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丧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朝歌。

    不论是那些在近几年来才逐渐林立城中,全部都由珍贵石木铆接的没有一丝缝隙。每层三米多高,以数人合抱粗的参天巨木为柱,足有七八层,用途各异,欢声笑语不断的朱红楼宇。

    还是那些建立在坊间小巷内,茅草遮顶,泥壁为墙,愁声不断,即将被推倒重建的简陋平房。

    最近皆是在屋檐上挂起了为数不少的白布和白色灯笼。

    只为祭奠大商那位一周前在鹿台**,只留下屡屡白灰的可怜王后。

    依旧繁华的青砖街道上。

    熙熙攘攘,南来北往的人流皆是身穿着由商王下令,在王后逝去一月前都必须要穿的丧服。

    在暗示着此时朝歌的白布是有多么畅销甚至是脱销的同时,也在周边建筑所挂的白布和白灯笼的映衬下组成了一条条白色的长龙。

    城北。

    那宏伟奢华,既是整个朝歌城内最高点,也是整个殷商政治的最中心。青铜钟声不断,丝乐之声不停的王宫之中。

    并不为商人所喜的轻薄白纱和写有丧字的精美灯笼几乎遮盖了宫内其他所有的色彩。

    为这本就有些空旷,此时更是无人的商王宫增添了点点孤寂诡异。

    而在那王宫中,一处门外青砖石路两旁插着有白色长旗随风飞舞的旗杆,建筑本身漆黑庄严,只有匾额等少数地方为苍白色的灵堂内。

    身穿一件白色丧服的闻太师,正在努力规劝着身前同样身穿一身丧服,跪坐在灵堂内蒲团上,似乎是属于姜汤的骨灰盒前,注视着灵桌上姜汤的牌位,沉默不语,一动不动的陈翔。

    “大王,请节哀!”

    “人死不能复生,您如此消沉只会让先您一步轮回的王后娘娘难过!”

    “西伯侯谋反,外封诸侯动乱,大王!此时的殷商还不能没有您啊!”

    陈翔依旧沉默不语。

    静静听着这寂静灵堂中闻太师的声音,也静静的注视着身前属于姜汤的牌位和那坛可能属于她的骨灰。

    良久,直到闻太师说的口的干了,干咳了几声,看着陈翔露出了悲痛之色。认为已经连续一周不论朝事,不参朝议的他被爱人的死打击的颓废了的时候。

    跪在蒲团上,一身丧服被高大身子撑起的有些不伦不类的陈翔转过了头,看向了他。

    “太师,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轮回吗?”

    闻太师心中一喜,面上却是肃然:“有,当然有!”

    “古时玄冥娘娘得圣人指点,向天道发下大誓以身铸造轮回,让上古洪荒之时身死而无所依,死后无所求,只得浑浑噩噩直到消散于世间,或是恶事做尽化作厉鬼的灵魂们能够转世投胎,重新来过。”

    “此为天下共知,怎会有假?!”

    听到此言,陈翔点了点头。

    注视着面前拱手为自己诉说那上古之事的闻太师的紫色双瞳还是那样的波澜不惊:“既轮回之说不假,那太师你说,孤还能再找到她吗?”

    “这……”闻太师哑然了。

    轮回,本就不是为人所创。

    天下万物、山石草木皆可轮回。

    自然,那在身死时没有修者帮助,应该已经进入轮回的姜汤也可能转世为天下万物。

    可能是人,可能成畜,既可能成花草,也可能转生为山神水精……

    以这硕大洪荒为背景,真真比大海捞针还难,几乎不可能找的到。

    而且,就算真的找到了,难道……

    清楚自家大王性情的闻仲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虽然他对于姜汤很是看好,觉得她为王后实在是合适不过。

    可是,为了自家大王和整个殷商,他还是希望姜汤的转世永远不要被找到。

    而陈翔似乎也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所想,摇了摇头,没有再问。

    “闻太师,退下吧,让孤静静,放心,孤已经不会再耽搁朝政了。”

    “……”

    “臣,遵命。”

    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将头转回去,重新看向姜汤灵牌的陈翔。心中思绪闪过无数的闻仲终究还是拱手一礼,退了出去。

    留下陈翔孤零零的跪坐在这重新寂静下来的灵堂之中。

    又是良久。

    一直看着姜汤灵牌的陈翔闭上了紫色的双眸,落下了晶莹剔透的泪。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一点留恋的东西都不留给我?你就那么恨我吗?”

    ……

    “什么?姜汤姐姐死了?!”

    镇西城外那被申公豹用阵法遮挡,因此才没有被姜子牙趁机攻破的营寨内。

    听完申公豹对于之前战斗的述说后,等身体稍微适应了全身泛起的酸痛感,便穿戴上了那套被随意丢在营帐内,已经完好如初的红莲甲。

    正踩在地毯上活动身体的哪吒,向着此时漫不经心的说出这种大事情的申公豹问道。

    “没错,好像是一星期前就死了,似乎被烧的只剩下了一坛骨灰。”

    点了点头,看似随意的回答着哪吒的问题,回到黑豹身边的申公豹看着逐渐靠近自己的哪吒,面上逐渐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额,你想干嘛?”

    哪吒怒视着申公豹,拳头握紧,银牙几乎被咬碎。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姜汤姐姐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死了?!”

    “好好,我说我说,你别激动……”

    看着面前激动不已的哪吒,申公豹心中道了一声果然,在出声应付对方的同时,也在心中思索着自己的退路。

    嗯,果然还是逃跑吧。

    ……

    镇西城内。

    仪事厅。

    坐在姬发右手边那座位上的姜子牙,听到刚刚闯进门来,打断了他们有关撤退部署的士兵所带来的消息,老朽的身体激动的从桌椅之间站了起来。

    “什么?你说哪吒带兵出营投降了?!”

    传达讯息的士兵抱着拳点了点头:“没错,对方主将确实带兵出营,枪上挂起了白旗说是要投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诺我西周,天诺我西周啊!太乙师兄果真没有骗我,玉鼎师兄果真是料事如神!”

    站在桌椅间大笑着,在因为农耕之事发布撤军令之前得到这个消息的姜子牙,看着坐在议事厅内面露惊讶之色的其他人,心中的喜悦简直难以自己。

    之前在太乙真人那明显是放水的出手之后,他在整个西周中的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除了杨戬之外也只有姬发才不会用怀疑的目光看他。

    真可谓是憋了他这个老人家一肚子的火气。

    而现在,他可总算是能出口气了。

    心中这样想着。

    姜子牙抑制住笑意,面色肃然了起来。

    拱手对着坐在仪事厅内,本来正围绕着一张西周地图想着应该如何安全撤退的西周诸将说道:“走,各位请随我一起去城外看看那哪吒到底是真降还是诈降!”

    说着,他向姬发行了一礼,以示喧宾夺主的歉意,便离开桌椅之间,转过身,率先大步向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