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为何想死
    “呵呵呵呵,大王,还真是好笑呢~”

    已经恢复了往日火红色彩的秀女宫中。

    听完陈翔的描述,身穿红白两色贴身宫裙的妲己,侧坐在铺盖有绿色云纹绸缎的床榻上。纤白玉手轻掩着晶莹红唇,胸前那两团被华美宫裙费力约束住的浑圆高耸微微颤动,细腻修长的美腿连带玉足轻轻摇摆,却终究压制不住绝美脸颊上,那会让人不知不觉间同样心生喜悦的绝美笑容。

    “很好笑吗?”

    静静的看着妲己。

    听着她那比风铃声更加动听的悦耳笑声,也看着她脸上不知真假的愉悦笑容。

    坐在床榻的另一边,刚才将沈公公在凉亭中所说的那句话,原封不动说给了对方听的陈翔,声音冰冷淡漠的向她问道。

    虽然,就好像她清楚他的变化一样,他也明白她笑语中所暗含的嘲讽……????“当然好笑啦。”

    放下掩嘴的纤手,搭在床榻上。今日垂落耳后的银白长发被简单束起,意外美的不可方物的妲己,就像是为了增加自己话语的说服力一样,轻轻点了点头。

    弯成了月牙儿般美丽动人的剔透血眸中,似乎闪过了丝丝少女的狡黠。也不知道是在打什么主意。

    “不说那些大臣们曾经是如何污蔑妲己的……”

    “大王,妲己其实很早就想问您了,到底您是大王呢,还是闻太师他们这些大臣是大王。要不,您怎么就这么听他们的话?”

    “说让您来您就来了……

    这些天来一直孤身一人照顾我们着孩子的妾身,还真是稍微有些嫉妒了呢。”

    说着,身上气质转瞬间变得我自犹怜的妲己纤手一招,一个比起最初来看要大上一圈的蓝色光团,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透过外围并不刺眼的蓝色光芒,内里隐约能够看到一点点代表生命跳动的胚胎。

    “……”

    陈翔沉默不语,没有对这挑衅的话语做出回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妲己脸上绝美的笑容丝毫未变,也在静静的看着陈翔。

    良久,陈翔平静的对妲己说道:“玩够了吗?”

    妲己面上的微笑丝毫不变,回道:“没玩够呢~”

    “那你就继续玩吧。”

    平淡的话音落下,陈翔起身就走。丝毫没有停留又或者回头的意思。

    而坐在床榻上,玉手轻托着蓝色光球,直到陈翔离开之前,脸上笑容都未曾变化的妲己,也没有出声挽留。

    “姐姐?”

    似乎是知道陈翔走了,在另一个房间之中稍稍回避的九头雉鸡精探出头来,看了看那扇被打开又被关上的房门,悦耳的声音中满是疑惑。

    显然,秀女宫那隔音能力只能说是还算不错的墙壁,并不能阻隔她那敏锐的五感。

    只是,妲己却是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的疑惑。

    她先是挥手散去了手中的蓝色光球,才对着今天剪了一头及耳短发,精致美丽的就像一个娃娃一样让人心喜的九头雉鸡精开口说道:“小凤,过来。”

    身上只穿着一件丝绸衣裳当做内衣的九头雉鸡精很听话的从回避的房间中出来了。

    回身顺便关上了那间内里好像停尸房般堆积的无数“美丽人偶”的房间的门户之后,乖乖来到了面上笑容已经褪去不少的妲己身边。

    温柔的抚摸着九头雉鸡精柔顺的白色发丝,妲己问道:“小凤,知道姐姐今天为什么这么不给大王面子吗?”

    “是因为姐姐生气了?”九头雉鸡精试探着问道,眼中却饱含着笑意:“因为在大王心里,似乎那些大臣比姐姐更重要。”

    “……”沉默了一瞬,妲己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轻笑道:“确实有点,被那些乱糟糟的大臣们比过去,即便是姐姐,心里也是会有所不甘的。”

    “那姐姐为什么不让大王留下来呢?”九头雉鸡精似乎是有些不懂了,她稍稍抬头望着妲己那张在此时温柔无比的绝美脸颊,银色的双眸变得有些迷离:“以姐姐你的魅力,只要有个机会,那就应该可以很轻易的让大王爱上姐姐吧。”

    妲己轻轻摇了摇头,看着九头雉鸡精,有些无奈和宠溺的笑道:“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小凤你觉得他现在还能够这样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吗?”

    “我们的大王可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只要一击不中,他就永远不会再轻易上钩。”

    “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是一个意外纯情的家伙……”

    ……

    为什么,我会这么想要延续这个必然会被时代摧毁的封建国家?

    为什么,我的情绪越来越平淡,就好像是“心”被冰封了一样?

    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想死?

    行走在秀女宫那又一次挂上了红纱的甬道内。

    脚下的黑金玄鸟靴,在大理石板铺就的地面上不断发出清脆的踏踏声。

    无视掉着宫内瘆人的寂静,也无视掉为什么本应热闹的秀女宫内,会连一个普通的随身侍女也无。

    面容冰冷,目光没有一丝斜视的陈翔,在甬道两边每隔三米就有一盏的黄铜灯火的照耀下,扪心自问着。

    在妲己的询问之后,他发觉自己和以前相比要变了太多太多。

    不仅是年龄,还有这冰冷淡漠的心态,和那种仿佛在身上蒙上了一层布匹的感觉!

    他记得这种感觉,和曾经出宫时碰到杨戬的那次差不多。

    虽然没有那时的恍惚,但换个角度来看,说不定比那个时候还要严重……

    然而,很可笑的一件事出现了。

    对于自己这几个问题的答案,平时还自诩聪明的陈翔竟然怎么也想不出来……

    ‘系统,你说这是为什么?’

    走出宫门,来到秀女宫宫门前的台阶上站定。

    直到这个时候也没有想到答案的陈翔,抬头看着那颜色已经暗淡下来的美丽天空。

    即便是心中再不情愿,也只能在脑海中向那个他并不信任的系统问道。

    ‘那就开始检测吧。’

    看着视线中幽蓝色的系统屏幕,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陈翔自然不会半途而废。

    ‘确定。’

    再一次的在脑海中确认道,自从死过一次后,虽然解锁了很多以前不能使用的功能,但一直对系统智能太过机械化感到厌烦的陈翔,从系统的询问中发现了一个问题。

    ‘除了检测我自己的身体状况之外,还能像查看属性一样检测其他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