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好事,坏事,返回
    怎么办呢?

    该怎么办才好呢?!

    这就是此时孤身一人身处镇西城城主府邸侧卧中,总算从繁杂的公务和军议中暂且逃脱出来的姜子牙,心中几乎唯一的想法。

    收降了哪吒和她麾下的数万大军对他来说固然是一件大好事;不但让那些投在他身上的怀疑目光消失,还让他在军中的威望更进一步。

    可是,这好事对在此前不久才成立的周来说也未必是没有坏处。

    就好比现在,突然就多出了几万张嘴,让本就因为俘虏了大半第一波平叛联军而军力大增,补给线压力大增的周军,此时都已经快要揭不开锅了。

    而如此思虑了良久,也看了9那放在桌上展开,用方木压实的古旧羊皮地图良久。

    姜子牙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那碗清水一饮而尽,长叹一声。

    “也只能徐徐图之了么。”

    这帝辛实在是看的太准了。

    明明才刚刚大败一场,连亲自委任的将军都投降于我军,可是,他却一点都没有服软的意思,听那在朝歌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说他竟然还要御驾亲征……

    是真的看准了我军此时的外强中干,还是无脑的鲁莽?

    又或者,是靠着我那位古灵精怪的师弟提点?

    想到申公豹,姜子牙不由的像之前刚从哪吒口中得知,她就是那个殷商军中所藏的智囊后一样,抬起将那瓷碗放回原位的枯瘦手掌摸了摸自己苍白的长须,似乎是在回想什么。

    然后很快摇了摇头,看着身前铺展开来的地图上的镇西城,目光变得异常锐利。

    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这确实是走了一步好棋啊。

    让我军进,无粮可依,退,只要有人稍加引导就有撤退演变成溃退的危险。

    还有那些以有我军一半之数的降兵……

    不知不觉间,我军竟已经危险到这种地步了么!?

    在战术上在怎么重视敌人都不为过。

    所以,此时的姜子牙在心中已经把自己和身处镇西城的周军放在了几乎最坏的一个情况上进行推演。

    只是这么细细的一推演,原本只是因为军粮和农耕之事而困扰的他,真的是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可,你终究还是低估了姬发公子啊。

    姜子牙放下抚摸花白长须的那只手,转身,好像透过精致奢华的院墙看到了城主府外,军营中,和诸多军士同吃同住了好多天,却还是笑容满面的姬发。

    你这亡我西周之局,未尝不能演变为我军彻底告破你殷商,完成大业之事!

    决战么……

    另一边,镇西城外一处半枯半绿的森林中。

    被黑豹带到树上的申公豹,看着镇西城那此时在视线中的小小轮廓,精致白皙的小脸上有些苦恼。

    和姜子牙一样,被阵阵冷风吹起乌黑发丝的她,心中同样在想着:该怎么办才好。

    “真是大意了,没想到哪吒那家伙对王后的死反应这么大,明明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她会不会因为此事心态不稳从而定制策略的……这下丢了整支平西军的我,在殷商之中可就麻烦大了。”

    回想着陈翔曾经教训她时露出的冰冷目光,那时轻易察觉到其中暴虐的她,简直不敢想象那头绝世凶兽在失去了姜汤这根束兽绳之后会变成什么样。

    要不要跑呢?

    反正和这次差不多,只要自己不想那就基本没什么人能够抓住自己。

    申公豹的心中有些意动。

    可是。

    转念一想,她逃跑的心思就变淡了。

    因为她这一跑,不就是在明说自己怕了他姜子牙了吗?!

    她可不信姜子牙会像哪吒那样笨,没有从哪吒那里得知她的存在。(这个之前解释过)

    而在树上思虑了良久。

    叹了口气,脑海中思绪万千的申公豹摸了摸身边黑豹探过来的头,终究还是选择了回去朝歌。

    身为大劫的化身,她自然是知道有些事情光靠逃是无法避免的。

    同样,她也不觉得帝辛会傻到因为哪吒的突然叛变而像自己动手。毕竟,这是谁也料想不到的事情……

    翻身骑到黑豹的背上,隔着树干上那半绿半枯的枝叶,申公豹看向镇西城方向的双眸变有些发亮。

    声音中满是既定。

    “姜子牙,下次相遇我一定会打败你!”

    不单单只是因为我讨厌你的一切,还因为这就是我们两个,乃至是人妖两族之间的宿命!

    说完,显然已经预测到商、周很快就会决战的申公豹(骑着黑豹),跳下树干,快速的向着朝歌所在的东方奔去。

    只是一会儿,脚下生风,腾空而起的它就已经飞的让人看不清踪影。

    只留下那颗数人环抱粗的大树在冷风呼呼的吹拂中枝干微微摇摆。掉落下片片只剩点点绿色的枯叶。

    而平静了一会儿之后。

    咔嚓一声。

    这刚刚落下的枯叶被一支只有三指,还布满细密鳞甲的大脚踩的粉碎。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外貌仿若蜥蜴,头上突出尖刺,身上颜色略有不同,却与周围环境一致,让人难以分别的人形怪物从树干上跳了下来。

    在布满落叶的地面上踩出了两个深深的脚印。

    祂抬起头,平时眯起的双眼睁开,仿若龙蛇的冰冷竖瞳遥望天空。

    “这就是申公豹么,样子还真是可口啊,只是没有选择逃走还真是让人有些遗憾,那粉嫩的**我却是享受不到了。”

    说着,祂还伸出如蛇般细长,前端又有些沾稠的分叉舌头贪婪的舔了舔祂那同样长有鳞甲,只是颜色比周围皮肤要深上一点的黑褐嘴唇。

    隐约间,露出了祂口中那森白的利齿。

    显然,祂并非专门为了监视申公豹而来。

    只是。

    祂的存在申公豹真的没有发现吗?

    这位种族名曰避役的恶神想不明白,也没有去深究。反正监视她的这件事又不是祂想要做的,也不是祂的主意。

    祂转过头,看向镇西城的方向。

    半透明的眼角膜在眼眶中出现又消失,清理掉眼球表面上的杂物。

    “姜子牙么,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情报,也不知道能不能抵得上一顿丰盛的血食。”

    ps:好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