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心中的愤怒
    ……

    看着眼前半透明屏幕上显示出来的讯息,孤身一人坐在帝宫内的黑石王座上,俯视着下方那哗然一片的群臣。

    时隔一周,再次穿上了玄鸟纹金丝黑袍的陈翔双眸淡然的看向那个单膝跪在大殿上,低着头,报出了这一数天前情报的士卒。

    “退下吧,辛苦你了。”

    将双手举过头顶,这身着青铜镶嵌皮甲的士卒,面色似乎激动不已:“谢大王体恤!属下告退。”

    说完,他起身,弯着腰向后慢慢退了一点,然后干干脆脆地转身离去。

    而看着那风尘仆仆的士卒从殿上退下,陈翔把目光放在殿上少了好多张熟脸的群臣身上。

    “各位有什么想法,都说吧。”

    众大臣们依旧是先相互看了看,发现站在左侧队列最前方的闻仲似乎不准备出言,于是,一个站在队列前方的中年人拱手出列了。

    “大王,哪吒身为伐西军统帅却在军备完好之际率军投降,实在是有辱大王的信任,愧对大王曾经给予她的恩德,臣斗胆请大王杀其父李靖以洗刷国辱!”

    听到这话,帝宫大殿上的某些人,脸色刷啦一下子就变了。

    显然,他们和李靖的关系不一般。

    “哦?”而听到这话,陈翔平静的视线越过了这位勇敢的大臣,看向了那些色变的臣子,问道:“诸位有谁同意王爱卿的提议吗?”

    众臣之间顿时议论纷纷起来。

    虽然有人附议,有人为李靖求情,但大多数人却都是在做那壁上观。

    直到目光冰冷扫视过他们的陈翔“啪!”的一拍王座扶手,再次出言。

    “好了,都闭嘴吧,与其吵吵嚷嚷的让孤耳烦,你们还不如去做点有用的事情!孤让你们准备的军备都准备好了吗?”

    殿上那些争执不休的臣子们有不少都默默低下了头。

    而此时,陈翔冷漠的视线又一次放在了立在殿上的那位大臣身上。

    “王爱卿,退下吧,在姬昌叛乱未平之前,孤暂且还没有让东边再乱起来的想法。”

    “……臣,明白。”

    在陈翔冷漠的注视下,额头渗出滴滴汗水,这位一边行礼一边后腿的王姓大臣在心中已然听明白了陈翔不想对哪吒动手的弦外之音。

    不过也对,毕竟她也是陪伴了王后姜汤很长一段时间的人,大王纵容她也并非无法理解,只是可惜那陈塘关……

    不理会那退下的王姓大臣心中所想,高坐于王座之上的陈翔看着殿上的众臣再一次开口问道:“诸位爱卿还有何事要议吗?或者说,对那镇压那叛军有什么想法?”

    帝宫中的大臣们迟疑了很久,终究,还是有一个人咬牙站了出来。

    只是,在陈翔平静目光的注视下,这位梳着小辫子的臣子所说出来的却不是什么破敌良策。

    相反,还让包括闻仲在内不少的大臣都眉头一皱。

    “启奏大王,镇西城被攻陷后,我殷商腹地既是露于那叛军眼前,如失去甲壳的螃蟹,只能是任由那叛军享用,还请大王速速派军支援,否则……恐怕我大商危在旦夕!”

    说完,这留着小辫子的中年男子拱着手,低下了头。

    显然,他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语之中颇有几分威胁的意思。可是如果不说出来,他自觉将会失去更多更宝贵的东西。

    而静静的注视着殿上这个留有小辫子的大臣。

    直到看的已经低下头的对方,双腿都因为自己这没有多少温度的目光变得有些发颤了,陈翔才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

    “此事孤知道了,放心,孤的军队在之前就已经布置好了,数量虽不多,却也可让那些叛逆无法威胁你的家乡。”

    “果真如此?!”这留着几条小辫子的男人抬起头,激动的难以自控。

    陈翔目光微冷:“孤还不至于骗你。”

    “臣谢过大王!臣谢过大王!”确定了事情的真伪之后,这辫子男的声音中甚至有了些许哭腔。

    陈翔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好了,你退下吧。”

    “臣遵命!”

    ……

    “如此,还有人有事要奏吗?”

    扫视过帝宫大殿上那些在得到此时的殷商并未陷入无兵可用的境地之后明显松了口气,比起刚才来说镇定了不少的大臣们。

    陈翔第三次问道。

    和前两次不同,这次得知自身安危无碍的大臣们皆是摇着头,称以无事要奏。

    “好。”

    陈翔点了点头,扶着黑石王座两边的扶手面无表情的站起身。

    “你们既以无事要奏,那孤就来说一件事情吧。”

    “这次平叛孤要御驾亲征!”

    “好了,这次朝议就散了吧。”

    说完,也不管殿上听到这消息的群臣们是什么样的想法,陈翔便转过身,在那位久违了的沈宫宫的追随下,向着帝宫右侧的甬道内走去。

    踏踏踏。

    在两旁黄铜灯盏摇曳的帝宫甬道内慢慢的前进着。

    陈翔和那位沈宫宫在灯火照耀下延长了不少的影子开始慢慢扭曲。

    突然,陈翔开口了:“如何,那些调教好的恶神已经派出去了吗?”

    沈宫宫急忙回道:“回大王,那些在近几年来逐渐证明忠心的恶神已经全部派出去阻拦叛军的前进了。”

    “是么,那就好。”陈翔点了点头:“干的不错。”

    “谢大王夸奖!”沈宫宫对陈翔行了一礼:“只是不知大王为何要突然御驾亲征?闻太师所统帅的那五万大军已经从东海快速赶回,只要闻太师回来,那些叛贼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大王,您这样做太冒险了!”

    陈翔在甬道尽头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目光一冷。“何时轮到你来教训我了?”

    沈宫宫慌忙对着陈翔跪下。“臣多嘴,但臣那肺腑之言还请大王三思!”

    “哼!”陈翔冷哼一声,回过头继续向前走着。

    只是来到那甬道出口处时,他却是再一次停下脚步,对着身后跪在地上不敢起来的沈宫宫说道:“起来吧,这硕大的朝野看来也只有闻太师能够理解我。”

    说着,陈翔的手放在了自己那蓬勃跳动的心脏上。

    “我想要泄愤,为何这么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