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风起云涌
    ♂

    随着时间逐渐流逝,春又夏,夏又秋,秋又冬,冬又春。

    朝歌和西岐,陈翔和西伯侯之间的冲动还在继续,并且愈演愈烈。

    因为随着陈翔接连不断的对着各个类似鱿部落那样占据要点却不自知的部落出手。

    殷商之中的那些小诸侯们纷纷人人自危,越来越多的聚集在了西伯侯的麾下。

    而最终,在临近又一次朝会之前,西岐和朝歌之间爆发了一场血的冲突。

    因为最近几年逐渐更换了由巫族铸造的青铜武器,和以系统军营用魔鬼训练训练出来的步足为小队队长的原因。

    这场冲突几乎是西岐一面倒的失败了,留下了百八十具的残尸慌乱逃窜,而朝歌一方死去的士卒则是不超过二十人。

    这场战斗的结果让西伯侯有些等不下去了。殷商,又或者说陈翔军的实力他是清楚的,在之前虽然战斗力稍微略胜西岐军一筹,但也不可能打出这种近乎碾压式的战绩。

    这还只是给了他们两三年的时间发展,如果再等下去……拿着手中已然被幽蓝色火焰燃尽的情报,西伯侯姬昌心中有些不寒而栗。

    终于,在一天处理完西岐的公务之后,他目中满是忧色的像那这几年一直在他身边辅佐他处理这些公务的姜子牙开口询问了:“子牙,我们真的还要继续等下去吗?帝辛相比以往,变得越来越古怪。这每等一日,他的力量就又会变强一筹,再过几年,我就真不知道该如何胜他了。”

    而听到他这丧气的话语,已经变得垂垂老唉的姜子牙放下为他研墨的枯瘦双手,也是轻声叹息道:“哎,姜尚也不想如此被动啊,但就如同商祖汤之前无人推翻暴夏一样,无名而起,无民支持,实在难以成事啊!”

    “现在,我们只有广积粮,并等待帝辛将整个殷商境内的诸侯们纷纷逼到我们这里,我们才有反抗的时机。”

    “只能如此?”姬昌心有不甘的再问道。从那些殷商士卒突变的战斗力来说,他心中实在是有些不想等了。

    可是姜子牙却是摇了摇头:“除非帝辛昏头上脑,做出危害国本名不聊生之事,又或者不告而攻让天下诸侯离心离德,否则,就只能如此……若伯侯无缘而反,是为叛逆,那时其他三位伯侯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不过,这商灭周替此乃是天数,西伯侯其实无需担忧。”

    “……是啊,是啊,天命在我!”点了点头,姬昌面上的担忧全然散去了,就好像是这句话是真理一样。

    而在这个神秘力量繁盛,拥有天庭地府的洪荒世界,天命,也确实是与真理无异。

    朝歌。

    王宫内的御书房中。

    妲己的禁足令已经被陈翔当面解除了。

    因为,他需要用到她了。

    “大王,您真的要修筑这种东西?”拿起书桌上陈翔所给出的那张羊皮草图,穿着一身黑色露背长裙,让人不经意间就会把目光放到她身上的妲己绣眉微皱,有些不敢置信:“这种东西需要花费多少财力会害死多少人,您应该比妲己更清楚吧。”

    “嗯。”坐在椅上的陈翔点了点头,一双紫眸冰冷无情的说道:最近攻伐下来的那些小部落中虽然有些逐渐安稳了下来,但是,其中也不乏时刻都想着反叛的部落。既然他们闲不下来,那孤就找点事情让他们去做。”

    “……呵呵,真不愧是大王啊。”略带自嘲的轻笑了一声,妲己放下手中的图纸点了点头:“妾身明白了,下一次的朝议上妾身会配合您的。”

    “嗯,把这份图纸拿上,在朝议时一并呈上来。”看着妲己,陈翔指了指那张被她放回书桌上书写着鹿台两字的图纸。显然,这次的事情他又想要妲己为他背锅了。

    “妲己明白。”妲己点了点头,将那被她放在桌上的鹿台草图收起。

    只是在收起图纸之后,她突然向陈翔问道:“在事后,妲己想要出宫在朝歌城内逛逛,不知大王是否恩准?”

    沉默了一会儿,或许是觉得总是让妲己白白背锅这种事情不太好?陈翔轻轻点了点头:“可”

    ……

    随着轻轻的开门声和关门声响起。

    陈翔知道妲己已经走了。

    而看着眼前系统面板上那关于鹿台这项特殊建筑能够增加30%国力收益的数据。

    已经通过询问系统,知道国力是一种类似信仰,从时间(历史)和人文、人心结合出来的一种力量的体现的陈翔,在此时只有他一人的御书房中自语了起来:“姬昌,不,姬发,我给你的机会,你是不是能够抓的住呢?”

    ……

    走过亭台楼阁,绿水假山,妲己一如来时那样孤身一人回到了红纱弥漫的秀女宫中。

    无视掉那些宫中秀女们嫉妒的目光,妲己回到自己的房中,对着正在玩弄两位如同玩偶一样一动不动,华丽衣衫凌乱不堪的秀女的九头锥鸡精微笑着说道:“小凤,很快姐姐就能带你出宫去玩了。”

    “真的?你答应了他什么?”九头锥鸡精停下手中正揉弄两团白腻的动作,转过头看着穿着整齐的妲己,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丝丝疑惑。

    显然,她想歪了。

    “别想那些有的没得,还是老样子,帮他背黑锅,顺便完成女娲娘娘交给我的任务。”

    轻轻敲打了一下九头锥鸡精那也不知道是想什么的小脑袋,妲己面带无奈地一五一十的把陈翔今天叫她前去的事情和九头锥鸡精一一道来。

    “原来是这样子啊,那似乎很快就有好戏看了啊。”

    听到妲己的话语,再看过妲己手中那份鹿台的草图,已经遇见到西伯侯必然趁此而反的九头锥鸡精轻笑了起来。

    在这些妲己被禁足的日子里,无聊的她再玩弄那些渴望得到陈翔宠爱的不知廉耻的秀女们之外,就是整日分析一些殷商之中的局势……

    竖日,陈翔在朝议上提及了那些被殷商真正收入囊中的小部落中反抗者们的处置方式。

    在群臣一片热议却并未提出良策之后。

    禁足结束,再一次出现在了黑市王座旁边的妲己,提出了用这些反抗者修筑鹿台的举措。

    在展示了鹿台那占地十多里的图纸之后,群臣哗然,纷纷出言劝阻。

    可陈翔却是又一次一力通过了妲己的提议。

    殷商的局势开始再一次变动。

    而三年一次的朝会既是即将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