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子嗣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姜汤会突然选择在还未修筑完成的鹿台**?”

    “为什么我完全没有看到过关于这段未来的片段?”

    “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

    精致美丽的秀女宫中。

    昔日随风舞动的漫天红纱已然被雪白的纱绸所取代。

    而坐在宫中最深处的一间奢华房间内,看着面前梳妆台上足有半人高的铜镜。

    今日身穿一袭白色及地薄裙,玉颈处围绕着一圈雪白狐绒,银发随意披散在香肩美背上的妲己,一双红宝石般剔透、美丽的血眸中,透露出丝丝让人心碎又心醉的忧愁。

    回想着记忆中那个,坐在凉亭石椅上,美丽、温柔,却无疑生错了时代的傻女人。

    她心中的千言万语都化作了一句不知是对谁的询问。

    “姜汤,你到底是谁?!”

    在那由黄铜所制,被栩栩如生的龙凤围绕,镜面光洁平滑堪比无波水面的梳妆铜镜内。

    如果以特殊的视角和方法来看,就可以很清楚的从镜中妲己绝美的血眸倒影中看见一个又一个精致到每一处细节都被精心刻画出来的画面一闪而过。

    或雄伟华贵,或简陋渺小。

    但那些画面中都无一例外的有着一个女人。

    一个即使是和铜镜中的妲己相比,样貌都黯然失色,身上气质却大都温柔坚强,反而让人心生喜爱的女人。

    虽然样貌上基本都有着些许诸如美人痣、丹凤眼、双凤眼之类的细微差异。

    但美眸中闪过无数画面的妲己知道,她们都是姜汤。

    只不过。

    是一个个从出生到成长都从无数种可能开始的姜汤。

    就像是那些个从别的世界被召唤出来,经历和模样完全不同的哪吒一样。

    那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就是一个又一个记录了名为姜汤的存在在无数世界和时间中的人生片段。

    有来世的,也有前生的,却终究没有妲己所熟悉的那个姜汤的身影。哪怕,她都已经看到了那个在另外一个世界中被押上了斩仙台的她……

    “怎么了,姐姐?”

    似乎是察觉到了妲己的异样。

    侧卧在房间内的一张美人榻上,身上只盖着一张星光闪闪的宝纱,面无表情,心中却因为无聊,自己和自己聊起天的九头雉鸡精侧头看了过来。

    声音中有着些许难以掩饰的好奇。

    只是,对于九头雉鸡精的问题,坐在梳妆台前的妲己却是回眸一笑,敷衍道:“无事,姐姐只是在感叹世事无常而已。”

    “小凤,你不需要在意这些。”

    “真的?”单比智力可能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聪明的九头雉鸡精自然不会被妲己这毫无新意的敷衍糊弄。

    她撑起精致美好的身子,任由那张星光闪烁明显不是凡物的薄被滑轮肩头,跳下床榻,赤着白嫩的双足,赤身**的来到了妲己的身后。

    一双玉臂从背后抱住妲己,脸贴着脸,胸贴着背,白发贴着银丝。

    九头雉鸡精银色的双眸静静注视着铜镜中的那两张绝世美颜。

    磁性悦耳的声音幽幽冷冷,吐气如兰。

    “姐姐,你刚才表现出来的忧虑可不像是你现在说的这么轻松。你,到底又在时间的洪流中看到了什么?”

    妲己晒然一笑,却是心中叹息着摇了摇头。

    如果能够看到的话,她现在也就不会这么忧愁了。

    抬起手,怜爱的磨蹭了磨蹭九头雉鸡精那细腻柔滑的侧脸。

    “小凤,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只要保护好妹妹就好了……”

    “姐姐!我已经长大了,妹妹她的身体我也能够保护的很好,你已经可以依靠我了!”

    “一个人(妖)为了我们三个的生存努力,那真的是太辛苦太辛苦了。”

    说着,打断妲己话语的九头雉鸡精满是怜惜的蹭了蹭妲己同样雪白柔滑的脸颊。

    让闭上嘴的妲己心中一暖。

    但,闭目依偎了良久,重新睁开眼睛的妲己看着面前照应出两人的梳妆镜摇了摇头,轻轻挣脱了九头雉鸡精的怀抱。

    侧身注视着九头雉鸡精那有些伤心的双眸。

    “小凤,有这份心,可见你确实是长大了,可是,有些事情却并非是长大了就能够解决的。”

    “那我们就走……”

    聪明的九头雉鸡精自然知道妲己想要说的是什么,也将最好的策略说了出来。反正以整个洪荒的大小来说,她们两个真的只是沧海一粟,真要躲起来,即便是女娲要找她们都没那么容易。

    而并非不可代替的她们,明显没有让女娲为她们大费周章的资格。

    可是,还不等她说出那位的名讳,妲己纤长白皙的食指就抵在了她的唇上。

    双眸哀伤的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红宝石般美丽剔透的双眸中似乎倒影出了些许不属于此时的画面。

    “小凤啊,有些事情是逃避不了的。”

    ……

    而在帝宫那灯火摇曳不休的偏殿内。

    今日身穿一身青色简装的闻太师正一脸凝重的注视着陈翔:“大王,您真的执意如此?”

    陈翔静静注视着他:“……执意与否,又有何差别。”

    “若大王您执意要御驾亲征,那老臣自然无话再说,可若大王您只是因为王后之死而想要接机发泄一番,那老臣还请大王收回成命。”

    说着,闻太师拱手对着陈翔就是一拜。

    只是,陈翔却是在此时背着手,移开了目光,转身看向一把被置于偏殿内展示架上的宝剑。

    良久之后。

    “太师,你是想让孤出尔反尔,做那无信之君?”

    闻仲闻言,镇定的摇了摇头。

    “老臣绝无此意,但,大王,两军相交之战场不同于您曾经的林间狩猎,不能只看武勇,合纵连横之下即便是老臣也没有必然生还的可能。”

    “而您身为人王,贵为九五至尊,是整个殷商重回繁荣昌盛的希望,还望大王您不要轻易涉险,让我大商千年基业就此毁于一旦!”

    “那所谓的叛周,还没有让您亲涉战场的分量!”

    “……”

    闻仲慷锵有力的声音在偏殿内回荡。

    但,听懂他那弦外之音的陈翔,却是又一次看着那把挂在墙上的宝剑沉默不语。

    直到一阵清风从偏殿那并未关实的华窗间穿过,吹的殿内灯火不住摇曳,陈翔才转过身,一双重瞳的紫眸幽幽的注视着身前不知何时把头低下的闻仲。

    “太师也在怪我没有留下子嗣?”

    ps:最近很忙,连看小说的时间都没了,不过应该很快就能闲下来了吧……希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