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喜?亦或者背后的……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怪不得今早儿我刚进宫的时候这宫内就有喜鹊和玄鸟在树枝上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我大商如今可真是喜从天降啊!”

    清晨,有着屡屡熏烟从桌上紫金香炉中升腾而起,在窗外明媚的阳光照射着争相斗艳的百花,只要无视掉展示柜上陈列的那些奇异收藏就会显得无比清静祥和的御书房内。

    正坐在打开的指摘窗边,一边欣赏着窗外风景,一边品茗着杯中茶水,难得在永无止境的奏折中偷闲一会儿的陈翔,听着身侧这人在请安后突然发出的尖利声音。放下手中散发出清韵茶香的青花瓷杯,转过头,微微皱起了眉。

    “沈公公,有何可喜的?”

    孤大好清晨都被你打搅了。

    而且,这王宫内的雀鸟,除了玄鸟之外又有哪种不是被巫们特意放养的?

    喜鹊在枝头齐鸣?喜从天降?

    呵呵,当孤是傻子吗?

    陈翔的紫眸中透露出了不喜。

    只是,似乎是并没有从声音中发觉陈翔的态度不对。

    早已在进入御书房后就低着头,弯下了腰的沈公公继续满脸喜色的回道:“大王有后,我大商有后,微臣怎能不喜?!”

    说完,身穿绿色精致宫服的他,就又是对着皱眉的陈翔深情一拜。

    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这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也丝毫没有觉得陈翔会不知道苏妃怀孕的这件事……

    “……”

    “是么,孤知道了。”

    “如果你之前说的有事要报就是指这件事的话,那就退下吧。”

    冷冷的看着沈公公在自己面前的表演,本就对妲己“怀孕”之事了如指掌的陈翔,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中透露出了一种难言的冰寒。

    让本以为会被夸奖的沈公公心中猛然一颤!

    毕竟,一个还未蒙面,诞生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稳定朝中大臣的试管婴儿而已,怎么可能让陈翔对他多加关心?

    他真正的孩子……

    可从来都不在这个世界上!

    而抬头偷偷瞄了一眼陈翔那冷冰冰的英武面庞。

    此时也终于发觉自个儿马屁拍错地方了的沈公公,赶忙收起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正正经经的向陈翔汇报起来。

    “大王,微臣还有事要报。”

    “说。”将目光再一次放在窗外那王宫内百看不厌的美丽风景上,坐在桌椅间的陈翔又一次从桌上端起了茶杯,品茗了起来。

    “是,根据您命微臣撒出去的那些探子回报,申公豹申太师已经快要回到朝歌了。”

    “大王,您看是不是需要处理一下?”

    “处理?”

    陈翔喝茶的动作一顿,转头看向沈公公:“处理什么?”

    面对着陈翔的询问,沈公公这次也是学乖了,没有将那番早就准备好的腹稿说出来,而是选择了临阵磨枪,现编出来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

    “申公豹不战而逃,任由哪吒率军投降叛逆,完完全全没有尽到一个军师的职责,辜负了大王您和闻太师对她的厚爱,还让大王您因此威望大失,因此,臣以为此子该罚!”

    静静的听完了沈公公用稍显尖细的声音吐露出来的话语,陈翔一口饮完了杯中的茶水,又碰的一声把手中美丽又脆弱的青花瓷茶杯放在了桌上。

    咔嚓一声,美丽绝伦的青白色瓷杯上出现了裂痕。

    “所以,沈公公你接下来不会是要告诉孤,你擅自做出了一些你不应该做的事情吧。”

    还弯着腰的沈公公,被陈翔这森冷平静的话语,和那茶杯的碎裂声吓了一跳,连忙低着头,用略带颤抖的尖细嗓音连声回道:“微臣不敢,微臣不敢……”

    说着,他的声音中又带上了几分可怜。

    “还请大王明鉴啊,没了大王的命令,微臣这凡夫俗子可指挥不动那些凶神恶煞的恶神!”

    “料你也不敢。”

    看着面前这似乎被自己吓的有些身体发颤的沈公公。一点都不相信他心中真的会如表现出来的这样害怕的陈翔,坐在椅子上挪了挪方向,面向他问道:“说吧,她回到哪里了?”

    听到陈翔的话语,沈公公自然是知道陈翔问的是谁。

    当下也不再做那柔弱之态,一五一十的汇报了起来。

    “回大王,根据虞国境内传来的情报,申太师她已经过了太华山,此时很可能已到了邘国,若路上无事,怕是不需半月便可回到朝歌。”

    陈翔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只是,对于沈公公话语中的某些词汇他却是有些不满。

    他双眸微眯:“可能?几年前孤就让你布置下去的情报网,如今连确定一个人的行踪都做不到吗?!”

    听到这话,沈公公心中有些委屈了,不过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连声道:“大王息怒、大王息怒……”

    “微臣该死,竟然让大王如此失望,可,此事真的不怪微臣啊,您也知道历来我大商各封国都是些不知感恩的白眼狼,没事说的比谁都好听,可一有事就跑的比谁都快,最近更是还有不少不知死活之辈暗中与那西岐叛军有所往来……即便是微臣与属下忙里忙外,每天只睡三个时辰,也抵不过他们的阴奉阳违啊!”

    说着,沈公公尖细的声音中竟是带上了些许哭腔。

    配上他那面白无须,眼眶微红的“俏丽面容”,着实是让不知道他身份的人心生怜惜,知道他身份的心声嫌恶。

    ……或许,还有可能会生出某些变态的兴奋?

    陈翔不知道别人的想法。

    但冰冷注视着沈公公那不时偷偷抬起,看向自己的脑袋。

    他敢肯定自己讨厌他那烦人的“嘤嘤嘤”。

    “好了,闭嘴吧,孤还不至于因为这些小事而杀你。不过,以后在布置暗子的时候不需要顾虑太多,要是有人阻碍,除去便是。”

    “记住,孤不希望下一次再从你口中听到可能,如果这些词汇!”

    “……”

    抬头看着陈翔那冰冷的目光,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沈公公点了点头。

    “微臣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