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 命数,到底是由天定还是由人自己?
    “哪吒……”

    “还真是奇妙的命运啊。”

    “明明应该是上乘天命为我军福星的天命之人,女娲娘娘投下界来借助封神之战度过来日灾劫的灵珠子。此时却转为女身,站在帝辛一方硬生生与我军对持了三月有余,杀戮了我军战士无数……”

    站在插有周字大旗,却在城门上挂着一张免战旗的城头,眺望着远方那处一览无余却让自己拿他们没有一丝办法的规整营寨。

    特别是那位正站在军营内空旷校场上遥遥向他挥手挑衅的红色俏丽身影。

    背手而立,身穿着一件米色华服的姜子牙摇了摇头,修长的花白胡子被劲风如同身边的周字旗帜那样悠悠扬扬地吹起,又被他用自己那苍老的手掌轻轻抚顺。

    而看了良久,也不怕被风吹落城头或是吹出个好歹来的他总算是精神抖擞的转过身离开城垛处,向着站在一旁护卫着他的,身穿着由敖寸心赠送,也不知是不是亲手编制,但防御力惊人,内层还隐约有着一层“玉龙内甲”的银白龙鳞铠甲,头戴红缨银盔,手拿三尖两刃刀,全身银光闪闪帅气逼人,背后还披着一件纯白披风的杨戬问道:“杨戬,之前你们在城下试着交过手,你有信心胜过她吗?”

    杨戬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她虽然力量很强,但毕竟是个小孩子,在技巧上的破绽很多,因此我能在百合之后胜过她。但,我觉得没有必要,因为我不确定她是否能够好好控制自己的力量,要是一不小心,有其他师兄弟们护卫的师叔您和姬发公子自然是不会有事,但城中的那些普通兵卒却是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师叔,这个结果是您想要的吗?”

    可以看到面容又苍老了一些的姜子牙身子一顿,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若大业将成,他们做些牺牲也无妨,他们的子孙后代都会因此蒙荫,可是,此时不过大业刚开,我却是不能让他们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也罢,哪吒之事且等太乙师兄到来在说吧,毕竟,她是他的弟子。”

    “只是希望师兄能够早点来,否则,对我大周来说这局势却是相当的不利啊。”

    “比干之才,着实是旷古未有……”

    说着,姜子牙转身向着城墙的阶梯处走去。

    而抬头看了看那清澈的湛蓝色天空,听到天空中传来两声清脆鹰鸣的杨戬摇了摇头,紧紧跟随在姜子牙的身后。

    ——确实,上次朝歌之行未陪同伯侯去见见比干先生实乃一件人生憾事!

    ……

    在镇西城(自创,别喷)外仅仅十里处驻扎的哪吒军军营之中。

    依靠长足成长后的武力硬生生护卫着麾下士卒在这里建立起了营寨的哪吒,褪去了婴儿肥后精致的小脸蛋上略微有些失望。

    “竟然下去了,真是无聊。”

    她转过头,向着军营内一处简陋的凉亭中,正靠着睡着了的黑豹一边处理军务一边打着哈气的黑衣女孩儿问道。

    “喂,申公豹,你师兄就这么怂吗?他们这都闭城不出第几天了?今天难道还要我去城门前挑衅吗?”

    “笨哪吒,那种事情不是当然的吗?”

    将手中的军务报告扔到黑豹的脑袋上,任由这份不重要却也不容轻视的纸质报告被黑豹的鼻息吹的一飞一飞的。

    和以前一样,没有多少变化的申公豹在凉亭内抬起头,看哪吒的目光就和看傻子差不多。

    “喂喂喂,你那什么眼神?!”

    敏锐的捕捉到了申公豹目光中的不对。

    脚下轻轻一踏就从校场中冲到了凉亭内的哪吒止住脚步,满脸不悦的向着申公豹问道。

    而申公豹却是完全没有给她面子的打算。即便是哪吒已经默默举起了她那白皙细腻却足以开山裂金的小拳头,申公豹也不过是收起了她那鄙视的眼神。

    “看笨蛋的眼神咯,谁让你问这么弱智的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让你天天去挑衅他们是为了什么。”

    放下心中给申公豹一个脑蹦的打算。

    虽然确实知道申公豹的目的无非就是疲敌之策和拖延敌方的春耕乃至秋收。

    可是,却无意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和申公豹继续议论下去的哪吒双手抱着脖子,带着身上那件重达数百斤的红莲甲一点也不客气的倒在了那只正打着呼噜的黑豹身上。——那只可怜的黑豹几乎立刻就醒了过来,然后宠溺的看了躺在身上的两人一眼,施术稍稍放大了一些自己的体型,就又一次睡了过去。

    “可是真的好无聊啊~自从上次打过一场之后,那个杨戬也不下来陪我玩了。”

    “那就好好读书,我听说你之前不是在比干那里读书读的挺开心的吗?”

    “那是有老师在啦,老师总是能把那些书里的东西说成有意思还和我胃口的故事,还不觉得我是个怪物,我自然要好好读书不辜负他的期望,但是现在老师他又不在,我现在的身份还是将军,相比读书我果然还是想要好好打上一架啊。”

    “……”扭过头白了哪吒一眼,申公豹可算是对自己这个好友彻底无语了。不过想了想,她还是闭上了嘴。

    毕竟,最近才因为和姜子牙对阵稍微认真起来的她似乎还真没资格说教对方……

    而在这简简单单,只是用来遮阳的凉亭中忙里偷闲着小眯了一会儿之后。

    申公豹突然在哪吒那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坐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整理起了她那放在黑豹鼻子上,随着黑豹活动而掉落到地上的工务……

    “喂,申公豹,你没发烧吧,今天怎么这么不正常?!”

    “你才不正常呢!”没好气的瞪了哪吒一眼,将手中工务整理好的申公豹从中抽出一张其他地方的报告递到了哪吒面前。

    “这是?”

    “看看吧,你师傅要来了。”

    “我师傅?!!!”哪吒顿时惊了,被片片火红莲叶组成的红莲护手覆盖住的双手一松,那张绘有太乙真人模样的宣纸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

    ……

    乾元山金光洞。

    一位盘坐在美轮美奂的莲花金池中央悬浮着的阴阳台的薄团上,鹤发……也没童颜,但却相当帅气气质出尘的白衣老者手中拿着一支拂尘,目中,却是只有下方金池内那一朵朵盛开的美丽莲花,和那一节节露出金池的白嫩莲藕。

    “哪吒,你的命数究竟如何……就看这一次吧。”

    ps:有猜猜接下来剧情会怎么走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