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滴答,滴答。

    腥臭的血液伴随着难听的哀嚎声落到了地上。

    侵湿了土壤,也染红了一片片刚刚从地下冒出头来没多久,还没有完全长开的野花绿芽。

    风,吹动着。

    吹落了那些恰好掉落在嫩绿青草尖端的血珠,摇曳着色彩各异,大多都还只是刚刚长出来个花骨朵的柔弱野花。

    也将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拼命反抗,却毫无作用的那些,人面兽身,长有坚牙利爪,大概一看,仿若一只只放大后的豺狼的怪物们的尸体吹倒。

    噗呲,噗呲。

    这是**被没有一丝锈迹的青铜利刃轻松撕裂然后拔出的声音。

    而那在一阵盔甲碰撞声后留在湿润土地上规规整整的脚印,则是一群将染血剑刃淡然收归入鞘的精锐士卒们,没有一丝慌乱的证明。

    “大人,埋伏的野兽已经处理干净了。按照惯例不管生死脖子全部都被斩断,只是野兽的它们没有活着的可能。”

    无视掉身上青铜甲胄鳞甲相互碰撞的声音,快步来到停在那段路过森林边缘的宽大夯土路上,和足有两千之数,一半多都是身穿着青铜甲胄的士卒配合,以三前三后两左两右的阵容,护卫着正中间那辆由两位身穿青铜甲的军士充当马夫的奢华马车的,最前面的一辆青铜战车旁边。

    无视掉那头拉动车的只仿若犀牛一般,只不过身高足有五米,浑身覆盖灰色鳞甲,闪烁黝黑光泽的巨角下有着一张满是利齿的怪兽投来的好奇目光。

    他双手抱拳,对高坐在青铜战车上的那人汇报着自己这队人马的行动结果。

    而随着他身后那可以算是相当大的一片森林中响起了一阵难听到让他耳膜刺痛难忍的凄厉惨叫,惊起了无数扑腾着各色翅膀,飞着飞着就从半空中掉下去,大概会变为森林养料的飞鸟。

    他那张在青铜头盔的保护下,面无表情却无人能够窥视的大众脸皱了皱眉,然后,头也不回的再一次开口说道:“清理巢穴的任务看起来应该也已经完成了,只是那些野兽处于绝境时最后的反击可能会造成不小的伤亡。大人,是否需要派人去支援一下,帮助生还者把战死者的尸体搬回来?”

    “不。”

    端坐在最前列的这辆战车那为了配合犀牛异兽而特意加高了的驾驶座上。

    因为高度关系让人很难看清楚其身姿和面容的御车者,听到车边士卒的汇报摇了摇头。

    显然,刚才同样听到了林中传来的那身刺耳怒吼的这位御车者,在林中士卒能否活下来的事情上持以否定的态度。

    “这种程度的音频共振很难有人能够活下来……不过,派人收尸,顺便确定一下这些拦路野兽的母亲和幼崽是否死了是一个很正确的选择,去做吧。”

    “属下明白。”对着战车上发出优美声音的那人低了低头,这位士卒松开抱在身前的拳头,没有丝毫迟疑的转过身,一溜烟地小跑到战车队列后面的军队旁边,开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对着其中时刻准备着的几支小队发号施令。

    他当然知道在森林中铲除野兽巢穴的那些兄弟们肯定已经凶多吉少。毕竟,离森林那么远的他,在那阵难听的声音中都觉得自己的耳膜快要破了。

    但,就和他之前的汇报没有说绝一样,他对自己的那些兄弟们还活着的可能抱有着不止一丝丝的念想。

    “二队,帮一队把那些野兽的尸体尽快处理掉,防止招来瘟疫。四队,跟我进森林支援三队,同时注意解决一切漏网之鱼。”

    “是。”

    一声令下,两小队共有四十人的精锐士卒们从跟在青铜战车后面的军队之中分离了出来,井井有条的兵分两路开始去支援各自的目标。

    在之前那位应该是位中队长的士卒带领下走入森林的走入森林,那干脆利落的身姿就好像没有一丝恐惧。

    来到森林边缘的那处战斗地点,帮助在这里挖坑的同伴掩埋尸体的掩埋尸体,既是没有对这肮脏无趣的活计产生一丝抱怨。

    看的坐在那辆被众多战车保护的奢华马车内,撩着车窗那精致的车帘,时刻关注着外面动向的西伯侯实在是有些眼热。

    说真的。

    在西岐,普通的军队列阵时大多连左右都分不清。

    不过很快,从车窗窥视外界的姬昌就把嫉妒的目光从那些军纪严明,堪称令行禁止的士卒身上移开,重新放在了那些拉乘着青铜战车,模样各异,但大多都没有低于三米身高的异兽身上。

    真是大胆啊,竟然直接把战车都派出来了,是想要在我西岐定根钉子,好展开后续攻略么。

    姜子牙和发儿可没那么好对付!

