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祝您一路平安
    ♂

    “呼~终于,处理完了。”

    御书房内。

    将那堆累在一起足有半人高,几乎能将一小童埋住,其中竹简和宣纸皆有的奏折随手推到宽大书桌的另一端。

    孤身一人的陈翔坐在太师椅上,揉动了揉动他那在丝滑柔顺的黑色玄鸟服和柔软内衬下粗壮结实的胳膊。又伸了个懒腰,左右活动了一下筋骨。

    身体内那长久处理政务而产生的疲倦酸软,终于是随着嘎嘣嘎嘣接连响起的骨骼碰撞声迅速散去。

    而转过头。

    从御书房书桌旁那一扇雕刻着凤鸟纹的支摘窗处,望着那御书房外,绿树成荫,花鸟如林,桥下碧水(假)山巅蓝天,相互照应着一座又一座被青砖石路连接在一起的精致石亭,和在其中嬉戏的宫衣美人,仿若画卷一般的美景。

    听着窗外那隐隐约约传来的欢声细语。

    陈翔即便是早已看惯了这幅画面此时却也是百看不腻。

    只不过,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回过了神,躺在太师椅那恰到好处的靠背上,舒舒服服地闭上了眼睛。

    在他脑海中,那座巨大精致的罗盘再一次放大了。

    而陈翔的目光也迅速从那已经驻扎了不少系统军队的殷商全境地图上面,看向了其中一支正缓慢向着此时还属于殷商,只不过忠诚度低下的西岐行去的战车队。

    他们是护送西伯侯姬昌返回西岐的护卫队,既是争夺那西岐四分之一领土的急先锋。

    “让我看看,你们会怎么做吧。”

    ……

    “啊~终于,跑出来啦!”

    在朝歌城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个身穿着黑色蕾丝紧身衣的小家伙,突然从一处小巷中走出,做贼心虚的向身后那杂乱的小巷看了看,然后,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她的目光扫视过街道上那些将视线在她身上稍稍停留,然后大多都会很快就将视线移到别处的行人和小贩们。

    突然双眸一眯,紧紧的盯向了朝歌城的东方。

    “姜子牙,你果然在朝歌出现过了!”

    只是很快,她就收回了视线,转过身向着身后小巷中的阴影抱怨着:“真是的,师兄和那群疯婆子们把我关在院子里不让我出来也就算了,你为什么也不告诉他来朝歌了?”

    “这命数残留如此稀少,他少说也离开朝歌有个三年以上了吧!”

    随着申公豹娇俏的声音穿入小巷,杂乱小巷的阴影中很快传出了扑鼻的血腥味。

    而悄无声息的从阴影之中现身,嘎嘣嘎嘣的咀嚼着口中叼着的一支手臂,很快就仰起头把这支瘦弱的手臂连肉带骨头全部吞噬掉的壮硕黑豹,摇了摇头,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血盆大口,呜咽了一声。

    “啥?我才不会添乱呢!而且帝辛那家伙之前坑的我那么惨,让我被师兄逼着背了那么多没用的东西,还把我送到那群疯婆子手里,我给他添点乱怎么了?”

    似乎是听懂了黑豹的话语,申公豹脸上对它的埋怨顿时就变成了气愤。

    就像是一个被自己最亲的人欺负的小女孩,那种被背叛一样的感觉难以形容……嘛,事实也确实如此。

    而听着申公豹这一边挥舞着手臂一边发出的娇嗔,黑豹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瞥了一眼身后阴影中那若影若现的血色。

    只是稍微填了点肚皮的它心中叹了口气,再次对着身前娇小可人的申公豹呜咽了一声。

    只是,它的这声呜咽却是让申公豹产生了比之前更大的反应。

    “什么?!你这是在说我会怕帝辛了?!我只是因为想找一个对抗姜子牙和他身后那天命的盟友才对他那么客气,要不然,身为一个凡人的他就算力气大了一些但又不是铜皮铁骨!又不是不死之身!”

    “呼~呼~”

    长出了两口气,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在黑豹身上发泄了心中被关了好几年的不满之后,申公豹的心情再一次活跃了起来。

    也没有在意她身后那些行人竟然没有在她刚才发泄心中憋闷的时候将目光投过来一丝。

    她那双黑亮的明眸一转,小脸满是兴奋的靠向了近在咫尺的黑豹:“呐,你刚才说姜子牙去了西岐是吧……”

    “姐姐,那个笨蛋在干什么?”

    一处足有五层共计十八米高的新建阁楼内,因为引入了比干最新的服务理念而建造出来的一处精致雅间之中。

    透过格子窗看着那在小巷口有些疯疯癫癫的申公豹,一点都没有受到申公豹身上法术影响的九头锥鸡精,左手撑着滑嫩白皙的腮帮,歪着头,任由耳侧的白发垂落,向跪坐在她对面软榻上的妲己问道。

    显然,她早已认识了申公豹,也早就见过了他。

    而今日一身青(蓝)衣,银发盘起,整个人都仿佛水润温柔起来的妲己,玉手拿起两人之间那张檀木桌上的白瓷茶杯,茗了一口杯中酸甜可口杂质被完全过滤干净,至少普通人用肉眼是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剔透果酒,轻笑道:“生性活泼好动的小猫被人关在家中三年,你说这只小猫逃出来后会做些什么?”

    “报复?”双眸看向妲己,身后堆了一堆玩具、小吃,却动都没动的九头锥鸡精猜测道。

    “不。”妲己摇了摇头:“小凤你见过有那只小猫会因为被养在家里就报复自己的主人的?这只被关了太久的小猫只是想要随心随性的玩个痛快。”

    “毕竟,有人不想让这只小猫感到烦扰,所以在最初,他就替这只小猫承担了烦扰的情绪,只给这只意外诞生的小猫留下了欢乐。”

    说着,妲己对九头锥鸡精温柔的笑了笑,转过头看向了小巷口那似乎有所察觉,抬起头来正好和她对视的黑豹。

    “就像是姐姐和你们一样。”

    “……”

    朝歌城西,西伯侯府奢华壮丽的大门前已经恢复了门庭若市的样子。

    送礼的人车即便是分成两列却也是排队排成了长龙。

    只是,这些捧着各种礼物的人皆是笑意盈盈的来,面带失望的走。

    因为那位并没有被西伯侯带走,却也并未名说质子的西岐嫡长子并不想见之前见风使舵的他们。

    府邸内庭。

    跪坐在内庭之中,接过身边那位在他的请求下,已经被回来的西伯侯解除掉禁足令的美姬手中接过茶杯,暖乎乎的喝了一口其中清香扑鼻苦涩中带有甘甜的茶水,望着天空评语道:“父侯,祝您一路平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