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闹剧,是否会延续下去?
    我,到底在做什么?

    我,到底要做什么?

    我,到底想做什么?

    在朝歌城外,修建了一小半,已经能够看出大致轮廓来的宏伟鹿台内。

    退避了那些为了修筑鹿台付出了无数鲜血的罪人和守卫,本身也无一人跟随的姜汤,身穿一身美艳无比,好似嫁衣一般华丽的金红凤衣,双眸有些无神的漫步在这里。

    踏踏踏。

    修长美腿下的玉足穿着一双火红镶金皮靴的她向前走着。

    呼呼呼。

    她那头及腰的乌黑长发随着从四面八方吹入这座还未完成的建筑之中的冷风而轻轻摇摆。

    撕撕撕。

    她那拖地的红裙裙摆盖在作为鹿台基石的大理石地面上,却是一直光洁如新。

    无神的美眸扫视过宫殿内那因为她的到来而亮起的盏盏黄铜灯火。

    丝毫没有在意那在宫殿之中让此时只有她孤身一人的宫殿变的异常诡异的影影绰绰。

    姜汤此时尚且存留着的,最后属于自己的一丝意识在心中不断思考着这三个问题。

    直到来到鹿台中心,抬头仰视着头顶那还未封闭,还能够看到湛蓝天空和朵朵白云的鹿台顶部。

    恍惚间动用了自身血脉中那源于炎帝的力量,御使着鹿台内那转瞬变成金色的烛火猛然升腾,仿若龙卷风般笼罩着整座鹿台之后。

    隐约听到鹿台外无数惊恐呼喊的姜汤才记起了自己那以死亡来寻求真相的目的。

    刹那间,无数属于祂又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了姜汤的脑海,痛的她忍不住抱着头,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还好,那笼罩着鹿台的金色火焰风暴源源不断的为她提供着力量,她终究是没有被那博大的记忆冲击的失去自我。

    而随着金焰风暴将建成了小半的鹿台——不论是支架还是石柱、石壁都飞快的烧灼为一滩灰烬。

    已经知道了一切的姜汤低下头,任由自己乌黑燃起点点金色火焰的长发垂落地面,一手捂着脸,任由晶莹剔透的泪水落到地上,声音有些凄凉哀伤,轻笑着。

    “原来,是这样子么。”

    “我和他,只是一场闹剧。”

    “我所深爱的帝辛早已死了……”

    轰隆!!!

    还未等她说完,被烧毁了中层支架,本身也快被烧毁的鹿台上层掉了下来,在鹿台外那些守卫,奴隶,东宫侍从的惊呼声中掩埋了一切。

    朝歌城内。

    望着朝歌城外鹿台那里冲天而起的火光,刚刚结束朝议,离开帝宫,还未得到姜汤出宫去鹿台的消息的陈翔只感觉心中一阵仿佛要让他窒息般的抽疼。

    右手扶着身边美轮美奂的石质护栏勉强在原地站立着。

    左手捂着疼痛难忍的心脏。

    他望着那鹿台火光冲天的方向心中满是不解的自语着:这突如其来疼痛到底是为什么?我,到底失去了什么?

    浑然不觉自己的眼眶已经被泪水侵湿。

    ……

    将视线放回镇西城。

    被哪吒拒绝了的太乙真人也不再劝她,叹了口气,从那怀有须弥之能的宽大袖口摸出了三个用金色莲藕制成,穿着金色莲花衣服的小娃娃。

    而感受着从那三个小娃娃身上传来的,让自己无比熟悉的气息。

    仰望着城墙上太乙真人的哪吒骑在鳞马上的身体顿了顿,目光中有些难以置信。

    “师傅,那是什么?!”

    太乙真人没有回答,只是在哪吒开口后将手中这三个金色的莲藕娃娃从城墙边轻轻抛下。

    而随着这三个娃娃脱手,在下落中散发出阵阵金红色的光芒。

    太乙真人和他身边的姬发、姜子牙、杨戬、乃至是他们脚下的镇西城皆是被一阵突然出现的云雾所笼罩。

    似实似虚,若近若远。

    殷商军队的营寨中。

    将军务扔到脑后的申公豹罕见的没有窝在凉亭里偷懒休息,而是爬上了营寨木墙中的一处瞭望台上,立起脚尖,眺望着远方被云雾缭绕着让人看不清楚的镇西城。

    “真不愧是太乙师兄啊,就是狠。”

    “我之前只是利用哪吒尽情战斗后单单余波就可能会把镇西城夷为平地的力量来威胁没有修习多少阵法的杨戬不敢与哪吒战斗,想要拖垮你们军队的后勤,你却是一来就想用哪吒全力战斗后的余波把我军全灭么。”

    “但”她将纤手在身前抬起,在虚空中画了这异常复杂的红色的圆:“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随着申公豹她那明亮的黑眸中泛起的兴奋和那已经画好的圆散发出来的红色光芒,一个倒扣的半圆形红色光罩突然出现笼罩在了殷商营寨的上空,然后又带着整个殷商营寨消失在了原地。

    镇西城城墙上。

    诧异了看了远方那在一阵红芒后消失的殷商营寨一眼,知晓那营寨中也有精通术法而且能灵活变通运用之人的太乙真人眯了眯眼。

    然后,对着身边察觉到了那里发生的事情,正要开口的杨戬说的一句“无碍”。

    他转过身,继续看向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镇西城下方,那被三个脚踏风火轮,手拿火尖枪,腕佩乾坤圈,身披红莲甲,臂绕混天绫,模样、身形乃至自身气质都不一样的三人在半空中肆无忌惮的包围,俯视着,满脸震惊的哪吒。

    “哪吒,如果你现在回心转意还来得及。”

    “闭嘴,臭老头!她现在就算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毫不犹豫的反驳了城墙上太乙真人的话语。

    站在由那三只金莲藕娃娃变化成的三人最中间,看模样、身形,年岁大概属于青年,面色最是狠戾,甚至俊秀的脸上还有着一道从额头到眼角的狰狞伤疤的“哪吒”,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看着被三人围在中间的她,重瞳的双眼中满是玩味。

    “看了她这么久,她所经历的一切都让我太窝火了,不把她好好教训一顿可熄灭不了我心中的怒啊!”

    似乎,是被中间的哪吒的话牵动了自己心中的情绪。

    位处三人最左侧,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微笑着,却是一直闭着眼睛的哪吒点了点头:“没错,喜欢的东西就去夺过来,想要的东西就去夺过来。明明有着足够强大的却自愿被这人世间的规则束缚,这就是你为什么会迷茫的原因。”

    说道这里,他睁开了他那空空如也,根本没有眼球的漆黑眼眶,死死注视着哪吒,让看着面前这三个身影,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哪吒身体一阵发凉。

    “明明,你有着一个这么好的开局,有着这么好的父母,为什么,你就这么不珍惜呢?!”

    “我没有你们两个这么无聊的理由。”

    似乎,是觉得其他两人都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自己不说有些不好吧,身处三人最右侧,抱着膀子,俊逸的面容上满是高傲,又或者说是对生命的漠视的“哪吒”开口了。

    还挥动手臂,将右手中紧握的火尖枪指向了哪吒。

    “我只是想要和你打一场,看看没有因那东海龙王而自裁,换上这副莲藕身,既能获得前世灵珠子的力量,本身又能修炼的你究竟会有多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