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阳谋
    ♂

    “考儿?你怎么来了?发儿呢?!”

    “……父亲,发儿无事,商王的传召这次是由我代他来了。发儿还太小了,不该受这种苦。”

    听到姬昌这回过头来扒着栏杆所说的第一句话。

    蹲下身,同样扒着青铜栏杆,勉强回答了姬昌的伯邑考,借着牢狱之中昏暗摇曳的灯光注视着姬昌那熟悉的面容,血虽然是热的,但他的心却是一片冰凉。

    人心都是肉长的。

    他伯邑考不顾死亡的风险从西岐一路快马加鞭来到朝歌时所受的苦难何其之多?

    单单就是那来到朝歌后,在护卫的帮助下干脆利落的翻身下马那一下子,就足以让无数所谓的铁汉疼的落泪。

    毕竟,不说一路上他的双腿已经被磨得有多么血肉模糊,在寒冷的气温中,他的双腿几乎已经和下裳连为了一体!

    说真的,在王宫中昏死过去后还能够醒来真的让伯邑考在心中很是惊讶,因为以他还在西岐时那虚弱的身体来说,能够活着撑到朝歌都已经是个奇迹了!

    而也正因此。

    虽然他也早就知道了在自家父亲眼中自己不如姬发。

    虽然他这次来到朝歌大半的目地其实也只是为了避免身为弟弟的姬发受这种罪……

    但,此时的他真的有些忍不住开始在心中怀疑自己此来朝歌到底对不对了。

    因为在他眼中,身处牢狱之中的姬昌似乎更想要见到姬发!

    换位想想,如果自己的努力被人毫不珍惜的扔在地上,对方还说是你自作多情……恐怕只要是个人就都会生气!

    而或许是在牢狱内昏暗灯火的照耀下发现了伯邑考面容上的不对吧。

    凭借着丰富的阅历个对伯邑考的了解,转瞬就想明白自己说错话了的姬昌心中一软,立刻改口道:“考儿,既然发儿没来那你为何要来?你难道不知道你来朝歌必然九死一生吗?!我作为西伯侯,帝辛他现在还不会对我下狠手,可是你……”

    显然,他现在是在表现一个父亲对于自己孩子的关心。

    “父亲”面上勉强之色退去,面露微笑的伯邑考摇了摇头,打断了姬昌未完的话语:“我这不是没事么。”

    “……考儿,辛苦你了。”

    “身为长子,这是我的义务。”

    ……

    御书房中。

    “伯邑考果然是去见姬发了么。”仍旧是在处理着政务的陈翔对于妲己的报告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句,然后,停下手中的事物向她问道:“朝堂上那些小虫子有多少冒出头来了?”

    “不到十个,而且还都不能确定。”优雅的坐在张被放在了陈翔身边的座椅上,今日罕见穿着一身绿衣,彰显出青春活力的妲己樱唇微动:“大王,你问的太早了。”

    “不早了,这才多久就有人跳出来了。还不能看出西伯侯几代人在朝堂中埋下的棋子,果真是数不胜数么。”

    “大王想对那些人如何处置?”纤白修长的玉指轻轻弹去身上的一缕浊气,剔透血眸中红光一闪即逝的妲己向陈翔问道:“您要杀了他们吗?”如果陈翔说是的话,并不嫌弃气血之力多一点的妲己很乐意代劳。

    “在你眼中,我就只是会杀杀杀吗?”陈翔抬起头,看了妲己一眼,摇了摇头:“那些确定是西伯侯死忠的我确实会杀了。

    但是那些不确定和摇摆不休的我反而不介意稍微宠幸一下他们,再收买其中几人。

    如此一来,我不相信西伯侯会蠢到再用他们,但这么大的情报网络,他只要不想对朝歌之中的事情变成瞎子就也不可能一下子舍弃。这其中的牵扯足够他操心劳力上一阵子再付出大笔的金钱了。”

    “那时,才是这些小虫子去死的时候。”

    所以,他们还是要死啊。心中这样想着,妲己点了点头,对陈翔露出了不知真假的崇拜目光:“还是大王您想的周全。”

    ……

    东宫之中。

    “哪吒,在学业上你进步了很多啊。”坐在一张圆形的木椅上,身穿一身青衣,并未束发,只是简简单单戴了一只发簪,母性十足的姜汤看着自己手中这张大多都是对号的考卷微笑了起来。(比干从后世带来的)

    而隔着一张方桌坐在姜汤对面,被姜汤夸奖的哪吒,小脸上满是骄傲和开心,不过,再开心之余,仍旧身穿着那种黑色紧身衣的她还是会偷瞄两下姜汤面上苍白的脸色,露出欲言又止的担心表情。

    只可惜,认真检查着手中考卷的姜汤没有发现这一点。

    而当她放下考卷,面上满是欣慰神色的时候,哪吒却是被她接下来的一席话给说的有些恼了。

    “叔叔果真是天纵奇才,你才去了他那里才多久就已经如此聪明了,作为他的弟子,哪吒,我算是对你放心了。”

    ——明明那家伙天天都只会扔给我几本书让我自学,然后自己去摇椅上喝酒摸鱼,为什么你们都夸奖的是他?!

    心中这样想着,却因为曾经从父母那里学到了直言不讳有时并不好的哪吒没有说话。只是面对姜汤温柔的视线,鼓着腮帮,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

    “……”很自然的就想明白了哪吒为何做出这种姿态的姜汤无声的笑了笑,从座椅上起身,来到哪吒身边,摸了摸她那日常梳着两个丸子头的小脑袋:“又在耍小孩子脾气了,看来哪吒你距离长大还需要一段时间呢……”

    数日后,从关押着姬昌的那处牢狱中回来的伯邑考身体已经修养好了,自然的,他进入王宫,开始和陈翔辩论他的父亲是否有罪,是否是那个派刺客入宫行刺杀之事的主事者。

    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

    因为陈翔现在还不想让西岐陷入内乱,从而让殷商彻底乱起来。

    不过他却也暂时没有将西伯侯放走,毕竟伯邑考也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那日的刺客不是西伯侯派来的——身份的差距,在这个时候展示的无比悬殊。

    而在月后,一场从西岐传来的,不知真假的内乱才让陈翔选择对西伯侯放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