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猛虎”下山
    “吼!!!”

    腥风呼啸,吹动着头顶数米处,枝叶凋零、纵横交错的枯朽树梢。

    一条早已不再会像春夏之时那样,被繁茂花草遮掩,此时铺盖着薄薄一层金黄落叶的林中小路上。一头突然从林间冒出,堵住道路,也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埋伏好了的斑斓猛虎,正张开它那满是利齿的血盆大口,向着身前那个瘫坐在地上,浑身瑟瑟发抖的黑袍人,发出无比凌厉的咆哮。

    “别,别过来!你别过来!”

    无措地在身前挥舞着手臂。

    因恐惧而下意识忘却了如何站立的双腿,不断在凹凸不平的小土路上踢踏着,不顾臀部传来的疼痛,和那撑地的右手一同支撑着身体向后缓缓挪移。

    这黑袍下面容还略显稚嫩的旅人,看着视线中迈着“猫步”缓步向自己靠近,并露出森白獠牙的硕大猛虎,煞白的脸上已然满是恐惧!

    “你别过来,别过来!!”

    “吼!”

    又一次的发出了震荡空气的咆哮。

    看着面前这个在自己的咆哮下,干脆连呼喊都不敢了,只得把双手交叉护在额前,瑟瑟发抖的黑袍人。

    和他的距离就只剩下短短三米的斑斓猛虎,目中人性化的露出了轻藐和喜悦的神色。

    然后,在心中对那破旧黑袍的恐惧褪去的一瞬间,在地上助跑了几步的它,猛的向着面前这个弱小的猎物扑了过去!

    黄色的圆眸中浮现出了对嗜血的深深渴望!

    我,就要死了吗?

    从双臂交叉的缝隙,看着半空中向自己飞扑过来的猛虎。

    这个年轻的黑袍人眼中的世界,在他不知不觉间开始变慢了起来。

    心中除了恐惧,已然充满了对自己无知和软弱的悔恨!

    果然,王叔说的没错,出来闯荡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只要一不小心,即便是临行前母亲交给我的这件,据说是被巫施加过巫术的黑袍,和那把绑在腰间的短剑也不能让我有多么安全。

    只是,似乎我明白的太晚了……

    如果我刚才没有跌倒。

    如果我现在已经拔出了剑……

    动啊!

    你快给我动啊!!

    随着黑袍青年在自己心中不甘的怒吼,在他眼中似慢实快的斑斓猛虎,利爪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看着他这个柔弱到似乎连反抗都不敢的幼崽,之前还为他身上那件黑袍散发出来的气息,和绑在腰间的青铜利刃心生忌惮的它,似乎已经感受到了数秒后,自己锐利的牙齿撕裂了对方柔嫩的咽喉。

    真是一场轻松的狩猎啊,果然,这种没成年的两脚羊是最容易捕杀的猎物。

    只是,如果成年了,他们就会成为最难缠的敌人……

    “孽畜,尔敢!”

    一声突如其来的暴怒咆哮在林间响起,震落了大片林中仅剩不多的金黄枝叶的同时,打断了这只已经诞生灵智的猛虎,在心中的思绪。

    也让它在猛然一惊之下,下意识改变了自己原来对那黑袍人一击致命的扑击轨迹。

    毕竟,对于这只仅凭体重就将黑袍人直接扑倒在地,顺便用利爪在黑袍人在身前交叉,却没有起到一丝抵抗能力的手臂上,留下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的猛虎来说,一次成功的狩猎,和一只只能让它半饱的猎物,可远没有自己的性命来的重要。

    在颤抖着想要挣扎,却又在炽热鼻息下不敢动弹丝毫的黑袍人身上站起来。

    这只体长比他身高几乎要长出一半的巨大猛虎,灵巧的跳到了另一片空地上,微微张开虎口,扫视着四周,黄色的圆眸中满是警惕。

    “哼!畜生,还算你识相。”

    一步步的从林间走出,一个身材高大魁梧,肤色微褐,身上穿着一件虎皮衣,腰间围着一条虎皮裙的光头大汉,砰的一声将手中一块比人头还大的不规则岩石扔到了地上。

    显然,如果刚才猛虎执意要杀人,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呜吼”

    看到来人,猛虎顾不得再分神关注身边哀嚎出声的黑袍猎物,口中发出警告的低吼,身子慢慢低伏了下来。

    就仿佛是一只害怕被伤害,还强装坚强的橘猫。

    “哈哈,还不快滚?!”