    不过,帝辛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异兽?

    之前的朝歌驻军之中应该没有这些异兽拉乘的战车才对啊。

    虽然那群家伙现在已经完全不能信任了,但之前的情报都被我用其他人验证过了,不应该有错。

    在心中疯狂的思索着,仅在车内有着一位新买的美姬颤颤赫赫服侍着的姬昌实在是想不明白其中的一些问题。——之前朝歌侯府中的那些美姬虽然没有明说,但确实已经被他赐给不顾性命来救他的伯邑考了,再从其中挑人的话姬昌就实在没脸见人了。

    不是说好了天命在他的吗?为什么他就没有那么多异兽来投,让他能够建造更多的战车?

    毕竟,在正面对垒的战场上战车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真的可谓所向披靡,那仿若一面墙壁厚的青铜车厢根本不是什么普通人能打破的,而一跑起来它能依靠巫术的力量将挡在前面的敌人全都碾碎,因此,比起那些令行禁止的普通士卒,姬昌更加关心战车——就好像现代人很清楚士兵和导弹、坦克的差距一样。

    “西伯侯,让您受惊了,拦路的野兽已经全都处理好了,只要清理野兽巢穴的人回来,我们就能立刻启程。”似乎是有人把战果传递过来了一样,在一阵明显的青铜鳞甲碰撞声后,为姬昌驾车的那两位军士中的一位隔着车帘大声的对车内说着。显然,是在顾及不知道姬昌有没有和他身边的那名美姬乱搞。

    而姬昌明显也知道这个,否则他又岂会在回归西岐的路上带上一名美姬?

    他虽然喜好美色,但还不至于克制不住自己的**。

    “嗯,真是辛苦你们了,刚才那阵刺耳的声音应该是兽母发出的吧,怎么样,应该没有伤亡吧!?”非常诚恳的说着,放下车窗帘布的姬昌似乎比驾车军士自己都关心那些士卒的安危。

    只是可惜,驾车军士明显听出了他那话语中刻意的拉拢,回答在恭敬之余疏远了起来:“多谢西伯侯关心,可这是军事,请恕我不便透露给您。”

    “此乃常情,无事。”仍旧是风轻云淡的笑了笑,姬昌看着面前的车帘双眼之中却是露出了阴狠。

    让他身边那位好像兔子一样胆小的美姬下意识缩着身子离的他更远了。

    而看了胆小的她一眼,姬昌并没有在意,甚至在闭目之后,刚才那在持续了半月的招揽都徒劳无功之后产生的憋怒都跟着一块消失了。

    我,其实还是有些急了。

    不过也是,毕竟是四分之一的领土,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让出来啊!

    姬昌暗暗握紧了拳头,然而,此时无比需要发泄的他却是并没有将欲火发泄到那位瑟瑟发抖,让人怜惜又让人想要施虐一番的同车美姬身上的意思。

    在朝歌找到的美姬,还没傻的姬昌怎么可能会信任?

    ……

    很快,掩埋尸体的那两队士卒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归队,相互处理起了伤口。

    而在等待了一会儿之后,人人带伤的四队,以两人架着一人的方式,架着三个呼吸微弱的士卒从林中出来了。

    仍旧是那位应该是中队长的士卒快步小跑到了最前方的青铜战车旁边高声汇报了起来。

    “报告,三队只剩三人存活,其中有两人因为我们赶到的时候就已经被苟延残喘的兽母吞噬,所以我们不清楚他们是不是在之前的音频攻击中活了下来。”

    “侥幸活下来的兽母已经被我等手刃,战死者皆以被我等原地下葬,另外已经确认过野兽的巢穴中已经没有了活物,也没有漏网之鱼和幼崽逃脱的迹象。”

    说道这里,他从腰间的小口袋中拿出了一颗暗红色,蒙着一层毫光,散发出浓郁腥臭的圆形物体呈现于身前。

    “这是兽母结成的兽丹,请大人过目。”

    嗅了嗅空气之中随着这颗兽丹的出现而浮现出来的浓郁腥臭,坐在青铜战车上的那位御车者点了点头:“嗯,很新鲜,拿给随队的巫换取军功吧。”

    “是!”将兽丹收回腰间的小口袋里,这位士卒对着战车上的那人抱拳一礼,然后转身就要退下。

    可是……

    “吼!!!”

