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入场
    ♂

    “姬发,还真是有一套啊!”

    御书房中。

    坐在太师椅上看着手中这封详细诉说了事情经过,却也同样在明里暗里都在表示着他已经服软了,要求着自己快点把西伯侯放了的求援信。

    将奏折暂且放到一边陈翔不禁冷笑出声:“魄力和胆子还都真是够大,竟然敢用四分之一的领土来做赌注,你难道就真不怕我将它一口吞下肚子,什么都不留给你吗?”

    听到陈翔这么说,坐在书桌旁另一张楠木椅上,帮陈翔处理奏折的妲己,凑过头来轻声询问道:“大王,您要同意姬发的请求吗?”

    “我为什么不同意?用一个暂时没什么用处的西伯侯来换掉西岐四分之一的领土,是个不错的买卖。”陈翔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只是听到陈翔的话,妲己似乎有些不明白了:“这求援信上并未写着西伯侯的嫡次子要用领地来换取西伯侯吧,大王,您是怎么看出来他有这个想法的?”。

    “你觉得这西岐突如其来的叛乱真的只是一场叛乱?叛乱会发生的这么巧,恰恰发生在这种我还想关西伯侯一些时日,让那些投靠西伯侯的诸侯们自乱阵脚给姬发添堵的这个时候?”心中冷笑一声,陈翔向妲己反问道,他可不相信对方连这种事情都看不明白。

    “大王您是说,这是一场自导自演的好戏?”眸中神光一闪,妲己又一次向陈翔问道。

    陈翔点了点头:“是啊,所以我才说姬发大胆,竟然敢用这西岐四分之一的领地来作为赌注,他难道就不怕那个被他寄以厚望发动假叛乱的人假戏真做吗?”

    “那妾身就先恭喜大王了,看来大王平定西岐以成定局。”说着,妲己从椅上起身,对陈翔施了一礼。

    只是,陈翔却是摇了摇头:“不,没那么简单,我之所以夸姬发有一套可不是夸他用四分之一的领地来换西伯侯的。相反,他这是在让我用西伯侯来换一个入场西岐的机会。”

    “而且,就算我获胜了,得到了那块还算不错的领地,我也不相信姬发会傻到让自己的士卒在自己的领地上被屠杀。

    没有杀死那些有生力量,有着大量兵源加入的西伯侯其他的几块领地在短时间内还都会战力大增,变成几块难啃的骨头。”

    “把好的坏的都想全了,不愧是周……你啊!只是可惜,这次来的不是你,否则……”

    说着,陈翔陷入了沉默。姬发来到朝歌的后果自然是不用多说。

    而得到陈翔解答的妲己看到陈翔不想再说其他的样子,也是适时的闭上了嘴。

    只是,寿以千年的她真的需要陈翔解答这些吗?

    西岐。

    和那份递上朝歌的求援信中所写的凄惨不同,这里风和日丽,安稳太平。显然,陈翔猜对了。

    那在这次冬天本就积蓄不多的积雪已经渐渐消融。

    而在那冬天也仍旧挺拔秀丽的竹林中,一滴滴薄雪融化后晶莹剔透的水滴从枯黄的竹叶尖端落下。

    滴答滴答,接连不断。

    扰人清静,却又呈现出一种特别的美。

    咔哒。

    棋子落下的声音在竹林外的一张石桌上响起。

    然后,一声苍老的声音开口说道:“公子,你输了。”

    而那位公子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哈哈,姜丞果真大才,发远不及啊。”

    这两句对话下来,这下棋的两人是谁自然一目了然。

    今日身穿一件灰衣,坐在石桌左侧的石凳上,明明是迟暮的颜色却偏偏穿出了一种精气神的姜子牙,将枯瘦手掌中的黑棋放回棋盒之中,摇了摇头:“公子说笑了,若非公子刚才分心,子牙想赢恐怕最少还要再等上半半个时辰。”

    “所以,姜丞还是有赢我的信心,对吧。”

    同样是将手中的白色棋子放回棋盒之中,一身白衣,腰带玉佩的姬发看着面前白发苍苍白须长长的姜子牙轻笑着回道。

    姜子牙也是轻笑了两声,摸了摸他那因为不需奔波,最近已经垂落胸脯的白胡子:“毕竟,公子你现在的年龄还太浅,而老夫今年可是有七十岁了。”

    姬发点了点头:“所以说啊,姬发远不如姜丞啊。”

    姜子牙轻笑着摇了摇头,不再推诿,而是开始转移话题——毕竟,姬发都说道这份上了他在推脱那就真显得他有些虚伪了,还浪费时间。:“公子说笑了,只是不知公子刚才为何分神?”

    “我在担心我那兄长,和我父侯到底会不会如同我们计划中的那样被商王放出来。”也不再纠结之前那个无聊的话题,姬发一边说着自己心中的想法,一边转过身,目光越过竹笋已经突出土壤的竹林看向朝歌方向的那片天空。

    “……”姜子牙无语了,因为这次为了让西伯侯早点回来,平定那些归附西岐的诸侯们纷乱的人心,他在统筹这次计划的时候还真没有考虑到伯邑考的安危。——又或许,为了姬发能够早日继位,他和那些同门的师侄一样还在盼着伯邑考早点去死……

    但在此时,他也只能用他那苍老的声音安慰姬发了:“公子放心,商王帝辛野心勃勃,意图逆改三皇五帝所开辟之众生社稷,统一天下人,必然不会放过这次我们为他“入局”而放出来的这块硕大饵料。为了安抚我们,西伯侯必然不会有事!”

    “但愿如此吧。”点了点头,姬发轻声回应道。

    姬发是谁,未来的周武王,他自然听出了姜子牙话中不能保证伯邑考安危的意思。

    不过他却也没有动怒。

    因为,姜子牙这也是为了他着想,他没资格对他动怒。

    况且,他自己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心中到底希不希望伯邑考活着从朝歌回来。

    毕竟,如果伯邑考这个嫡长子不在了,那他这个嫡次子继承西伯侯之位将再没有一丝阻碍……

    望着那清澈的天空,姬昌摇了摇头,回身向姜子牙问道:“姜丞,您觉得那些盘踞在东海的海外异族的话真的可信吗?它们是不是真的会在我们起义后,帮我们拖住闻太师的真身和那五万大军?”

    显然,对于伯邑考是不是该活着的这个问题,他是想要随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