    看着“猛虎”那张牙舞爪、虚张声势的模样。轻松发觉它其实正偷偷后退,试图慢慢远离自己的魁梧大汉笑了笑,随即大声的呵骂道。

    “……”

    无言的注视了手无寸铁的魁梧大汉一会儿,上下扫视过他那在虎皮衣下饱满结实,仿佛钢铁般让人感觉坚不可摧的肌肉。

    知道已经事不可为了的猛虎,最后在一旁痛苦呜咽的黑袍人身上留下的一个不甘的眼神,呜呜几声,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了。

    甚至没有再试着回头。

    一个聪明的家伙。

    看着猛虎远去然后很快消失在林间的背影,慢慢来到黑袍人身边的魁梧大汉在心中对它做出了评价。

    如果它刚刚跑的再慢点,那他完全不介意多费点事将它做成今晚的美餐。反正出来混,迟早都是还的。

    然后,他低头看向倒在地上低声呜咽的黑袍人,凶狠的目中露出了丝丝不耐。

    按下心中踢对方一脚的想法,他大声说道

    “喂,小子,你不会是吓傻了吧?快起来!我可不想刚把你从虎口里救了,你小子连句谢谢都没有就失血死了!”

    “呜呜,呜呜,好可怕啊,真的好可怕啊……”

    颤抖着身子,听到大汉的询问,泪眼朦胧的黑袍人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扫视周围一圈后,才敢哭出声来。

    受伤流血的双臂一阵又一阵的抽搐着,让看着他的光头大汉心生无奈。

    罢了罢了,今天算我倒霉,竟然遇到一个拿了件黑袍就敢在外瞎跑的小崽子……

    心中这样想着,他蹲下身,粗暴的把黑袍人那还好没有被虎爪划破动脉,虽然流血仍旧严重,却没有到大出血那种地步的双臂提起。

    不顾黑袍人那无力的挣扎和呻~吟,用另一只手从下身虎皮围裙中摸索出来的一纸包红色药粉,强行给他上药。

    也就是这个时候,在挣扎中挣脱了黑袍兜帽的这个黑袍人,才露出了他那俊秀白皙,此时堪称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面容。

    他看着身边面色微异的光头大汉,那抵抗的声音不如说是诱惑来的更为恰当。

    “放,放开我~”

    ……

    “真是一场有意思的戏码啊,不亏我驻足一看。”

    离那大汉还有黑衣人有着一段距离的一颗高大树木上,一道熟悉的自语声凭空响起。

    原来,是正要赶回朝歌的申公豹和她的黑豹在自己身上施展了隐身的术法,让别人无法轻易窥探到她们。

    靠在黑豹柔软的身上,申公豹看着远方的光头大汉还有黑袍人,咬着自己不长的指甲,灵动的双眸中满是笑意。

    “他就是飞廉的儿子恶来吗?倒是不负我听到的那些传闻,下次会战就把他带上吧。

    虽然那些帝辛给出的军队很厉害,指挥起来堪称如臂使指,但一支军队里没有几个提升士气的将领怎么行?虽然有些蠢货确实会降低他们的效率……”

    “嘛,时间离得还远呢,想这些没用的干嘛?”

    申公豹摇了摇头,贝齿樱唇放开自己那没有一丝变化的明亮指甲,那仿佛从来都是充满笑意的明眸再一次看向光头……恶来和那黑袍人的方向。

    “话说,这是谁在给飞廉那老头子下套啊?这么狠?不怕我闻仲师兄回来了替他报复?好歹他都可是那平东军(平定东海还在异族)的一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