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公子,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你之前的举动太过危险了!”

    随着一番交涉过后,西岐军和朝歌军皆是放下了动手的想法。

    而在将那明显没有受什么苦的西伯侯姬昌迎回了西岐之后。

    和回到侯府中的姬昌寒暄了没一阵的姬发就被姜子牙叫了出来,来到侯府内特意栽种出来观赏的竹林中狠狠的训斥着他之前所做的那番危险举动。

    只是,对他所说的话姬发却是背过身,轻轻摇了摇头。

    在微风中,低身看向脚下土壤中那一只只寻找着食物,就像是墨点般黑黑小小的蚂蚁。

    “姜丞多虑了,如果帝辛不傻,那他就绝对不会在此时杀我。”

    “就像是他之前未杀我父侯只是将他关入狱中一样。”

    “毁蚂蚁窝容易,捉一窝蚂蚁却很难。即使没有那四分之一的领土作为诱饵,把我们时视做一窝蚂蚁想要一锅端掉的他也绝对不会希望西岐彻底乱起来。”

    “可这次来的并非是帝辛本人!”

    在心中对姬发的判断赞叹了一番。但一身灰衣,虽面容老朽,身子却如同苍松般挺拔姜子牙,还是对着一身云纹白衣腰挂玉佩的姬发泼起了冷水:“而且即便是帝辛本人也不一定能够完全约束住手下的士兵,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公子,以后请别再这样冒险了!”

    “您是我西岐未来……”

    “住嘴!”厉声打断了姜子牙那未完的话,不知不觉间竟是将几只蚂蚁碾碎的姬发直起了身。

    只不过,直起,然后转过身来面对姜子牙的他,脸上那阴晴不定的面容已经化为了温柔的微笑。

    “姜丞,有些话还是不要说的好,我父侯和我兄长可都还没死呢!”

    “……”

    被刚才姬发那声突如其来的厉斥吓了一跳的姜子牙沉默着。

    良久,在这片小小竹林被风声吹动,在那侯府院中的滴漏轻轻响起之后。

    他才在姬发的笑颜注视下拱着手,对面如冠玉的姬发躬身一礼:“老臣明白了。”

    姬发笑的更柔和了:“姜丞明白就好,那姬发就先去代父侯安顿一下那从朝歌不远千里而来的援军了。在礼数上我西岐可不能让人笑话。”

    “公子大善”姜子牙又是一礼。

    ……

    直起身,看着姬发那离去的背影,姜子牙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我似乎真的因为离开人世太久就忘却了一些在人世中应当遵守的东西了,希望这不会误事吧。

    在朝歌军队暂时停留的驻军处,已经修建起来的简易军营内最大的营帐之中。

    那位并没有被姬昌和姬发一并带走的,在朝歌城中买下来的美姬,正隔着一张书案跪坐在那位女性御车者对面的红色软榻上。

    而在这座因为仓促可以说是非常简略的营帐内,还坐着四位未参与巡视驻军地点周围是否有危险这一任务,男女不一的战车御车者。

    “之前西伯侯在这一路上就只是从车窗处看了看我军的阵容,然后赞叹一番,没有做什么其他多余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确定不会有人来了之后,坐在最中间的那位女性御车者对着跪坐在对面,身穿华衣的美姬开口问道。

    可以看见,在摘下了头盔之后,在帐内灯火的照耀下她的面容确实精致美丽,不下面前的美姬。(帐篷,没灯什么东西都看不清)

    而点了点头,此时仪态优雅的美姬哪里还有一丝之前在西伯侯车上那胆怯的样子?

    “是的大人,除了不时窥视我军军容之外,他这一路上甚至对妾身碰都不碰,一点都不像传闻中的那样是个好色之人。似乎,他已经识破了妾身的身份一样。”

    听到这里,坐在帐内的五位御车者对视了一眼,却是相互摇了摇头,否定了有内奸给西伯侯偷偷带信,甚至是接触的可能。——之前他们护卫西伯侯所乘的马车和为身后的军队开路时,可不止是呆呆的坐着。

    只是,看着这帐内的五位御车者一同摇头,却是把那并非系统所产的美姬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的觉得这五人是把自己当成了叛徒。

    毕竟,在这一路上和姬昌接触最多的就是她,她还没拿出什么有用的情报。

    “大人,我没有背叛大王啊!”这美姬对着坐在她对面的女性御车者认真的说道。

    而女性御车者冰冷的看着她,摇了摇头。

    “他应该不清楚你真实的身份,不过,或许在他心中你是不是我们的人都没差,他都不会相信你。毕竟不说他的那些美姬在西岐养了一堆,所谓的美姬在他眼里根本没有地位,你还是在朝歌被他买下来的。”

    “可能,就连他之前买你都只是为了让我们稍稍放松警惕,顺便多给他留点**。”

    “放心,我们没有怪你的意思。”

    得到回答的美姬这才知道是自己想差了,松了口气,“大人英明”这句话连连出口。虽说,之前那种情况是个人就会想差。

    “退下吧,没你的事情了。”冷冷的注视着美姬的面庞,直到看到她有些受不了了,停下了感谢的话语,那位坐在正中的女性御车者才开口说道。

    而这美姬也自然不想在这营帐之中陪五个可以和机器人比冷的人多呆。“是,小女子退下了。”

    只是,随着这身穿一身丝绸华衣的美姬退下,账内的其他御车者却是对着坐在中间的女性御车者提出了质疑。

    一位看面容不会超出二十的年轻人开口说道:“顾欣怡,我不觉得应该放那舞姬走,如果她真的没事情,她刚才就不会心虚。”

    跟他同坐的那人点了点头:我同意田丰的看法。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那两人虽然没有开口,但看向那位名叫顾欣怡的女性御车者的目光中却也满是询问的意思。

    显然,她们两个也认为应该从刚才离开的美姬身上试试刑法,看看能不能掏出点东西来。

    只是,顾欣怡却是再次摇了摇头,冰冷冷的对着他们说道:“不要忘了我们这次来西岐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不要本末倒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