示的陈翔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论你们信不信,某某某的出现都完全是因为陈翔阅读系统提示是忽略了那个武官的名字,而不是作者取名无力)

    回头看着校场上那支,因为自己的注视而爆发出强烈热情,相邻方阵相互握紧盾牌,在怒吼声中猛烈撞击在一起的军队。

    将大手抬起搁在那有着数只雨燕停留,整理着黑亮羽毛的高台木质护栏上,他的目光中再一次闪过了回忆和思索。

    是因为我没有像历史中的纣王那样行事残酷,他们在平时才不会因为我的接近五颗星的暴虐而恐惧我么。

    那,暴虐存在的意义又何在?

    陈翔在心中想着。

    脑海内的系统也一如既往地为他弹出了一个有着回答的蓝色方框。

    的原因,此项附加属性被恒定为暴虐。】(简单来说可以算是善恶值,并且达到一定的数值后会有不同的特效加成。如军队士气、人物好感度的加减和陈翔现在身上拥有的那个特殊技能。)

    没让陈翔等多长的时间。

    那个被晒在高台上有些不知所措的士兵,才刚在高台上一位武官的暗中示意下,准备从高台上下去的时候。

    被驻守辕门的士兵放行的申公豹,就沿着军营内唯一的一条青砖路,一路小跑着来到了校场正前方架起高台之下。

    身后除了那个跑去通知守门士兵的武官正在艰难追赶之外,还跟着一个壮硕非常,身穿虎皮衣,向四周张望的面上略带拘谨的大汉。

    让转头望向他们的陈翔,看到这大汉稍稍一愣,因为他从帝辛的记忆中翻阅出了这身高和以前年少时大不相同,几近两米五,面容更是因为满脸横肉,狰狞丑陋了太多的壮汉的名字。

    “恶来?”

    ……

    “大王,在下可算是回来啦~”灵敏的爬上高台,身上无一丝奔波劳累之色的申公豹,刚站稳身子,就用可怜兮兮的声音对着陈翔说道。似乎完全无视了身边那个,在她快要爬上高台时伸出手来想要拉她一把的士兵。

    “你原来还知道回来。”

    看着来到自己身边装可怜,却连脸上愉悦的表情都不知道掩饰一下的申公豹,哪里还能不知道对方这是在和自己玩闹的陈翔,言语中自然是不会客气。

    “嘿嘿,大王生气了吗?”

    听着陈翔冰冷淡漠的声音,虽然也是心中莫名其妙的一冷,但申公豹却是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反而嬉笑着向陈翔问道。

    然后,她摊了摊手,开始推卸起责任:“说真的,谁能想到才出征那么短的时间王后突然就死了呢,哪吒那家伙对王后的感情还那么深……这场大败可是不能怪我的~”

    “看来你还是抄书抄的少了。”

    紫眸中寒光闪过,本来只是想要问问申公豹在回来的路上干了些什么的陈翔,周围的温度似乎都随着他言语之中蕴藏的寒意而变低了。

    高台上那些陪同的武官们都感觉到甲胄保护下的身体有些发冷。那个终于能从高台上爬下去的士兵,更是停下手中的动作,挂在木梯上浑身打了个哆嗦。

    只是,看着面容越笑越僵硬起来的申公豹,心中刺痛随着对方话语突生的陈翔,却是并没有立刻说出自己对她的惩罚。

    而是在闭眼又睁开,压下心中那仿若隔了一层薄膜般对于姜汤的思念之后。

    在申公豹紧张的注视下,把目光放在了因为身体太过壮实,此时正在高台下等待,并四处张望的恶来身上。

    “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