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咸鱼翻身?
    “呃……”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看着头上那组成了营寨的木梁和简洁的灰白色布匹。

    窈窕有致的身上只穿着一件不知道被谁换上白色中衣,躺在木床上,翡翠色薄被下黑发披散着,只觉得浑身像散架了一样酸痛难忍的哪吒闭上酸涩的眼睛,伸手揉了揉额头。

    可是下一刻,脑海中浮现出了“刀光剑影”的一幕幕,想起了自己之前正在干什么的她猛然在床上坐起身,瞪大了美丽的眼睛扫视了简洁明了的营帐内一圈。然后痛呼一声。

    把同样身处营帐内,靠在把书案挤到一边的黑豹身上,守了她不知几夜的申公豹给吵醒了。

    揉了揉还睡眼朦胧的眼睛,打了个哈气,醒过来的申公豹用手撑着铺在营帐内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的金红色地毯站起身。

    摇摇晃晃的来到木床边,看着哪吒,竟是罕见的没有和她拌嘴!

    还像是早有预料……又或者是老妈一样对她说道:“你终于醒了,快点起来把你的衣服穿上。”说着,她还指了指堆在营帐一角,破损之处已经消失不见了的红莲甲。

    哪吒愣了愣。

    看着站在床边捂嘴打着哈气,睡眼朦胧,还是穿着那件万年不变的黑色紧身衣的申公豹,心中生出了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

    不禁脱口而出道:“你真的是申公豹?”

    申公豹可爱的眉头一皱,捂嘴的小手放了下来。

    静静的看了坐在床上,自知自己问了个蠢问题的哪吒一会儿。

    “你是睡糊涂了还脑子被那几个冒牌货给打傻了?刚醒过来连发生了什么都不问问就说这种胡话?”

    听到这熟悉的毒舌,被看的有些尴尬的哪吒心中的怪异顿时散去。

    这才是我认识的申公豹嘛。

    然后,她反应了过来,忍着浑身直欲冲入脑海的酸疼伸手抓住白了她一眼,转身就要离去的申公豹问道:“我昏过去的之后战事怎么样了?姜子牙那个胆小的老头有攻打过来吗?”

    经过刚才申公豹的那一提醒,双眼褪去朦胧的哪吒已经记起了自己之前被那疤脸哪吒从申公豹特意在红色结界上开出来的大洞中扔回营寨的画面。

    而申公豹则是将她放在她肩头,已经恢复了白皙雪腻的纤手拍掉。

    回过身来,无语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傻子……

    “你觉得如果他们已经打过来了的话你还能像猪一样这么安稳的躺在床上睡觉吗?”

    “嘶!”

    倒吸了一口冷气。

    刚才还不明显,但现在得到对方没有攻过来的回答,稍一放心,感觉顿时敏锐起来的哪吒,顿时被从手上传来的酸痛感觉弄的有些欲仙欲死。

    申公豹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怎么,你身上的伤难道还没好?”

    欲仙欲死之感只在身上持续了瞬间的哪吒一愣。

    呆呆地看着那被申公豹从肩头拍落,白皙雪腻没有一丝伤痕的纤长玉手。回过神后迅速的检查了一遍自己酸痛难耐的身体。

    也是直到现在,哪吒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痕竟然全都消失不见了。

    闭目感受着体内那重新充盈起来的法力,重新睁开眼睛的她略带焦急的向申公豹问道:“我到底昏迷了多长时间?!”

    自家人知自家事。

    知晓之前自己受的伤在一般情况下根本不是短时间能够愈合,消耗的法力不是短时间能够恢复的哪吒,有些担心西周的军队绕过她直接去攻击朝歌了。

    帝辛是死是活对她来说当然没有多少所谓,毕竟只是一个认识的大叔,但是姜汤和比干她可不能坐视不管。

    而申公豹看着哪吒坐在床上焦急的样子,却是面无表情的在她面前竖起了一根嫩比葱白的手指。

    “一个月?”哪吒猜测道。

    申公豹摇了摇头。

    “一年?!”

    哪吒又猜,声音有些惊讶和焦急。

    她还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有一睡一年的本事,明明以前有时候她疯玩了一整天都有睡不着的时候。

    只是,申公豹又摇了摇头。

    哪吒松了口气:“我就说么,要是已经过了一年,不说你,我肯定是要有些变化的。”

    说着,她的目光不由得放在了自己胸前那两团把中衣顶的鼓鼓囊囊的山峰上。

    这两团在战斗中非常碍事的东西在最近越长越大了。

    申公豹眼角一抽,前伸的小手握紧成拳,狠狠敲在了坐在床上的哪吒的脑袋上。

    又在哪吒痉挛般的痛呼声中淡定的拍了拍手,转身准备溜走。

    “果然是在之前被那些冒牌货给打傻了么,哎~我申公豹还真是命苦啊。”

    捂着脑袋,其实并没有感觉刚才申公豹的那一下有多疼,但被那一下加强了身上酸痛感的哪吒,白皙的额头上冒起了根根青筋。

    不顾身上强烈的酸痛,掀开盖在身上的翠色薄被,翻身下床,赤着白嫩的小脚就要去教训正向着营门逃去的申公豹。

    然而,在一阵闹腾之后。

    往日总是在辩论不过之后把申公豹用暴力欺压的她,竟然被申公豹骑在的身下!

    果然,身上的伤好了,不代表疲惫的肌肉也已经休息好了么……

    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讶异。

    对自己把哪吒骑在了身下也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申公豹,看了看自己的两只小手,又看了看被自己骑在身下,满脸都是不甘心,屡屡想要翻身却都被自己轻松镇压下来的哪吒,轻笑了起来。

    伸手在哪吒白嫩精致的脸蛋上捏了捏。

    她就像是一个即将得逞的采花大盗一样坏笑了起来:“呦呦呦,小妞还在嚣张呢,来,给爷笑一个……”

    看的趴在营帐内,把书案挤开的黑豹都有些无语了。把前爪抬起捂在脸上装作不认识她。

    毕竟以申公豹那相对矮小的身材来说,她扮演的采花大盗怎么看都不伦不类。

    只是怒火冲天的哪吒却是被她刺激到了,猛然一个蓄谋已久的翻身把骑在她腰上想要伸手挑起她下巴的申公豹压在了身下。

    那满含深意的瘆人笑声让申公豹有些害怕。

    “呵呵,你刚才玩的很开心啊!”

    “来,让我们好好玩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