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太乙真人
    “师兄,可总算是把你等来了!”

    趁夜在城门上换上了一副新的免战旗。

    让在今天清晨提早来到城门前挑衅的哪吒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又是策马奔腾着在城门前大骂了数个时辰的缩头乌龟、胆小鬼之后。

    午时。

    正在城中一处原本属于镇西城城主,现在却已经姓姬,被前主人装饰的简直可以说是珠光宝气的奢华府邸之中。

    和姬发一同用餐,顺便商讨接下来西周应对殷商攻势的战略方针的姜子牙,从一位快步走入厅内的侍从那里得到了一位骑着丹顶仙鹤落入城内的仙人声称自己是乾元山金光洞中的修士,口称自己要见师弟姜丞相的消息。

    顾不得桌上还未吃完的膳食。

    他立刻兴奋的从桌椅间站起身,抓着那前来通报的侍从就要让他引他前去太乙真人降临的地方。

    就像他此时这止不住的衰老,和不断向他招手的死亡一样。

    空有知识而没有法力的痛苦、无力,他在最近这段和哪吒对持的时间里可谓是又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了。

    ——要是没有杨戬替他从敖寸心手中讨来了不少延寿之物,姜子牙在今年年初,最多今年年末的时候就该死了,而要是他有法力能够布置下限制哪吒和杨戬大战时力量余波的阵法结界,他也不必被哪吒困上这么久。

    “姜丞,介意我一起去看看吗?”

    而放下手中已经空了的银碗和银筷,时常微笑的姬发春风满面的向着正要转身离去的姜子牙问道。

    也是这时,姜子牙才从能够打败哪吒提升士气、不会耽误秋收的激动中回过神来,记起姬发还在身边。

    他赶忙回过身,拱着手,弯下腰向姬发深深的行了一礼:“公子恕罪,姜尚失礼了。”

    身穿一身翠色华服,头戴玉冠的姬发站起身,笑着摇了摇头:“姜丞何有失礼之处?”

    “哪吒与我军前堵住我军去路,又每日前来挑衅,牵扯我军退路,姜丞您为其操劳之心姬发和诸位将军皆是有目共睹,此时一时失态不过情理之中。”

    “公子……”姜子牙张了张嘴,看着面前温柔微笑着的姬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感觉心中暖暖的苍老的眼眶酸酸的。

    要知道,在他这优秀却孤独的一生中,就连还在昆仑山上时对他关心非常的广成子都没有对他说过这种话。

    这种感动的感觉……也只有在玉婆婆放弃在朝歌的一切纠缠着他,并把几十年前他去昆仑山学艺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他的时候他才感受到过,那时还包含着对她浓浓的愧疚。

    ——果然,姬发公子不愧是天命所归之人!

    这样想着,姜子牙又是想要对着姬发一拜,想要说出某些对姬昌来说不太妙的言语……

    可是,已经来到他身前的姬发却是扶住了他,在他抬起头的时候轻轻摇了摇头:“好了姜丞,可不能让你那位师兄久等了。”

    “姜子牙明白!”

    ……

    在那侍从的引领下。

    身周有着几位身穿青铜甲的士卒贴身护卫,几对士卒暗中跟随的姬发和姜子牙很快就在镇西城中那些因为姬发下令并没有受到太多伤害的城内百姓的注目中,来到了城北一处,平日作为小贩摆摊之中的市集,此时却已经被数队西周士兵团团围住的空旷地域。

    而在这处被西周士兵团团围住,只是把土压实了一些,并没有铺上砖石,还有几处地方堆积着小山高的生活垃圾散发出一阵阵恶臭的广场内。

    一只全身雪白的硕大丹顶鹤正直立在这广场的正中。

    在它背上,一位身穿白色云纹道袍,头系精致头冠,长长的白须、白眉无一不衬托着其仙风道骨的道人正稳稳的盘坐在哪里。

    闭着眼睛,无论周围那些人怎么看,都对周围那些围住广场的西周士卒保持着无视的态度。

    直到姜子牙和姬发在那侍从的引进下来到了这处广场。

    让人一看就会觉得这是位仙人的太乙真人才睁开了双眼。

    “姜尚师弟,许久未见,你老了。”

    “太乙师兄,许久未见,你却还是一丝未变。”

    挥挥手,示意那些随行的护卫和那带路的侍从都先等着,姜子牙和姬发来到立起来足有一层楼高的仙鹤旁边。

    然而对于太乙真人的话,姜子牙苦笑着摇了摇头。

    “……”惋惜的看了面容已经苍老不堪,看不出以前意气风发样的姜子牙一眼,太乙真人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转头将目光放在了东面:“哪吒就在对面的营寨中么。”

    姜子牙点了点头:“没错,师兄之前未见到她吗?平日,她除了来城前挑衅之外大都会在那处营寨里的校场上练武。”

    “我避开了。”

    “为何?”姜子牙有些惊讶。

    “我想给她一个突然的惊喜。”太乙真人第一次笑了起来,笑的很是神秘。

    然后,他收敛笑容对着姜子牙正色的问道:“你们的事情我大概都知道了,她今日还会来袭扰吗?”

    姜子牙抬头看天,用手遮掩眼睛着看了看太阳的方位,然后放下手,点了点头:“嗯,看天色,应该快来了。”

    “……好,那就让我在今日给这件事情定下个结果吧。”闭目微沉,太乙真人轻轻点头重新睁开了双眼,然后将目光放在了同样站在仙鹤旁边,被他一直无视,却仍旧微笑着,也不插嘴的姬发:“姬发公子,您意下如何?”

    仿佛是真的对自己被晾在一边全无意见一样,姬发微笑着对太乙真人拱了拱手:“此事自然全凭真人定夺。”

    ……

    镇西城的城墙上。

    和杨戬一起巡视,以防贼人摸进城来的敖寸心正在杨戬的身边叽叽喳喳的为他打抱不平。

    “杨戬,你这个师叔也是让人感觉问题好多啊,对你那么冷漠……杨戬,你还是和我回龙宫吧。”

    “汪汪。”走在她身前的哮天犬叫了两声,摇了摇头。显然是在说敖寸心说的不对。

    只是,敖寸心却是微微一笑,明显(故意)曲解了它的意思,对着杨戬说:“你看,连哮天犬都同意了。”

    “汪汪汪!”哮天犬恼了,对着她一阵狂吠。

    而看着她们两个的玩闹,面无多少表情的杨戬终于是摇了摇头:“师叔和我差不多,都是沉默寡言之人,之前我去拜会他时他能对我说出那句“不错”就已经是对我非常肯定了。”

    “至于能够让他以心相待露出心声的人……”说道这里,提着手中三尖两刃刀的杨戬缓步来到城墙边,看着下方那个正在千人左右的军队陪伴下快要来到城下的红色身影。

    “恐怕也只有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