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怎么来了?
    ♂

    “一群逆臣。”沿着帝宫大殿王座两侧都有的甬道来到帝宫右侧依旧恢宏奢华的偏殿,坐在那偏殿上首要比正殿的黑石王座小上很多的金黄王座上,一身黑色玄鸟朝服的陈翔出言说道。似乎对刚才的为伯邑考求情的文武百官非常愤怒。

    只是,听到他这气话,紧随着他来到这偏殿之中魅力四射的妲己却是掩嘴轻轻一笑:“大王,就算是没有百官为伯邑考求情,您就真的能够狠下心杀了在帝宫大殿上如此可怜的他?”

    “孤有说过要杀他吗?”转头看向妲己,隐约感觉她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的陈翔,眼中有些不满。因为他认为,这又是她对他的试探。

    “是妲己多嘴了。”又是轻轻一笑,妲己毫无诚意的对陈翔优雅的行了一礼,道了声歉。

    然而,正当陈翔以为她没话说了,正要挥手让她退下之时,她却是突然开口问道:“大王,如果之后百官又是这样一同逼迫您,您还会如今日这样罢休吗?”

    “……”

    “妲己,你知道为何闻太师和黄飞虎会一改往日在今日和百官一同为伯邑考求情吗?”没有回答妲己的问题,陈翔对妲己反问道。

    而在妲己回答之前,他又为妲己做出了解答:“那是因为他们知道孤本就无意杀那伯邑考。现在,你明白答案了吗?”

    “大王是说,名与实?”妲己用食指轻点红唇,歪了歪脑袋。魅惑之余,又为自己增添了几分可爱。

    “差不多。”悄然将目光从妲己身上移开,陈翔点点头:“你以为今天为伯邑考求情的百官真的都是出自真心想要为他求情的?他们大多都只是看出了孤根本无意杀他,才趁势而为。既能获得名声,又能还掉西伯侯的以前人情,真是一群聪明的家伙。”

    “那大王您就甘心让他们这样利用您?”放下玉臂,莲步轻移来到陈翔身边,柔若无骨的娇躯依偎在陈翔身上,妲己绝世的面容上露出了不知真假的困惑。

    “利用?何为利用?”忍住心中想要把妲己抱在怀中和想要把她推开的冲动。知道自己不论是做出这两件事中的哪一件都不会有好事发生的陈翔,故作镇定的摇了摇头。

    “帮文武百官在此时还掉西伯侯的人情,既让他们在以后能够安稳下来,正确处事,不再与西伯侯有牵扯,还能让那些从最开始就是被西伯侯埋在朝堂之中的棋子在以后变得显眼,更容易拔除,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说是利用呢。”

    说到这里,陈翔轻笑了起来:“姬昌,如果你在从狱中出来之后发现你西岐历经几代人在朝堂上苦心经营的人脉,埋下的暗子全都已经断了废了的时候,你是不是会比孤更想要伯邑考去死?哈哈哈哈,真是期待啊。”

    而听着陈翔的笑声,一双剔透血眸微微眯起的妲己躬身对着陈翔道:“大王英明。”

    只是,她的心中却是在想:事情真的只是如你所说的这样子么?

    真的不是因为即便是你也不可能把文武百官都杀了,才选择退让的吗?

    ……

    数日后,已经被御医检查治疗了一番伤势,然后送回西伯侯在朝歌城中的府邸的伯邑考,在主卧的床榻上醒了过来。

    挣脱那些被姬昌豢养在主卧中,衣食无忧只需要陪他乐呵的那些美姬,用玉臂酥胸为他“交织”而成的暖被。

    虽早已非雏,但浑身被那些美姬们用身体暖和的出了身汗,甚至是在这冬春交替之际差点被热死的伯邑考还是非常罕见的愤怒了一次:“是谁把我送到这里来的?!”

    那群因为不能走出侯府主卧,自然常年赤身**的妖娆美人皆是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愤怒吓了一跳。

    只是,随着回过神来的伯邑考发现自己的内衬并未被解开,这主卧之中还有着一股草药的味道。

    立刻猜出了事情大概的他虽然还是心存难言之语,但还是对着主卧中那些在西伯侯入狱后地位一日不如一日的美姬们道了歉。

    而之后,这些地位其实只比普通奴隶高上一些的美姬们,自然是态度越发恭敬的为他述说了在他昏迷后发生的,诸如陈翔让他在养好身体后再来王宫商讨西伯侯应该如何处置,还有某些自以为是,认为西伯侯要倒了的家奴傻傻的携款潜逃,然后第二天被朝歌城的寻街守卫们打了个半死送回府中的事情通通告诉了他。

    其中,还包含了:“也不想想在殷商之中逃奴的地位是如何低下,也不想想西伯侯大人是如何如何厉害,怎么可能有事之类纯属闲谈、讨好和吹捧的话语……

    这真是耻辱啊!

    这才短短月余的时间,如今就连奴仆都开始嫌弃起我姬氏了么!?

    喝了一口早就被人放在主卧中,温度正好的热茶,非礼勿视,在美人堆中闭上眼睛的伯邑考喝完这杯茶后,几乎把茶杯都捏碎了。

    而在穿戴整齐,走出主卧稳定了一番侯府之中的局势,活动了一番手脚也没有感受到胯下传来之前赶路时那种让人想死的疼痛之后。

    感叹了一番御医不愧是御医的他,咳嗽了两声,忍住身体传来的一阵阵虚弱感,带着一队护卫向着在这段时间中已经被他打探出来的,关押着他父亲姬昌的监牢走去。

    很快,目无旁物的他就来到守卫森严的监狱前。

    在递上了自己的玉佩证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一看就手无缚鸡之力的伯邑考很快就被那些守卫着监狱的士卒放行了。

    而在随着带路的士卒深入狱中,他很快就看到了姬昌那相比之前要微微发福的身影……

    也是,毕竟在这狱中姬昌不可能每天操心政务。安安稳稳的吃了睡睡了吃,自然就长胖了。

    “父亲!”没有在意那位之前为自己领路的狱卒去了哪里,伯邑考上前几步,来到监狱那足有手臂粗细,刻有神秘纹路的青铜栅栏前,对着正背靠栅栏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姬昌喊道。

    “考儿?!”而听到身后的动静,白白净净,一看就没有受苦的姬昌惊讶的转过身来,一脸的不敢置信:“你怎么来了?你弟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