    尘土被狂风吹起。

    拉乘这辆战车的那头仿若犀牛的异兽,已经张着血盆大口来到了这士卒的身边。

    然而,这士卒面无表情的看了它那大张的血盆大口一眼,嘀咕了一声“竟然不臭?”后就停都没停的返回了属于自己的队列。

    “看来确实没有被那兽母夺舍。别看了,那内丹确实是刚刚采集下来的,巫有用,不能给你吃。”

    看着那士卒离开的背影,高坐战车上的御车者目光有些深邃。不过将目光收回之后看到那拉车巨兽也在看着那士卒,还有些恋恋不舍的时候,她就有些无奈了。

    没错,这位身披坚甲,头戴青铜盔,让人无法分别身份的御车者是位女人。

    而且听声音,还是一位漂亮的女人!

    “呜呜~”

    听到御车者的话语,那身高五米,比一座房屋还高,双眼猩红的犀牛样巨兽竟然委屈了起来。

    摇了摇头,回头和身后那位孤身一人坐在青铜战车顶的持盾者对视了几眼,从对方摇头的动作中明白还不到喂食时间的这位御车者,轻轻挥动着手中算是缰绳的巨大铁链为拉车异兽祛除起了瘙痒。

    这犀牛样巨兽刚才还可怜兮兮的猩红眼眸中顿时弥漫出了享受的情绪。

    还不时迈着小碎步左走走右走走,让那普通人只要挨上一下就绝对会没命甚至整个人都变成肉沫的巨大青铜锁链能够打的更有力,位置更准确。

    而看着这幅有趣的画面,那位不断挥动巨大锁链的御车者,被青铜盔覆盖住的精致面颊上唇角勾起了一丝冰冷的微笑。

    “放心,很快你就能够吃的饱饱的了。”

    ……

    时间流逝。

    差不多快两月之后,这支护送西伯侯返回西岐,还顺便不时清理掉拦路野兽、鬼怪和它们巢穴,为后续支援做准备的军队抵达了西伯侯的领地。

    自然,早就被人通知了,自个儿也随时关注着西伯侯动向的姬发带着姜子牙杨戬他们这些阐教弟子和一小支西岐军队早早的等待在了这里。

    而随着殷商一方的军队在那十辆青铜战车的带领下缓缓停步。

    虽然未带战车,却有着杨戬他们这些阐教弟子相助的西岐军队,隐约和殷商军队对持了起来。

    显然,殷商这边有趁势除掉西伯侯父子的心。

    知晓殷商军队除了护送西伯侯之外还想干什么的西岐这边,也有把这支军队彻底留下的意。

    殷商一方。

    拉乘战车的异兽们渐渐放低了呼吸的声音,做出了准备攻击的姿态,战车上那本来只能算是戒备的战车兵们各自握紧了自己的武器,随时准备配合着紧攻或者防备偷袭。

    紧随其后的那千人军队也暗暗组成了军阵,将那些随军的商人啦军妓啦,全都排挤了出来。

    西岐一方。

    杨戬和众多阐教的白衣弟子们都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法宝,随时准备让对面的凡人知道何为仙凡之别。

    只是,他们身后的西岐军队虽然不乏勇者,却也有很多胆怯之辈已经被前方那让他们听闻过无数次,羡慕过无数次,害怕过无数次的青铜战车吓的有些腿软。

    终于,察觉到自己再不出声可能真的会打起来的姬发,对着想要出声阻止他的杨戬和姜子牙笑着摇了摇头,从西岐军队的护卫中走了出来。

    来到殷商军队最前列的那辆青铜战车之前,不顾那犀牛样异兽嘶哑咧嘴的恐吓,对着那坐在战车上让他看不清样貌的御车者认认真真的拱手行了一礼。

    “多谢将军将吾父平安送回,此恩,姬发没齿难忘!”

    顿时,双方之间僵硬的气氛为之一松,不论是殷商一方还是西岐一方,原本做出攻击姿态的众人纷纷恢复了戒备的姿态——戒备着自己一方是否有人想要故意开战。

    而坐在最前面那辆青铜战车上的驾驶位上,身后车顶已经五位战车兵齐备的那位女性御车者,对着下方的姬发抱拳回了一礼。只是,也不知道隔着五米的高度他能不能看到。

    “小侯爷严重了,此乃吾等职责,奉王命,行王事,您这礼应该拜大王,吾受不起。只是吾现在不便下车还礼,还请小侯爷赎罪。”

    “另外,吾并非将军,还请小侯爷不要再如此捧杀在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